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楼风水局
    徐朗自称饕客,对于美食美酒的眼光自然是不会差的,他眼睛微微一亮,问道:“夏先生,这个酒我以前似乎没有见过啊!”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是我在澳洲的酒庄自产的,希望徐伯给品鉴品鉴!”

    “我非常期待!”徐朗笑呵呵地说道,“美味绝伦的佛跳墙,配上顶级美酒,真乃人生至高享受啊!”

    “徐伯这么说,我的压力很大啊!”夏若飞半开玩笑地说道,“万一我的酒没有达到您的期待呢?”

    “哈哈!我相信夏先生!”徐朗笑道,“贵公司出品,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我有幸跟马先生一起品尝了你们桃源公司的极品鲍鱼,简直回味无穷啊!”

    夏若飞哈哈一笑,亲自打开一瓶酒他拿出来的自然是刚刚酿好的贵腐葡萄酒,连他自己都没有正式品尝过,这是贵腐酒第一次亮相,他心中同样也十分的期待。

    因为要培养凝心草,所以夏若飞撤掉了贵腐酒周围的时间阵旗,转而给凝心草使用。

    不过算算时间,贵腐酒在橡木桶中也差不多熟成了五十年左右,绝对是达到最佳品鉴期了。

    夏若飞亲自给大家倒了小半杯贵腐酒。

    徐朗端起酒杯,酒液呈现金黄色泽,并且拥有浓稠的质感,光是卖相就已经让徐朗暗暗惊喜了。

    他将酒杯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清幽的芳香扑鼻而来,让他有一种马上饮用的冲动。

    这时,夏若飞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徐伯、冯总,我们共同举杯吧!感谢徐伯大老远的赶过来!”

    大家都举起了酒杯,徐朗和大家碰杯之后,带着一丝迫切的心情喝了一小口。

    贵腐酒特有的浓郁香味顿时充满了口腔,远超普通葡萄酒的甜度更是让徐朗的每一个味蕾细胞都在欢呼雀跃,酒液在他的舌尖停留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微闭着眼睛咽了下去。

    “徐伯,这酒怎么样?”夏若飞微笑着问道。

    徐朗睁开眼睛,露出了赞叹之色,说道:“夏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顶级的贵腐酒!”

    一瓶葡萄酒,呈现金黄色泽的并不一定是贵腐酒,但是入口品尝之后,深谙此道的徐朗自然是百分之百确定了。

    事实上他也曾经品尝过产自德国伊慕酒庄的贵腐酒,这可是全球三大顶级贵腐酒之一,但抛去名气不谈,他却觉得夏若飞今晚拿出的贵腐酒似乎更胜一筹。

    要知道,伊慕酒庄出品的贵腐酒被称为枯萄精选贵腐酒,简称tba,酿酒葡萄必须用手工一粒粒采摘得来,平均至少需要10棵树才能酿造一瓶酒。

    而这种贵腐酒均价都超过5万华夏币一瓶,其中顶级品质的更是只有通过拍卖会才能买到,价格就更夸张了。

    而徐朗只喝了一口,就几乎可以判断,夏若飞的这瓶贵腐酒比起他品尝过的伊慕酒庄顶级贵腐酒,也是不遑多让,甚至还略胜一筹。

    如果夏若飞知道徐朗的这个评价的话,肯定会乐开花的。

    冯婧有些好奇地问道:“徐伯,什么是贵腐酒啊?”

    徐朗也没什么架子,笑呵呵地解释了一下贵腐酒的由来,并且介绍了一下世界上有名的几款贵腐酒。

    最后徐朗说道:“夏先生的这瓶贵腐酒,比我喝过的所有顶级贵腐酒都要好,无论是甜度、口感还是酒香,都达到了接近完美的程度!光是这瓶酒,我觉得这一趟就不虚此行了!”

    冯婧和刘倩不禁暗暗咋舌刚才徐朗介绍贵腐酒的时候,可是说过顶级贵腐酒动辄几万元一瓶,别说这瓶酒比那些顶级贵腐酒还要好了,哪怕是品质相当,那也不得了啊!

    刘倩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酒杯,然后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么说我这一杯酒就要一两千?我刚才一口喝掉了好几百块?”

