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173章 惊世一刀,副本完毕,回家
    镇教冥器很强,鬼刀与镇教冥器根本没法比较,所以丁洁就想出了用铜精进化鬼刀的办法,把全场的铜精都吞噬掉,从而提升鬼刀的品质,让鬼刀二次进化,三次进化。

    只有鬼刀再次进化,他才有可能解救姜晴晴,才可能与‘镇教冥器’一战。

    不然‘武器’等级相差太多,根本没法战斗,上去就是死,更不要谈救人了。

    所以前一段时间,丁洁都是在各处吞噬铜精,想要快些增进鬼刀的等级,就在刚刚,他正好将所有铜精吞噬完毕,然后就立刻前来解救。

    好在及时赶上,不然这次白来了,到时就真的遗憾终生了。

    恐怕连小骷髅都不会原谅他。

    要知道,姜晴晴可是小骷髅的‘妈妈’。

    通过吞噬大量的铜精鬼刀倒是进化了,可不知道是怎么的,不是正常的进化,进度条没涨,还是一次进化的模样,但鬼刀中却蕴藏着很强大的能量,威能十足,好似‘核反应堆’。

    暂时进化?

    可能是这样。

    因为吞噬的铜精太多,不能及时‘消化’。

    但不管怎么说,鬼刀的威能是增强了,可以与‘镇教冥器’一分高下。

    “你放心。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将你解救出去。”

    “即使只有一招,我也要救你出去,不光为了我,还是为了小骨。”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和小骷髅的感情很深,这段时间里,小骷髅一直都没有什么朋友,姜晴晴算是小骷髅的第一个朋友,第二个亲人。

    还有一点,那就是丁洁不想姜晴晴死。

    为何?

    说不清,就是单纯的不想。

    许是那几天的相处,产生了‘感情’。

    “一招够了。”

    作为鬼刀的主人,丁洁能清楚的感知到鬼刀的状态,内部的能量很强,只缺少一个‘宣泄’口。

    但只要宣泄出去,就一发不可收拾,蕴藏在其中的能量会全部丧失。

    换而言之,只有一招大招,一击必杀。一招过后,铜精能量就全宣泄干净了,鬼刀重新恢复正常。

    所以丁洁只有一招。

    准确的说,只有一招攻击的机会。

    刚才丁洁的淡然平静,一副强者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没办法,气势要是弱了,估计对方会直接开战,到时就没有逃走和喘息的可能了。

    肯定是要逃的。

    一招必杀技。

    但对方有两个人!

    所以扔完大招就得跑。

    “嗯?你知道我的身份?”突然,黑袍身影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像是有些诧异,但又夹杂着愤怒,好似想起来了什么,沉声道:“是你!偷袭明王的那个觉醒者。”

    “不错,是我。”丁洁淡然道。

    “你竟然知道我的身份。”

    “我不光知道你的身份,我还杀了你们吴家的吴良辰。”丁洁又道。

    “吴良辰?”黑袍身影淡笑道:“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吴良辰追杀我许久了,很可惜,他没能活到现在,不然我亲手杀死他就更好了。”

    灵药园中,那些少量没死去的觉醒者听到俩人的谈话,皆是震惊不已。

    说起吴家,同样是一个觉醒者超级家族,其中吴家的吴良辰是当代矫楚,算是吴家的领军人物之一。

    吴三一,这个名字不陌生。

    前一段时间很火,因为吴三一做了一件‘大事’。

    吴家弃子吴三一,火烧家族,盗走吴家的一本无上功法秘籍。

    因为这件事,吴三一被吴家高额悬赏通缉,直到现在通缉还没取消。

    谁能想到,这个布局的幕后黑手竟会是吴三一。

    ```

    ```

    “你的那把刀倒是不错。”身穿黑袍的吴三一持着长矛,身体被血气覆盖,目光中爆射出一阵精光,看向鬼刀,笑道。

    他可以肯定,那把刀不必镇教冥器差,虽然只是短暂到达‘镇教冥器’的级别,但这足以说明鬼刀的不凡。

    他想得到。

    宝物谁有嫌多?

    谁都不会。

    “你想要?倒不是不可以,但你得有实力才行。”丁洁淡然道。

    他心中在盘算着距离和逃走的路线。

    吴三一倒是不怕,能用惊世一招拦住他,怕的是那个‘雪女’。

    虽然自始自终‘雪女’都不曾动一下,但这不代表‘雪女’没有战斗力,反而说明‘雪女’很强。

    要知道,‘雪女’的怀里可是揣着一件镇教冥器。

    “哧!”

