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嘴强王者 第五十一章 回家
    清脆的声响,那流光四溢的金色铠甲,那晶莹剔透的触须残余,甚至连带着那种天人合一之后在尸体上经久不散的淡淡威能,无不证明着这具尸体主人的身份。

    米索布达比剑圣!

    他的左手已经不见了,右脚掌也少了一大半,脑袋也已经和身体分家,毫无疑问在死前曾经历过一场激战,而且看他身上的能量残余。

    圣战开始那天直到现在,圣城军总共击杀过多少剑圣一级的人物?只有区区三个,而且都是在登陆战的战场上被几位大导师联手集火死的,他们的尸体也都早已经被圣城军收集了起来,眼前这具绝对不是其中之一。而自登陆战之后,即便有好几次情报发现剑圣级人物的踪迹,有几大旅团联手围剿追杀,却都没能成功,反而是自己损失惨重,毕竟是人家本土,对这片世界太了解,在大范围的总攻之前、在人类顶尖高手出手之前,想要靠中低端力量杀剑圣级的人物,还是太难了。

    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结舌,流浪旅团的人更是感觉心情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嗖’的一声下来又‘嗖’的一声上去,简直给刺激得不要不要的。

    甚至就连索菲亚都微微侧目,仔细端详着王重。

    王重坦然对视,缓缓开口,声音沉劲有力:“大导师阁下,我在战场上为了圣城拼死拼活,可我的队友却在后方遭小人暗算!”

    他指了指地上早已成一滩烂肉泥的海奥:“此人色欲熏心、胆大包天,竟敢杀我好友,我若不杀他,天理难容,我要公道!”

    酒吧里又安静下来了,原本毫无争议的行凶,三言两语竟然就已经转变了立场,可谁敢说这事儿不应该吗?

    讲法,那是你海奥行凶在前,人家流浪旅团是报仇雪恨。讲规矩,潜规则,在一个能单独杀掉剑圣的强者面前,区区一个海奥,区区一个海兽旅团算是什么东西?

    噗通!

    格里芬双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不止是他,后面流浪旅团的成员中,有好几人都是瞬间噤若寒蝉、脸色卡白。

    事情似乎已经很明朗了。

    “把海兽旅团的所有人都带走,没有在现场的,立刻施行抓捕,查出所有参与了海奥行凶事件的人,送交裁判所。”索菲亚摆了摆手,然后才看向王重:“至于你……在没有得到最终的判决之前,你不能离开营地半步,否则以叛逃论处。”

    “是,大导师阁下。”西西里尔恭敬领命。

    斯嘉丽是很想留下来的,可显然索菲亚今天的工作很忙,她得陪侍在侧,可此时她脸上却已经一扫这些日子来的阴霾,跟着索菲亚离开时冲王重兴奋的眨了眨眼。

    直到索菲亚导师离开,酒吧里才算恢复正常,但这时候所有人看王重、甚至看流浪旅团的眼神瞬间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有敬佩,但更有畏惧。

    一个能干掉剑圣的人,你甭管他是用什么方法干掉的,都足以让在场所有人仰视,大家这时才意识到先前海奥死得或许并不冤,不是他没来得及反应、好歹人家进门时是先招呼了一声的,当然也不是因为海奥真的很弱,而实在是他的对手太变态了……细思极恐!

    在圣地,只有实力才能得到尊重。

    王重抱起已经昏厥的夏尔米,身上依然散发着杀气,如果他的突破在快点,马里奥或许就不会死了,所有人都敬畏的自动让开路,毫无疑问,从今天开始,一个叫做王重的名字将重新定义,而流浪旅团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废物旅团了。

    奥斯卡等人羞愧的低下了头,为什么被瞧不起?

    仅仅是实力弱吗?不,怂!

    奈皮尔握着拳头,他一直觉得他来这里是对的,因为王重绝不会放弃他的战友,哪怕战死,可以相信,王重一定会为他报仇!

    格莱嘴角始终带着一丝微笑,对于王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所以他一直在这里,这个男人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人活着,为什么?

