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175章 记忆删除失败
    镇子某地。

    一间不大不小的四合院,院子里栽种着一棵柿子树,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柿子。

    “棺材板,你说这次的八路军是不是封门湖那小子?”有个声音传出来,是个身穿民国布衣的年轻人,有板有正,很精神。

    “肯定是,人家都承认了,是他弄残的明王。”一个地中海胖子郁闷的道。

    “他是水家女婿?”民国布衣年轻人问道。

    “应该是。另外一个八路军是水笙,不会有错。”地中海胖子道。

    “可惜了。”民国年轻人叹道。

    “怎么了?”

    “据传水笙是有名的美女,比姜晴晴都不差,就这样名花有主,可惜了。”

    “臭小子。都什么时候还犯花痴,还想女人。去摘几个柿子,给水家送去,据说水家族长就在苍山镇,你趁冷,赶紧把柿子送过去几颗。”地中海骂道。

    “棺材板。你确定把这些柿子送去?这些柿子虽然比不上灵药,但好歹经过灵气改造,蕴藏灵力。”板正的年轻人有些不满,“这些柿子可有我一半。”

    “你师傅我还没死。轮不到你继承遗产。”地中海骂道。

    “得。棺材板我听你的,把柿子送去。”板正年轻人服软了。

    “嗯,这几天布衣先生会过来,到时你机灵点,别给我丢人。”

    “棺材板,只要你不让我扛着那个又臭又硬的棺材板,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罢,板正年轻人爬到树上,摘了几颗黄澄澄的柿子,出门而去。

    “怎么那样熟悉?可我怎么就记不起那个八路军到底是谁?”

    “我认识?”

    棺材板地中海自言自语道。

    ```

    ```

    像上面这样的一幕,还在苍山镇各处上演,他们为了回报‘八路军’,从而投桃报李,回报水家。

    毕竟‘八路军’是找不到的,但水家很好找,有固定的地方,只要稍微一联系,就能联系上。

    其实各方势力回报都是有‘私心‘的,有的是想交好‘八路军’,有的是想和水家套近关系,从而知道‘八路军’的下落,不要忘了,有一件镇教冥器可是在‘八路军’的手中。

    当然,还有一些觉醒者势力已经在暗中监视‘水家’。

    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镇教冥器。

    宝物,谁都想得到。

    所以,不惜得罪水家,也要查到镇教冥器的下落。

    此时,水家在苍山镇的驻地。

    一间民用四合院内。

    这间四合院是水家来到苍山镇临时租用的,没花多少钱。

    四合院的正堂,端坐着六个男子,正在热烈的讨论着什么,急切,又彷徨。

    “家主。我们去苍山雪原附近探查了,更问了调查局那边,但还是没有大小姐的踪迹。你说大小姐到现在还没回来,是不是和那个八路军····”

    一个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他是水家的长老,拥有很高的话语权。

    就在今天早上,很莫名其妙,陆续有些觉醒者势力送上一些珍贵灵药,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将灵药送到以后,转身就走,拦都拦不住。

    仅是一个上午,就收到六七份灵药,全是珍贵无比的灵药,里面蕴藏着惊人的灵力。

    后来经过打听,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水家大小姐在福地里‘大放光彩’,与水家女婿重创‘大日法师’。这还不止,那个‘水家女婿’更是拯救了不少觉醒者,与镇教冥器大战。

    水家得知这些情况的时候,是错愕。

    是不是搞错了?

    那些幸存的觉醒者说,不会有错。因为有一个女八路用出了‘画皮防御阵’和‘画皮攻击阵’。

    天底下,能施展出这两个阵法的只有‘水笙’,水家大小姐。

    这,水家无话可说。

    因为那个女八路,还真可能是水笙。

    水家上下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家的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福地里?怎么会和一个男子在一块?

    那个年轻男子还自称水家女婿?

