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宋第一状元郎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种子
    一连几天的云州城下,已经是尸堆如山,从上京府带来的契丹生口几乎全部死完了。

    完颜阿骨打心如寒冰,依旧驱使人四处捉捕,就连仆从军也要被逼着上前送死。

    姚平仲手握着长枪,站在城头,已经累的站着打鼾。

    浑身的血污,甲胄上也是斑驳累累,一连几天下来,他都亲自在城头督战。

    这些鞑子越是凶残,云内百姓越是惨,就越坚定了西军将士的决心。

    玩玩不能把这些人放过雁门关,一旦到了秦陇,受难的可就换成自己的耶娘妻子了。

    耶律大石的帐中灯火通明,他的心中就跟这十几根火把照耀的大帐一样,明亮通透。

    在云内死拼,非得耗光契丹最后一个男儿不行,宋金都没安好心。

    耶律大石心知肚明,不断提供粮草辎重的大宋,打得主意就是用契丹男儿的血,来消耗女真鞑子而已。

    他们舍不得自己死人,舍不得秦陇、河东遍地狼烟,却要用契丹的血肉土地来耗敌。

    云内,是一块上好的领地,若是让自己经营几年,北收群胡,西联鞑靼,周旋于宋金之间,当可坚如磐石,不惧四方来敌。

    最不济,也是当初西夏的局面。

    可惜,别说几年了,自己连一天的时间也没有。

    这一片焦土上,注定没有契丹人的生机了,这几天守城的时候,耶律大石也在保留实力。

    他要给契丹人,留下一丝火种,舍弃这个烫手的山芋。

    刀山火海之巅,有一个金珠,就是再怎么珍贵,拿不到手照样为空。

    话虽如此,能够在手握云内的时候有这个魄力舍弃,耶律大石的心不愧是坚如金铁。

    可惜,生在了此时的契丹...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今夜就走!”

    很快,一队队的契丹将佐就走了进来,纷纷看着耶律大石。

    这个人,依旧是契丹的柱石,是所有契丹人的希望。

    眼下的契丹,强敌环伺,实力羸弱,实则已经到了灭族的关头。

    耶律大石看了一眼,自己的亲信尽在,他尽力挺直了身躯,沉声道:“俺们契丹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存亡之际。死守云内,不管是胜负,都必亡无疑。你们觉得那些宋人,便是这么好心,要帮我们守住这云内的残山剩水?

    我告诉你们,一旦女真退兵,就是宋人图穷匕见的时候,到时候第一个死的就是俺耶律大石。

    只要大辽忠心儿郎在,在哪里不能复兴我大辽?何苦为了这保不住的大同城消耗契丹仅存的性命血气?天下之大,终有一处,能让我大辽子弟生聚十年,最终恢复!”

    众人早就知道了这个计划,但是还是有些茫然,出了云内,到底何处可以安家?

    如今看来,只有一直往西,往北,到那金宋都到不了的地方,才能躲过着亡族之祸。

    从一开始,耶律大石就有开始预备这条后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走这最后一步。

    现在,女真人的包围圈还没有彻底合拢,自己最后的机会就在西边的蒙古杂胡们防守的地方。

    这些蒙古人,散沙一盘,根本无法抵抗契丹的冲击。

    “每个战士的马上,挑选一个瘦弱的契丹女子,最好能带一个孩子。挑选自己强壮的儿子带上,只能带一个!”

    耶律大石说完,挥了挥手,有亲兵将他的五个子女领了出来。

    这些孩子四男一女穿着契丹传统的衣服,睡眼朦胧,最大的七岁,最小的才三岁。见了耶律大石,都非常开心,他们也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父皇了。

    “父皇。”一声声的叫喊,让耶律大石心底一疼。

    耶律大石眼中的不忍一闪而逝,走到近前,领着最强壮的二儿子耶律夷列,让亲兵将他带了回去。

    耶律夷列不解地看了一眼,看到父皇唯独赶走了自己稍微有些委屈,但是这孩子生性好强,也没有说什么就跟着亲兵走了。

    送走了二儿子,耶律大石一闭眼,拔刀将其他子女一一杀死。

    血溅了一脸,借着擦脸的时候,抹去了自己的几滴眼泪。

    耶律大石马上冷声道:“只带最强壮的儿子,若有多带的,定斩不饶!”

    帐内诸将,心胆俱裂,无不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耶律大石接着道:“萧乙薛,今晚谁守东门?”

    萧乙薛惨笑一声,谁守东门...陛下你真不知道么?恐怕连下面的裨将,你都一清二楚吧,萧乙薛抱拳道:“回陛下,是臣。”

    自己有伤,是逃不掉的,这应该也在陛下的算计之中吧。萧乙薛心中长叹一声,为了契丹的存亡,陛下连自己的孩子都杀了,只为了让将领们严格服从命令,这么多人逃走,难道带不走五个孩子么?

    既然如此,就让我萧乙薛,来做陛下最后的弃子吧。

    “萧爱卿,你在亥时打开城门,将女真人全部吸引过来,放到云州城中,好让其他人有机会出走。”耶律大石说完,萧乙薛早就有了准备,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留下的人,必死无疑...

    如此一来,也算是把队友卖了个干净,这些宋人是不可能投降的,姚平仲死战的时候,也能给契丹人争取时间。

    萧乙薛单膝跪地:“臣,必不负所托!”

    耶律大石将他拉了起来,大声道:“来人呐,将萧都统全家,护送起来,不得损伤丢失一人!”

    萧乙薛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身边的耶律大石,如果说契丹到了今天还有一丝希望,恐怕就在这个人身上了。

    “陛下,保重...臣去了。”

    萧乙薛振衣而出,帐中惊叹一片,耶律大石长舒一口气,挥手道:“去准备吧。”

    人去帐空,大帐内只剩下耶律大石,独自对着一副画像。

    画像上这人国字脸,鼻高口方,威风凛凛,乃是一代枭雄耶律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一统契丹七部,攻灭渤海国、室韦和奚人,任用汉人韩延徽等,制定法律,改革习俗,创造契丹文化,发展农业、商业。

    这才创造了契丹这个幅员辽阔的草原帝国,契丹远远强于以前任何一个草原国家,不但在领土和人口上遥遥领先,国祚更是长达二百多年,坐视中原五代更迭,契丹却一直强大。

    从来没有一个草原霸主,有过这样的基业,让中原王朝一直纳贡,上送岁币。

    “太祖在上,不肖子孙耶律大石,今日为了契丹的存续,要舍弃您打下的江山了。愿太祖在天之灵,庇佑子孙,求得一条生路。终有一日,契丹人还会回到这片土地,拿回您的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