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330章 吓唬柳枝枝
    “嗯,你不用太着急,明天我去看看就行了,若是福地开启,我到时候通知你们,今天下午我去来着。”

    “有一小股的灵异复苏了,是我镇压下去的,我想这几天,特殊调查局和金刚寺应该会全力镇压灵异复苏。我们不用着急,在福地开启前,灵异复苏的动静应该不小,你们若是去早了,难免会加入战斗。”

    “我感觉,若是再爆发灵异复苏,战斗的规模应该不小,像你这样级别的觉醒者过去,就是送死。”

    “所以老实的呆在店里吧。我若是上了战场,可能就没办法顾及到你了。”

    丁洁说的这些,都是大实话。

    上了战场,肯定会有疏忽的时候,万一水笙在战场上出现什么意外,他可就没有办法和水家交代了。

    水笙是他叫来的,他就必须要负责水笙的安全。

    “果然,今天下午去那边的,还真是你。我还以为,是有人冒充你。你不是说,你参与灵异复苏么?”

    水笙有些好奇,问道。

    “只是凑巧碰上了,所以就帮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灵异复苏的规模太大,超出我的范围之内,我自然是赶紧走,不待一秒钟,只不过这次的灵异复苏,正好是我能阻挡住的,所以我就帮了一下。嗯,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真的不想参加灵异复苏的。”丁洁如实的说道。

    他确实没想过参加灵异复苏,但是摆在眼前的功德总不能让其默默的消失吧,能赚取的自然是要赚取一份。

    不然,功德就这样不要了?

    这绝对不是丁洁的性格。

    “好吧。”水笙这次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对丁洁点了点头。

    “到时候记得通知我就好,等我这边忙完了,我去你们家看看。”

    “你现在是和柳枝枝住一个房间么?”

    咳咳。

    丁洁真是有些无语了,水笙这个丫头,居然又把话题转到了这上面。

    看来,在水笙的心中,他和谁住一块,是蛮重要的一个问题。

    “嗯,我们现在是住一起。”丁洁淡淡的说道:“不过没有睡一个房间里,我住杂物间,她现在住我的房间。”

    “你应该知道,现在村子里的觉醒者很多,有些缺房子了,所以村长就让我腾出一个房间来,我一想柳枝枝一个人住一个房子,有些浪费,就主张让柳枝枝搬出来,把那间房子让出去了。”

    “房租,村长也退我了。”

    他觉得,又必须要和水笙说一遍,不然水笙会记一辈子。

    果不其然,水笙在听到这些以后,原本不开心的样子,立刻烟消云散,淡淡的说道:“原来是这样。那那好吧,你先走好了,我忙完就去找你。”

    她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灵动,和先前的落寞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丁洁见状,心脏真的是没由得微微跳动。

    水笙的这个样子,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喜欢上他了。

    不然绝对不会这样。

    对此,丁洁很是疑惑,他怎么会这么招一个女人的喜欢。

    很是无语。

    当然被人喜欢,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但是当喜欢的人多了,就是一种负担。

    “嗯,我们回见。”

    丁洁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店铺。

    如今店铺是正忙碌的时候,他因为身份的缘故,不能帮忙,所以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等丁洁离开,水笙便再次的忙了起来,不少的觉醒者,对于水家的画皮,还是处于心动的状态的,因此都有不小的购买意向。

    ```

    ```

    离开水家的店铺,丁洁便直接奔着住的地方而去。

    没多长的时间,他就回到了住处。

    此时柳枝枝正在房间里铺床铺,显然是刚修炼完毕,打算休息了。

    嗯,一般的觉醒者,因为没有丁洁这么强悍的精神力,所以不能长时间不休息。

    当然,就算是丁洁,也做不到长时间不休息的。

    他必须要保持充足的睡眠,才能有充沛的精神去战斗。

    因此,除去不必要的情况下,丁洁一般到了晚上,就是会准时休息的。

    “你,你回来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柳枝枝在看到丁洁走进来以后,整个人的身体都僵硬住了,像是有些不自然。

    同时,她铺着床铺的手,也是有些不自然的开始捏着东西,好似要将褥子给捏碎一般。

    “休息?”丁洁猛然听到一句这样的话,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柳枝枝是什么意思?

    是单纯的休息,还是别有用意?

    下一秒,丁洁便冲着炕上的被褥看了一眼。

    嗯,像大雪山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大火炕的,不是床。

    因为大火炕烧完柴火以后,会暖和很多,比床好好很多。

    此时炕上有两个被褥,很明显这两个被褥刚铺好,只不是两个被褥只见的距离有点大,一个在炕头的位置,一个在炕末尾的位置,相距甚远。

    可能是柳枝枝故意这么铺的,想让丁洁离她远一点。

    然而那句休息,到底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就是单纯的休息?