    可笑,他们水家可没什么女婿。

    水家家主在得知这件事以后,让人立即将那些‘灵药’退回去,不曾想,根本退不掉。

    因为对方不要,必须让水家收下。

    无奈之下,水家只好暂时收下了这些‘灵药’。

    但水家每分每秒都在寻找水笙,派出不少人去苍山雪原寻找,找了一天,还是一点线索没有。

    “舅舅。会不会是表妹被人绑架了?”一名玉树临风的青年开口道。

    “不会。期超,你想多了。福地里幸存下来的那些人说大小姐不像是被绑架的样子,反而很自由。还说咱们家的大小姐得到了一件镇教冥器,欢喜的不得了。”一个紫袍中年男子回道。

    “咱们家的大小姐是安全的?”

    “我想是。估计要不了多久,大小姐就会回来。”

    “嗯,但也不要放弃寻找。”

    水家家主水岱虽然很生气,但得知女儿应该是安全的,不免松了一口气。

    “家主,您看这些灵药我们该怎么处理?退是退不掉了。”一名水家长老眼睛里放着光的道。

    谁不想得到这些灵药?

    谁都想,这些灵药吃下去一颗,就能精进不少修为,对于觉醒者来说,绝对是比金钱还重要的宝物。

    “不动。等着笙儿回来,让她做决定。”水岱想了想,开口道。

    “嗯。家主这样做是对的,这些灵药我们还不知道到底为何送来,让大小姐做决定是最好不过的。”

    正堂里的几名长老全都点头表示满意。

    “那个水家夫婿到底是谁?我们现在就去查,只要有消息,就给我传回来。”水岱沉着脸,杀气冲天的道。

    “是。”

    几名长老立刻出了正堂。

    “舅舅。表妹绝不会,绝不会喜欢别人的,那个人肯定是强迫表妹的。”觉醒者表哥周期超沮丧的道。

    “我知道。”水岱沉声道。

    “所以,我才要查清楚那个人是谁。”

    “拐走我女儿,妄想!”

    ```

    ```

    接下来的几天,苍山镇很不平静。

    有不少陌生人来这里,又有不少人离开。

    有不少失踪的人找到了,又有不少人没找到,还有不少人又失踪了。

    像是一个循环,苍山镇越来越不太平。

    倒不是一个好消息都没有,唯一的好消息是,苍山镇的雪停了,但却变的更冷。

    化雪,当真是冷,温度骤降,零下十几度,和北方的冬天有一拼了。

    要知道,这可是夏天。

    自从那天福地归来,丁洁就没再去过雪山,一直都潜伏在旅馆里。

    倒不是他不想走,而是想再观察观察。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来苍山的觉醒者是越来越多,还有官方的‘调查局’,齐聚苍山,像是要在苍山上探查什么。

    不用猜,肯定是寻找福地入口,去报仇。

    当然,报仇是其次,那些镇教冥器才是主要的。

    丁洁没有去参合,功德赚够了,他就不想再去冒险了。

    等着强化完再说。

    “嗯?大新闻?”

    此时,丁洁正在旅馆里刷新闻,躺在沙发上,很舒适。

    倒不是他不想修炼,而是旁边有个‘水笙’,不方便。

    还有一点,他想休息几天,等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了,再去修炼,这样劳逸结合才不会导致神经崩溃。

    他正好刷到一个新闻,是关于苍山的。

    是一个论坛的帖子。

    “苍山雪原雪停!据传这次苍山雪原发生雪崩,这场死雪崩造成不少矿工和游客死亡。”

    “有图为证。”

    在帖子的最下方有两张照片。

    一张是苍山雪原‘太阳初升’的照片,另外一张却是福地里面尸山血海的照片,很恐怖,堆积的满是尸体和血液。

    可能是因为角度的原因,没有拍摄到空中站着的觉醒者和镇教冥器,应该是有人故意没拍到的。

    这是觉醒者拍摄的?