    就在此时,血光长矛冲天而起,像是一轮太阳,闪耀阵阵血光,刹那间强大的血光力量将灵药园的每一处都覆盖着。

    普天之下,皆是血光。

    “好强的血光,我的皮肤,我的皮肤在被血光腐蚀,血光具有腐蚀性。”有人惊叫道。

    那些少量没死去的觉醒者在被血光照耀时,发现强大的血光拥有腐蚀性,不少修为较弱的觉醒者身体上出现大面积溃烂的现象,腐肉丛生,像是要随时烂掉,化作一滩血水。

    恐怖蔓延。

    “去死。”

    轰!

    长矛化作血光雷电,破空声阵阵,洞穿虚空。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天空中只剩下‘长矛’的破空声,其余再没他物。

    随之,长矛上的血光大振,如同一轮血光太阳,将丁洁的身体给覆盖住。

    丁洁消失了,消失在血光中。

    “就不信你不死。”

    “一只蹩脚的跳蚤。”

    吴三一眼睛凝视,淡然道。

    这一招是‘镇教冥器’最强的一招,就算枷锁二重的都要喋血。

    他承认,丁洁是很强,曾战胜过大日法师,但仅仅是这而已。

    在镇教冥器的面前,这个‘丁洁’一样是要喋血。

    因为这是神的力量。

    与此同时,所有的幸存觉醒者的心都在揪着,他们在期待,在盼望。

    他们在期待胜利,盼望丁洁能接下这一招。

    “你会的。你肯定会赢的。”不远处倒在地面上的姜晴晴心中暗道。

    同时她在运转身体里的紫气,修复着受伤的部位。

    一秒。

    两秒。

    三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没有一点动静。

    那轮血光中没有半分动静。

    “怎么一点动静没有?水家女婿难道被一击必杀了?”有人失声叫道。

    “不会。要是一击必杀,血光早就应该消失了。我感觉水家女婿是在和镇教冥器做最后一搏。”有人解释道。

    此时此刻,谁都希望胜利女神站在他们这边,让水家女婿‘胜出’。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有可能活下来。

    他们才不会死亡。

    谁想死?

    谁都不想死,能活着,才是最好的。

    “轰!”

    就在此时,自血光中发出一阵强大的爆破声,像是某种东西碎掉了。

    炸得粉碎。

    “哈哈。”吴三一发出阵阵狂笑声,染红的发丝飘动,意气风发,高声道:“就算你潜力惊人,实力强悍又怎样,在镇教冥器的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他认为,血光‘太阳’坚持这么久,肯定丁洁在顽强抵抗,用那把‘鬼刀’在和镇教冥器做抵抗。

    刚才的那声爆炸,肯定是鬼刀中的能量用尽了,被‘血光长矛’洞穿身体发生的爆炸。

    换而言之,那个八路军死了,而且还是死无全尸。

    “完了。我们最后的希望破碎了。”灵药园中,有人沮丧的叹道。

    那些幸存的觉醒者一样是认为‘八路军’死了,像刚才那样大的爆炸,怎么会不死?

    就算不是,也得重伤。

    不管怎么说,都是没了希望。

    镇教冥器太恐怖了。

    就像是梦魇,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姜晴晴发疯了,不要命的从地上爬起来,运转紫气,想要凝聚法相,和吴三一殊死一搏。

    从未有过的伤心,就算面对死亡时,她都没这样过。

    很伤心,像是她要永远失去了某个最重要的东西。

    好心痛。

    就在此时,一道惊呼声传来。

    “那是什么?好耀眼的银光,没死?刚才那个八路军好像没死。”惊叫声是来自一个扛着棺材板的重伤觉醒者。

    此言一出,全场皆震。

    所有人在同一时刻全部看向空中的那处血光‘太阳’。

    只见天空中的血光在不断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耀眼的银光,没多久,血光全部消失,银光大振。

    绚烂多彩,像是一轮新日,映照诸天。

    是银光太阳。

    “怎么会这样,我的镇教冥器怎么不见了?它怎么没回来?”原本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吴三一仿佛变了一张面孔,意气风发消失不见,像是见了鬼一样,惊叫道。

    镇教冥器一般在击杀完敌人以后,都会自主回来的。

    但现在镇教冥器没回来,是不是代表着那个八路军没死?