    格莱和奈皮尔跟在王重身后,他们知道,圣地要变天了。

    执法队的效率惊人,当天就已经开始在到处了解和收集有关海奥行凶的证据,这事儿倒是相当顺利,被抓海兽旅团有不少成员为了脱身,已经选择将上次跟着海奥一起犯事儿的七个人全供了出来,这些人也是相当清楚,不管自己说不说,反正这事儿既然上面决定要查,那是肯定赖不掉的,与其最后背上一个抗拒执法或者窝藏同犯的罪名,不如明则保身。

    七个行凶者很快就归案,加上执法队在旅团部其他旅团成员中收集的证词,一个蓄意杀害同盟军战友的重罪是肯定跑不掉了,格力芬在内的七个同伙统统都被判处了极刑,立即执行。这是事儿发时,旅团部所有人一早就都预料到了的,唯一还存在争议的就是对王重的惩罚。

    虽然事出有因,虽然是为同伴报仇,但其实他可以有很多其他的方式来报仇,却选择了在军营里直接行凶,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饶恕,那是坏了军营里的规矩,说严重点甚至可以说成是蔑视军规、影响军心、给指挥部制造混乱。

    这种事儿就可大可小了,正常情况下判个十几二十年的禁闭劳役都算是轻的,不过考虑到王重有斩杀剑圣的功劳,本身实力又无比强悍,估计上面不会照章执法,而且就在王重回来后第二天的时候,前方就已经传回黑岩能量矿洞确实已经遭到炸毁、连同整匹山脉都已经崩塌,黑岩矿区的守卫也尽数覆灭的情报,这倒是进一步的佐证了王重所说的那些事儿,靠一己之力,这是天大的功劳啊。

    现在就看上面最后怎么判决了,说白了还是看有没有后台、或者说看上面有没有大人物要保他,如果是完全照章办事,再大的功劳也是不能直接用来抵消罪责的。很可能是任务的奖励照常发、甚至加倍发,但基地里行凶的罪责也同时要惩处,最多是给他打个折扣免除牢狱,比如,搞个什么九死一生的任务?

    流浪旅团的人这两天也是在担心着,可没想到王重的惩罚没来,旅团却已经有人要主动离开,基地附近的一处空地,王重看着憔悴的夏尔米,自从海奥死后,她似乎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开释了不少,可是也不在是以前的夏尔米了。

    夏尔米也打量着王重,这个人似乎还是跟在CHF一样让人无法抗拒,那么可靠。

    “王重你知道吗,最开始的时候,我喜欢的人其实是你。”夏尔米缓缓的说道,王重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夏尔米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可是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也不是萝拉,甚至不是斯嘉丽。”

    月色下的夏尔米看起来比前几天要精神了很多,透着一种平静,这并不像是她曾经的性格,很宁静,但也很美。

    “选择马里奥只是我一时的冲动,我本来就对什么事儿都很冲动,原以为这辈子会带着这种遗憾过去,可直到那天我才知道,他对我是多么的重要,人为什么总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夏尔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些话她憋了太久了,可惜,最需要听到这句话的人已经离开,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告诉他。

    “现在他走了,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了意义。”她微微一笑:“我要回家,过普通人的生活。”

    修行路太残酷,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甚至与天赋无关,夏尔米或许已经看透了这一点,只可惜看透的代价太大了,其实想想巴伦,有的时候知难而退何尝不是明智之举,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谢谢你为我和马里奥报了仇,”夏尔米转头看向他,脸上微微一笑:“珍惜斯嘉丽吧,这个世界上有个爱你的人并不容易,不要像我这样,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

    看着夏尔米真挚的祝福和鼓励的眼神,王重的心中也像是被拨动了一根很早就等待在那里的琴弦,曾经的一幕一幕出现在脑海,还记得奇葩社的黑色玫瑰吗,在自己还一无是处的时候,那个美丽信任的笑容,一切……恍若隔世啊!

    空中月色皎洁,米索布达比世界的月亮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白亮圆盘,将整个世界都洒得光亮,宛若纯净的心灵。

    基地这边早在十几天前就已经完成了和圣城的传送阵对接工程,现在来去进出都很方便,夏尔米是一大早走的,甚至都没有提前告诉流浪旅团的其他人,她不想打扰大家这几天好不容易才转变回来的好心情,只是让王重代为转达了她对大家的谢意和歉意。

    听王重说起夏尔米的决定,流浪旅团众人也都是唏嘘不已,难免会有伤感。

    夏尔米和马里奥的实力虽次,可是和大家的感情却是很好,平时皇后酒吧那边常常还以夏姐自居,每次有什么团体娱乐活动,夏尔米绝对都是重前面嗷嗷叫那个,和小眼睛是绝配,两人私下里的感情好得不行,小眼睛为此还又红了一次眼圈,顺便再加拿偶数当沙包出了一通邪火怨气。

    (伙伴们,一月最后一天,麻烦大家看看,是否还有剩余月票,多多支持,感谢!)( 斗战狂潮 http://www.23wxx.com/1_1028/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