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204章 一巴掌拍飞铜鼎
    “我可以进去了么?”丁洁没再多想,朝着少将中年人问道。

    “说下你的身份。”少将中年人淡然道。

    “散修安然,冀省。”丁洁说道。

    “嗯。”少将中年人做了份记录,后退一步,一抱胸道:“身份没问题。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是觉醒者盛会,要想进去,得证明你是觉醒者才行。很简单,你看见那个大鼎没?你若能震动那个大鼎,就可以入内。”

    他所说的那个鼎,横在会所的门口,高有一米,黄铜打造,古朴造型,无比沉重,少说得有上万斤,正常人不要说搬动,恐怕让它晃荡一下都做不到。

    古往今来,鼎都是身份的象征,更是‘力量’的象征,它代表着‘权利’,又代表着力量。

    试想一下,从古至今能撼动青铜鼎的人有几个?

    那几个人无不是在历史上流光溢彩,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像这样上万斤的黄铜鼎,恐怕一般的觉醒者都做不到,非要修为高深的觉醒者不可。

    少将中年人这样做,一来是在试探丁洁,二来是在立规矩。

    姜文正是开口了,他得卖姜文正面子,可这不代表‘觉醒者盛会’的规矩要被破坏。

    先登记,再入内,这是规矩。

    规矩不能破,所以他才会这样为难丁洁。

    他可不认为丁洁能撼动黄铜鼎。

    “能撼动它,便可入内?”丁洁确定道。

    “嗯。”少将中年人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那好。”丁洁挥挥手,没再说什么。

    他拥有属性面板,身体早就被强化无数次了,力量属性更是高达八十一点,这些数值要是换算成准确的力量,估摸最少得有七千斤以上。

    要知道,这可是纯粹的力量,不运转半分真气,便可拥有的超高存粹力量。

    当然,如果有真气的增幅,力量肯定更恐怖,破万斤肯定没问题。

    七千斤纯粹力量,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即便是力量系觉醒者,都不可能在觉醒前期拥有这么强大的纯粹力量。

    丁洁做到了,因为他是拥有属性面板的男人。

    重点是,上次获得的五点功德他还没用,如果用掉,继续强化‘三九神功’,他此时的力量肯定会更恐怖。

    这五点功德他不打算现在用,先攒着,等到功德多了,再统一强化。

    换而言之,他要攒经验,到时统一升级。

    就好比玩游网时,明明经验值够升级的数值了,但就不点升级按钮,非要等到积攒海量经验,进行统计升级。

    一次过瘾。

    丁洁现在就好比这样的状况。

    倒不是他非要积攒经验,而是现在没时间,又要参加觉醒者盛会,又要刷副本。

    想着,丁洁便走到了铜鼎的跟前。

    没有半分准备,更没运转真气,猛地一巴掌拍在铜鼎壁上。

    轰!

    一声洪钟大吕一般的巨响,铜鼎一震,竟横飞出去,移动了一个三米长的身为。

    一巴掌憾鼎,拍飞三米。

    这绝对是傲人的成绩。

    重点是,不在运用真气的情况下,用存粹力量拍飞。

    单单这一点,就能说明这一巴掌有多恐怖。

    “好的的力气!”

    众人齐齐变色,就连沈老三都是盯着丁洁上下打量,心下惊疑不定,暗暗揣测丁洁的修为,和觉醒类型。

    刚刚那一掌,最少有灵藏五重的修为。

    当然,这得是力量系觉醒者才行,其他系别觉醒者恐怕即便到了灵藏六重,也不见得用这么恐怖的力量。

    要知道,这可是纯粹力量的爆发力呐!