    因为拍摄画面的地方应该就是在灵药园里。

    要知道,能去灵药园的可都是觉醒者。

    这样来说,不光他逃出来了,还有不少觉醒者逃出来,不然这张照片不可能出现在网上。

    评论区很燃,帖子刚发布没多久,评论就达到了上万。

    “wtf?雪崩?苍山雪原?真是奇景,我知道这个地方,这是今年第一奇观,八月飞雪,满山都是积雪,我大表哥就去苍山雪原游玩了,可到现在还没回来,不是到是怎么了,打电话不接,好像失踪了。”

    “苍山雪原,我只服一人。八路军。”

    “楼上,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他当然知道,能说出八路军这三个字,我敢保证,他去过苍山雪原,不,不只是去过,他肯定是在那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

    “四楼很有经验,能给我们讲讲内幕不?这苍山雪原到底为什么发生雪崩?楼主根本就没交代清楚。”

    “打广告。治痔疮,找万福。”

    “打广告。买棺材,找周记棺材铺。”

    “打广告。买压力,去找山大,五折优惠。”

    “说不得,苍山雪原的事件说不得,我要是在这说了,我保准,不出三秒钟,这个帖子就会被404。”

    “恐怖如斯。”

    “我凑。这张照片谁拍摄的?厉害,还真有人活着出来了。”

    “你们猜八路军活着没?”

    “够呛。雪女不会放过八路军的,苍山雪原就是雪女的天下,要找到八路军还不简单。”

    “恐怖。”

    “请为八路烧纸,一路走好。”

    “八路大神,一路走好,谢谢你。”

    妹的,看到一半,丁洁火冒三丈。

    烧纸?

    去给你全家烧纸才好,老子活得好好的。

    不用想,评论区里肯定有不少在福地里活下来的觉醒者隐藏其中。

    他没发表评论,更没去争辩。

    谁知道他发评论了那些‘黑客’大神会不会顺着网线摸过来,还是沉默比较好。

    沉默是金。

    “姓丁的,你怎么了?你要是闲着没事,就把那把木扇还给我。”此时,水笙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床上。

    “先给我三十张画皮。”

    “没有。画皮在福地里都用光了。丁洁,咱们俩怎么说都是战友了,你这样绑着我真的好?我又不会离开。你给我松绑好不?”

    “不好。”

    “你混蛋,还我木扇。”

    “不还。”

    “我和你拼了。”

    “来,快点和我拼。我求之不得。”

    “你···我不搭理你了。”

    水笙气得不轻,咬着牙,转过身去,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不再搭理丁洁。

    像这样的一幕,这几天都在上演,丁洁要画皮,水笙要木扇,但对方都不给。

    “嗯。应该找个机会把这个瘟神送走了,太浪费粮食。”丁洁关上手机,心里默道。

    可没有得到一张画皮又有点不甘心。

    去敲诈水家?

    有点麻烦,他又不知道怎么联系水家。

    打听去?

    肯定会暴露身份。

    思前想后,决定在放走这个瘟神,回家升级强化才是正事。

    “水笙?”

    “看,飞机。”

    “滚边去。我心情不好。”

    “你现在应该要休息了。你是鱼儿,要在大海中遨游,你是小鸟,要在天空中翱翔。”

    “你现在又变成了一只大象,你拥有无尽的力量。”

    “你变成了一只猪,你很能吃,很能睡。”

    “困了,你这只猪要是睡觉。”

    突然,丁洁运转脑电波,试图催眠水笙。

    必须删除水笙的记忆,不然他就暴露了。

    “我困了。要休息。”

    没多久,水笙睡着了。

    成功!

    “你是一只善忘的小鸟,你现在要忘记福地中发生的一切,忘记丁洁这个名字,忘记丁洁的模样。”

    “我是一只善忘的小鸟,我现在要···”水笙蓦然的重复着。

    突然,水笙又道:“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忘记丁洁那个混蛋,他独吞了我的木扇,他砍死我好几张画皮,他天天都在惦记着我的画皮,我忘不了他。”

    说完,她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

    wtf?

    忘不了?

    这得多大的仇恨?

    他有这样招人恨?

    “你忘掉丁洁这个名字。”

    “我忘不掉。”

    “你忘记丁洁的长相。”

    “我忘不掉。”

    尝试好几次,全都忘不掉。

    怎么办?

    换个办法。

    “你是鱼儿,鱼儿的记忆只有七秒,你现在要忘记丁洁这个名字,忘记丁洁的长相。”

    “我忘记了。”

    成功了?

    果然,鱼儿是正确的,因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