    嗯,可能是丁洁想多了。

    不然,怎么会将两个被褥弄的这么远。

    “你先休息吧。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做,等下就回来。”丁洁淡淡的说道。

    原本,他都打算好了,等下去杂物间强化功法,闭关完毕,就去探查那颗古杏树。

    不成想,刚回来柳枝枝就来了这么一句话,将丁洁的脑子弄的有点乱。

    丁洁不是圣人,是一个人。

    他虽然自制能力比较强,但也是有限度的。

    尤其是像柳枝枝这样的超级美女,限度更低。

    若是真的发生了点什么,就不好了。

    嗯,没有感情,就这样,总感觉是缺少灵魂的。

    说到头,丁洁是一个比较怕保守的男孩子。

    “你去忙,我等你回来。”柳枝枝郑重其事的说道。

    噗嗤。

    丁洁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句话,怎么感觉像是妻子对丈夫说的?

    怎么总是让人有一种歧义的感觉。

    “你先休息吧,我去隔壁。”丁洁真的是有些慌了,匆忙的丢下一句话,就赶紧逃往隔壁的房间。

    然而此时的柳枝枝却是有些不明所以然。

    “他不就是想那样么?怎么到了这时候,退缩了?”

    “呵呵。这就是男人,明明很想,却装作不想。”

    “安然。你今天若真的是把我怎么样了,我绝对会让你后悔一生,让寒毒,追随你一生。”

    “你不是很想么?我成全你,但就看你敢不敢了。”

    柳枝枝好像有持无恐,表现的很淡然,言辞之间,像是别有深意。

    或许,她说的正是某件事情。

    ```

    ```

    对于柳枝枝的想法,丁洁是不知道的。

    他刚迈进小骷髅的房间,就看到火麒麟正卖力气的用蹄子拽被褥,准备铺被褥。

    嗯,小骷髅正躺在炕上,刷视频,看得津津有味。

    不得不承认,火麒麟真的是太惨了。

    试想一下,一只宠物猫,用蹄子拽被褥,然后努力将被褥铺好,而主人却在玩手机,这是怎样的一个画面。

    如今丁洁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画面。

    说实在的,丁洁都替火麒麟委屈。

    重点是火麒麟居然没有半分委屈的样子,反而很兴奋,就好像是帮小骷髅铺被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很开心一般。

    丁洁的动作很轻,看到这样的一幕,没有打扰,只是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

    火麒麟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将被褥努力的铺好以后,便嗖的一下,钻进了小骷髅的怀中,和小骷髅一块看视频。

    嗯,同样是津津有味。

    他们两个还是不是的用画板交流一下。

    咳咳,真是一幅和谐友善的画面。

    “小骨,爸爸给你和小火带好玩的回来了。”这时,丁洁没有再隐藏下去,而是走上前一步,冲着火麒麟和小骷髅说道。

    说着的同时,他就把画皮取出来十张,小骷髅和火麒麟,一人五张,平均分配。

    五张,不算少了,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力,但给小骷髅玩,是足够了。

    嗯,小骷髅的安全有火麒麟保护,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的。

    看火麒麟的这个样子,就知道火麒麟和小骷髅之间的友谊,应该是极为深厚的。

    试问,就连铺褥子都这么开心,还有什么是不开心的?

    “爸爸,我要画皮,我要画皮。”

    小骷髅闻言,直接将平板给丢了,捡起画板,直接下来了这样的一样子。

    反倒是火麒麟在看到小骷髅仍在平板以后,便用最快的速度,将平板捡了起来,用两个蹄子拿着平板,继续观看视频。

    嗯,在火麒麟的眼中,画皮什么的,都是没有视频的吸引力大。

    没办法,谁让火麒麟的实力高强,什么宝物都见过,唯独没有看过电影,电视剧。

    所以,他才会对于这些视频向往的,就算让他看几个几天几夜,他都不带腻歪的。

    可是小骷髅不让他一直看,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

    嗯,小骷髅不让经常看视频的理由是,对眼睛不好。

    也不知道小骷髅是从什么地方,看到的‘健康知识’。

    火麒麟身为一代神兽,会在乎辐射影响视力?

    不要说平板的这点辐射了,就算是核辐射,火麒麟都是有办法免疫掉的。

    然而小骷髅却是很郑重其事的这么说。

    对此,火麒麟真是欲哭无泪。

    “给你,这是给你的画皮,这是给小火的画皮。”

    “哦,你们晚上吃东西了没?没吃,爸爸现在就去做点。”

    说着,丁洁便取出来了两份画皮,一份递给了小骷髅,另外一份还是递给了小骷髅。

    小骷髅拿到两份画皮,顿时就兴高采烈的冲着火麒麟跑了过去,然后将其中的一份画皮递给了火麒麟。

    同时她在画板上快速地写道:“小火,给你画皮。”

    火麒麟有些茫然,但还是将画皮接了过来,然后继续看视频。

    嗯,还是视频的吸引力大一些。

    小骷髅在将好东西分享给朋友以后,这才想起来丁洁问的问题,又快步的走到丁洁的跟前,写道:“爸爸,我们晚上吃了,是柳阿姨做的饭。好好吃的,现在小骨饱饱的。爸爸是不是还没吃?柳阿姨说了,饭就在锅里面,说你回来,自己去拿。”

    吃了?