    没运用半点真气。

    “莫非此子是力量系觉醒者?”少将中年人暗自揣测。

    不只他这么想,四周的众人都在这么想。

    原因很简单,刚才丁洁没用半点真气。

    换而言之,丁洁很有可能没有真气。

    只有力量系觉醒者在前期才会没有真气,或者说是法力,只有等到后期,将身体改造完毕,才会生成真气。

    同时,力量系觉醒者是所有人公认的觉醒潜力最低的觉醒类型。

    因此,如果丁洁是力量系觉醒者的话,众人也就释然了。

    毕竟力量系的潜力低,无论前期还是后期,和其他类别的觉醒者都没法比。

    “阁下请进。”少将中年人略带恭敬的道。

    他虽然揣测丁洁是力量系觉醒者,但还是让丁洁进去了。

    潜力低也是觉醒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他不好再拦截。

    再说,刚才那一巴掌足以证明,丁洁就算是力量系觉醒者,也是一名修为很高的力量系觉醒者。

    所以,从某方面来讲,丁洁有资格进入会所,参加觉醒者盛会。

    “多谢。”丁洁淡然道。

    言罢,便和沈老三一道,进入了川内阁会所。

    川内阁会所占地面积很大,不只是一栋阁楼那么简单,在阁楼背后,还有成群的建筑物,甚至还有一座小湖,这些都是川内阁的经营范围,是一个全类型会所。

    从这点不难看出,川内阁当真是了山市,乃至川省的有名会所。

    然而今天,川内阁被包场了,成为觉醒者盛会的举办地。

    一边走,沈老三一边介绍道:“安先生,这次觉醒者盛会很隆重,为期半个月,前七天,官方会安排专门的大厅,供大家交流修炼心得,或是福地信息,灵药交换,功法交换。到了后七天,这才是重头戏,官方会根据每个觉醒者势力的强弱,进行统一比武,据说这次比武胜出的前三名,会有极为丰厚的报酬。”

    “其中一个就是进入福地的特权。”

    说到这,他的眼睛里不由得冒出阵阵精光。

    进入福地修炼,这是每一个觉醒者的夙愿,谁都想去那‘圣地’深造。

    然而,天下的福地是有数的,全都掌控在官方手里。

    所以,绝大部分觉醒者对于福地都是可望而不可及。

    有幸能进入福地修炼一段时间,那绝对是天赐良机,谁都想去。

    因此,这次比武注定会极为‘惨烈’。

    “果然,官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阻止觉醒者内部暴乱。”丁洁心中暗自道。

    很早以前他就猜到了这一点,今天被证实了。

    可这样做,真的有用?

    那些失败的觉醒者势力,真的会甘心不争夺福地?

    答案是否定的。

    为了利益,有些人,或是势力,什么都做得出来。

    但有一点能够肯定,有了这次比武争夺,就算有的势力不甘心,也绝不敢在明面争夺。

    所以这个觉醒者盛会还是有用的。

    “有没有冥器奖励?”丁洁又道。

    “没。”沈老三苦笑道:“安先生,冥器是比灵药和功法珍贵不知道多少倍的圣物,就目前阶段来说,天底下的冥器是有数的,谁要是能获得一件冥器,那绝对是超然的存在。”

    “你听说过八路没?那可真是一位狠人,一个人拥有三件冥器,不知道多少人眼馋,但谁都没办法。”沈老三又道。

    “听过。”丁洁很想说,他其实就是八路,但还是没说,如果说出来,这个沈老三肯定会吓个够呛。

    “安然声,你是力量系觉醒者?”突然,沈老三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丁洁点了点头。

    “我们继续走,前面就到了住宿的地方。”沈老三闻言,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

    ```

    川内阁。

    门口。

    阴气阵阵,不少人驻足在川内阁门口,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在川内阁的角落里,站着一个青年,他扛着一块棺材板,正在和黑制服军人争执着什么,很激烈,好似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我这块棺材板是冥器,你懂不?你知道什么是冥器不?怎么就不让进了,我这块棺材板可是我们师门的宝贝,你们让开,别拦着我,让我进去。”扛着棺材板的青年气愤道。

    可不管他说什么,黑制服军人就是不让路,死死的拦着他,不让进去。

    “先生。你可以进去,但这块棺材不能进去。”黑制服军人义正严辞道。

    “不让进是不是?”抗棺材板的青年来了火气。

    咣当!