    徐朗哈哈一笑说道:“差不多……”

    刘倩苦着脸说道:“董事长,这也太奢侈了吧?我能不能把酒还给你,然后兑换成现金啊?”

    刘倩的耍宝让大家乐不可支,夏若飞自然心情大好,他笑眯眯地问道:“你已经喝过一口了,然后还给我?这是间接那个啥的节奏吗?”

    刘倩顿时满脸通红,冯婧忍不住瞥了夏若飞一眼,说道:“董事长,你就别逗人家小姑娘了!倩倩都害羞了!”

    夏若飞哈哈笑道:“刚才可是她自己说的!刘倩,还要折算成现金吗?”

    刘倩连忙摆手说道:“不要了不要了!我还是自己喝吧!”

    大家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这顿饭吃得自然是宾主尽欢,无论是秘制佛跳墙,还是惊艳的顶级贵腐酒,都让口味挑剔的徐朗赞不绝口,连称自己不虚此行。

    吃完饭之后,夏若飞又亲自开车送徐朗和助理阿远到他们提前订好的香格里拉酒店下榻。

    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请徐朗先去桃源农场,所以夏若飞提前让公司多定了几个房间,他和冯婧、刘倩了香格里拉,这样明天就直接从这里出发了。

    夏若飞这么安排,只是出于工作方便的角度,但刘倩心里则是美滋滋的今天不但体验了比飞机票还贵的高铁商务座,品尝了几万块一瓶的顶级贵腐酒,晚上还能住五星级酒店,简直不要太爽!

    第二天,夏若飞一行人在香格里拉吃完早餐,然后就退房离开,直接驱车前往桃源农场。

    徐朗在桃源农场门口就要求下车,然后一边步行往里走,一边随意地左右观瞧。

    正在上班的董芸也闻讯迎了出来她对风水玄学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却对李首富的御用风水师比较感兴趣。

    实际上夏若飞也充满了好奇。

    然而,徐朗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风水师那样,拿着罗盘、桃木剑什么的到处测量,他只是随意地观看着,全过程一言不发,脸上还带着一丝莫测高深的微笑。

    最后,徐朗还让夏若飞带着他到后山的果园,这里的制高点能把整个桃源农场一览无余。

    徐朗在果园最高处停留了三分钟左右,就微笑着对夏若飞说道:“夏先生,我们现在去贵公司新的总部大楼看看吧!”

    夏若飞和冯婧对视了一眼,心中微微有些意外。

    不过他们也不至于去质疑徐朗的专业,夏若飞立刻打电话安排车子开过来,然后一行人又分别乘坐两辆车,前往市区的桃源大厦。

    来到桃源大厦,徐朗同样也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在大楼前面抬头看了看,接着又扫视了一番周围的环境,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徐朗直接乘坐电梯来到了夏若飞办公室所在的顶楼,从夏若飞的大办公室往下眺望,当他看到远处的两江交汇口时,脸上的神情才微微一动。

    看完之后,夏若飞和徐朗回到了办公室的待客区坐下。

    夏若飞问道:“徐伯,怎么样?我们这总部大楼的风水如何?”

    徐朗微微一笑,说道:“夏先生,恕我直言,其实从风水角度来说,贵公司现在的总部是要略胜新大楼一筹的,尤其是气场方面,农场那边显然更有利于贵公司的发展……”

    夏若飞愣了一下,随即心中一动,猜到了徐朗说的气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农场那边大量种植了桃源蔬菜,还养殖了长江鲥鱼,因此夏若飞都会定期往山顶的水塔和鲥鱼养殖场的水塔里添加灵心花花瓣溶液。

    这些蔬菜、鲥鱼吸收了灵心花成分生长起来,本身就比一般蔬菜富含灵气,大规模种植之后,也使得整个农场的灵气都比一般地方要浓郁。

    估计这就是徐朗感应到“气场”比较好的原因吧!