    是柳枝枝做的饭?

    这一点,丁洁还真是没料到,柳枝枝居然会做饭。

    嗯,从这方面来看,柳枝枝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

    说起来,丁洁这些年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待遇。

    一般情况下,他从来都是自己做东西吃,或者是叫外卖。

    嗯,某团是很强大的,就算到了晚上,一样是有外卖的。

    “爸爸,这个画皮怎么弄,小骨有些不明白?”很快,小骷髅又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画皮上。

    她弄了帮天,都是没搞懂,画皮是怎么玩的。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丁洁就对画皮做了改动,往画皮里面存储了不少的真气,所以只要打开开关,就能让画皮立刻复苏。

    嗯,开关就是每一张画皮的眼睛。

    至于关闭,就更简单的。

    再戳一下眼睛,就可以关闭了。

    丁洁将这些告诉小骷髅以后,只见小骷髅立刻兴奋的戳了一下画皮的眼睛。

    只见原本巴掌大小的画皮,在被戳了眼睛以后,便立刻变得膨胀起来,从巴掌大小,变成了一个七尺的壮汉,活灵活现,就好像是真实存在的人一样。

    “好厉害,爸爸这个真的好厉害,小骨又有新的玩具了。”小骷髅的眼睛里都在放光,在画板上写下了一句话以后,便立刻冲到画皮的跟前,开始冲着画皮做出各种各样的命令。

    比如,小骷髅用手一指,画皮就会立刻站得笔直。

    小骷髅画一个圈,画皮就会帮小骷髅取某一件东西。

    小骷髅真的是玩得不亦乐乎。

    火麒麟?

    嗯,他就是一只安静的小猫咪,一直都在看视频,无论外界发生什么,都打扰不到他。

    当然,有时候小骷髅会把火麒麟主动地抱起来,和火麒麟一起玩画皮。

    遇到这样的时候,火麒麟只好很为难的应付一下,然后继续看视频。

    不得不承认,继小骷髅以后,火麒麟成为了一个网瘾少年。

    有时候上网真的会有瘾。

    丁洁在看到这样的一幕以后,不由得笑了笑,然后转身回到了柳枝枝的房间。

    嗯,他打算再吓唬吓唬柳枝枝,然后就去修炼。

    “柳小姐,我们休息吧。我的事情忙完了。”丁洁走进房间,看到柳枝枝无聊的在刷手机,便冲着柳枝枝说道。

    “你这么快就忙完了?”柳枝枝说话的时候,有些结巴。

    “嗯,其实也不是太大的事情,就是给小骨送玩具去了。”丁洁淡淡的说道。

    “那,那好吧,我们休息吧。”柳枝枝的身体有些僵硬说道。

    此时丁洁脱了鞋子,已经上了炕。

    柳枝枝整个人就更不好了。

    虽然先前有持无恐,但现在却难免有些慌乱,因为她发现丁洁是来真的,不是装模作样。

    “你,你是不是饿了?锅里有饭,我去给你取来。”柳枝枝就好像是一只慌乱的小鹿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快速的下了炕,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来到灶膛前,将锅里面的饭去了出来,然后又找来一张小桌子,把小桌子摆到炕上,然后又将饭都端到了桌子上。

    土豆炖豆角,还有一些粉条。

    嗯,饭是白米饭。

    这是典型的东北做法。

    没想到,柳枝枝居然会做。

    重点是,小山村是没有天然气的,做饭是需要烧灶糖的。

    没想到柳枝枝一个觉醒者,居然会弄农村得灶膛。

    女神和想象之中,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你先吃着。锅里还有不少,不够了,我再去给你盛饭。”柳枝枝将碗筷递给丁洁以后,结巴地说道。

    “谢谢。”丁洁看了一眼身体僵硬的柳枝枝,笑着说道:“你不用这么紧张的,其实某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某些事情?

    什么事情?

    柳枝枝有些茫然。

    但很快柳枝枝便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的脸就更加通红了起来。

    混蛋,这个混蛋真的是打算那样。

    一下子,她的小手,就更加的无处安放了。

    她当初的时候,可是答应了愿赌服输的,如今输了,八路提出这样的要求,过分么?

    在她心里看来,是过分的。

    可她根本没办法拒绝?

    抵抗?

    她打不过八路。

    逃走?

    根本逃不走。

    当初八路让她住到这里来,她就知道八路是什么心思了。

    如今,想象中的事情还是变成了真的,说实在的,柳枝枝的心里真是难受极了。

    还有一点,那就是八路给了她功法,又给了她不少冥器。

    早知道,她就不接受这些东西了。

    她很想知道,这些东西现在还回去,还来得及不?

    丁洁看见柳枝枝的样子,笑了笑,知道柳枝枝吓破胆了,就没再继续吓唬柳枝枝,反而开始吃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柳枝枝做的饭菜,确实很好吃,有一种暖暖的味道。

    快一天没吃东西了的丁洁突然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心中真是萌生了一种幸福感。

    ```

    ```

    某个城市。

    车站。

    一个女子傲然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