    轻轻一扔,把棺材板扔在地上。

    登时,青石板铺设成的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石板破碎,生成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纹,像四周蔓延。

    “么得。以我这个暴脾气真想用棺材板砸死你们,算了···今天心情好,要认识新朋友,就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说着,他便开始在身上翻照,没多大的功夫,找出来一个绿皮证件,好似‘团员证’死的,朝着其中的一个黑制服军人扔了过去,淡然道:“看好了。如果识货,就让路。”

    那名黑制服军人接过绿皮证件,翻看了下,只见上面写着‘棺门’俩字,同时在证件的最下方,还写有‘棺材铺’这三字。

    看到这个证件的黑制服军人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行了一个军礼,陪笑道:“原来是自己人。早点说我不就放你进去了,证件还给你,你可以抗棺材板进去,不过有条件,不到必要时刻,还请你不要随意把棺材板抗出来。”

    “这恐怕不行,我们师门规矩,必须时刻扛着棺材板,棺材板在人在,棺材板不在,人死。”抗棺材板的青年铁骨铮铮道。

    “那好吧,我和上面说一声。”黑制服军人把证件递还给对方,苦笑道。

    想来,这个棺材板青年的来头不小,地方特殊调查局不敢轻易得罪。

    重点是,那句自己人。

    “这还差不多。”棺材板青年倒是没再纠缠,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问你件事,你们这是不是要对每个进会馆的人做记录?”

    “是的。”黑制服军人没隐瞒。

    “我问你,这几天有没有一个叫丁洁的人来?”棺材板青年问道。

    “我给你查查。”黑制服军人很干脆,找来一个平板,便开始查询。

    像这样的内部信息是不能传出去的,但这个棺材板青年是自己人,所以黑制服军人才没犹豫。

    从某种角度来说,棺材板青年是他的上级。

    嗯,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确实是这样。

    “没有,没有叫丁洁的人进会馆。”黑制服军人查完,对着棺材板青年摇了摇头。

    “没有?不应该啊,按照师父说的,丁洁早就来了,怎么还没联系我?给他打电话没人接听,不会是出意外了吧?”棺材板青年疑惑道。

    他还以为丁洁是先一步来参加觉醒者盛会了,可到这一查,却发现还没来。

    “你帮我留意下,只要有名叫丁洁的人来,就立刻通知我。那个丁洁是我朋友,虽然我不认识他,但他和我师父关系很好。”棺材板青年又道。

    “是。”这次黑制服军人不敢马虎大意了。

    他通过刚才的那个绿皮证件知道了棺材板青年的身份,更知道棺材板青年口中的那个师父是谁。

    四个字。

    枷锁强者。

    还有一点,是自己人。

    所以他不敢得罪。

    “他是你师叔么?”黑制服军人鬼使神差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凑。你小子会不会说话,他怎么可能是我师叔,我朋友,超级铁,明白不?”棺材板青年怒了。

    “算了。我回头和师父说一声,让师父转告姜局长,丁洁现在还没来参加觉醒者盛会。”他又自言自语的道。

    说完,扛着棺材板便往川内阁里面走。

    “姜局长?”黑制服军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您说的那个姜局长是姜大小姐么?”

    “你话可真多。是又怎么了?”棺材板青年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没事。我····我就是随便问问。”黑制服军人吓了一跳,得知那个叫丁洁的人连姜晴晴都认识,心里想着等下绝对要留心人名,完成这个‘任务’。

    “我问你,这个大鼎是怎么回事?那上面怎么有一个巴掌印?”棺材板青年指了指不远处黄铜鼎上的那个半寸深的巴掌印,问道。

    “巴掌印?这····这怎么可能?刚才那个人在铜鼎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在场的众人闻言,各个朝着黄铜鼎看去。

    只见黄铜鼎壁上,有一个半寸深的巴掌印。

    他们刚才谁都没发现这点,如果不是棺材板青年提醒,估计还没发现。

    那个人不仅拍飞了黄铜鼎,还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