    夏若飞正想着要怎么解释的时候,徐朗却话锋一转,微笑着说道:“如果没有那边的两江交汇口,我一定会建议夏先生最好不要搬迁总部,但正是那两江交汇口的存在,让这座大楼的风水有了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搬迁也未尝不可……”

    夏若飞抬起头来,透过玻璃幕墙看了看远处的两江交汇口,微笑着问道:“徐伯,这里头有什么讲究吗?”

    “两水相交,乃是藏风聚气之所。”徐伯微笑着说道,“贵公司大楼正对着两江交汇处,利用得当的话,能让整个大楼的风水上一个档次,至少不会逊色于农场那边!”

    夏若飞其实知道桃源农场的核心竞争力并非风水,他如果愿意同样可以让大楼这边充满浓郁的灵气,但他也并不排斥风水玄学,不管怎么说,徐朗这样的人绝非浪得虚名,他给出的建议还很有用的。

    所以,夏若飞也虚心地问道:“徐伯,那大楼这边需要做什么布置吗?”

    徐伯微笑道:“夏先生的办公室也相当于这栋大楼的制高点了,我看过办公室的布局和陈设,想必装修布置的时候也是请了行内人帮忙把关的,总体来说中规中矩,没有什么错误,但恕我直言,出彩的地方同样也不多。”

    大楼的装修设计是冯婧一手操办的,夏若飞并不知道冯婧是不是请过风水师,但他相信多半是有的,做生意有时候就讲究一个心安。

    “还请徐伯指点!”夏若飞说道。

    徐朗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到一个博古架前面,说道:“这个架子调整一个方向,让它东西向摆放,另外,这上面的貔貅也不合适。这个办公室还没有启用,这对貔貅请来的时间也不长,并未沾染夏先生的气息,你直接让人撤掉就好了。”

    按照传统的观点,貔貅是有聚财之效的,生意人的办公室摆放貔貅是十分常见的,不过既然徐朗说要撤掉,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夏若飞也没有询问原因,直接让冯婧记下来,回头就把貔貅拿走。

    徐朗倒是解释了一番:“两水交汇,不但能带来财气,同时还会有煞气,所以摆放貔貅是不合适的,貔貅是出了名的荤素不忌,什么都吞,如果时间长了,煞气就会越聚越多,对于贵公司可能会有不利。”

    接着,徐朗又说道:“既要聚纳财气,又要化解煞气,我的建议是请一尊关二爷回来,一定要让青龙偃月刀朝向两江交汇口的方向,这样一来,整个大楼的风水局差不多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夏若飞心中一动,说道:“徐伯,我这边刚好有一尊关公,您稍等一下,我去请上来!”

    夏若飞是想到了他之前雕琢的那些玉雕,除了给凌啸天和宋老各送了一个之外,其他都保存在灵图空间中,关公雕塑也是现成的。

    整个办公室都没有启用,所以夏若飞自然也不能到休息室去“拿”那样就太不合理了。

    他干脆乘坐电梯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坐进骑士十五世车子之后,他把手伸进了骑士十五世的手套箱,然后才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了关公的玉雕之所以这么谨慎,是因为地下停车场里到处都是监控探头,夏若飞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让监控拍到他手中凭空出现一个玉雕的情景。

    这些玉雕都还没有加上阵法,不过夏若飞现在的精神力修为又突破了一步,设置聚灵阵法是十分轻松的,几乎一念之间,他就用精神力将整个聚灵阵法烙在了玉雕之上。

    即便有监控探头拍到,也只能看到夏若飞的手在玉雕上轻轻抚摸了几下而已。

    夏若飞拿这布置好聚灵阵法的玉雕关公,乘坐电梯回到了十五楼大办公室。

    徐朗正和冯婧品茶闲聊,夏若飞将玉雕关公摆放在了博古架上原来放置貔貅的位置,然后微笑着说道:“徐伯,麻烦您帮忙看看关公的位置对不对?”

    徐朗闻言站起身来,朝着博古架的方向走来。

    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个关公玉雕上面时,忍不住眼睛猛地一亮,然后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

    徐朗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了玉雕前面,他充满惊叹地观瞧了许久,才苦笑着说道:“夏先生,你要早说自己有法器,我又何必费那么大劲去思考如何破解煞气呢?”

    bq( 神级农场 http://www.23wxx.com/1_1796/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