    可血光怎么消失了?

    天空中没有半分血光,就连他和镇教冥器的那种冥冥中的联系都消失了。

    会不会是镇教冥器消失了?

    可阵镇教冥器怎么会消失?

    “咣当。”

    有两截东西掉落在地。

    是从那轮银光新日中掉下来的。

    是两截残缺的兵器。

    长矛。

    镇教冥器长矛碎了,碎成两截。

    恐怖如斯。

    所有人全都傻眼了,对于镇教冥器的厉害程度,他们是最清楚不过来,那可是能够连续击败六名枷锁境强者的强大‘冥器’。

    现在碎了。

    怎么感觉有些不真实。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真真切切的碎了。

    “是那把刀?”此时,那位怀揣酒壶的白衣女子自言自语,眸子死死的盯着那团银色光团,像是在思考什么,突然惊声道:“快走。”

    下一刻。

    她怀中的那个酒壶爆发出阵阵精光,吞吐着精气,化作一团白雾,像是一层保护罩将白衣女子覆盖住。

    紧接着,这团白雾暴退,在与那团耀眼的银光拉开距离。

    她像是在忌惮着什么。

    “镇教冥器怎么会破碎?怎么会···”吴三一如梦初醒,刚缓过神来。

    但就在此时。

    轰隆。

    自那个银色光团中,爆出一道惊天憾地的狭长银光刀气。

    惊天动地。

    这道银光刀气好像能开天辟地一般。

    撕裂苍穹,破开地面。

    径直的向着吴三一而去。

    “不!”

    吴三一此时才反应过来,亡魂大冒,惊声道。

    ```

    ```

    “快走。”

    砍完那惊世一刀,鬼刀就恢复了正常状态,进度条十分之一。

    趁此机会,丁洁转身就逃,来到地面上,扛起还在懵逼状态中的姜晴晴,直接施展瞬移。

    下一刻。

    他和姜晴晴就出现在了三十五米范围外。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惊世一刀上,丁洁趁机赶忙运转‘武当纵云梯’,向着宫殿方向夺命而逃。

    速度爆发。

    快到极致。

    “八路军,你是不是没死?”许久,被扛在肩膀上的姜晴晴才反应过来。

    “我怎么会死。少说话,我们出去再说,这太危险,我只有那一刀。”丁洁回道。

    “混蛋,我就知道你祸害活千年。”姜晴晴喜极而泣的道。

    “我怎么是祸害了,我都出去了,想到你在这里面,我就又回来了。”丁洁不满道。

    “你是不是喜欢我?”姜晴晴问道。

    沉默了。

    “不是。”许久,丁洁回道。

    “我不信,水家女婿。”姜晴晴开怀大笑。

    只用了一分钟,他们就来到了宫殿里。

    摸金校尉?

    还在摆摊,很及时。

    “快点。老兄,江湖救急。咱们快点走,不然走不了了。”丁洁叫道。

    “八路军兄弟,你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捅了多大篓子。”摸金校尉有苦说不出。

    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全看在眼中,心下震惊不已。

    他怎么都没料到这小子回来是死磕boss,解救姜晴晴的。

    多大篓子?

    天那么大。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雪女的厉害。

    所以,他赶忙的祭祀,连摊位都不要了。

    没多久,黑雾大门闪现而出,摸金校尉第一时间走了进去,丁洁和姜晴晴连忙跟上。

    随之,黑雾消散,大门消失。

    ```

    ```

    “嗯?水家女婿怎么不见了?”

    “快走,他是跑了。我们赶紧跑。”

    “好聪明的声东击西,姜晴晴也不见了,果不其然,水家女婿是来救姜晴晴的。”

    灵药园深处,刚才那惊世一刀将吴三一的身子险些斩成两截,关键时刻是雪女强势出手,拉了吴三一一把,方才保住其一条命。

    此时灵药园天地开裂,不知多少的铜精鬼物被这一刀击退,原本密密麻麻的防线被砍出来一道口子。

    那些幸存的觉醒者如梦初醒,疯狂逃走,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般,向着宫殿的方向逃去。

    为何要去宫殿?

    因为那里空间壁垒薄弱,容易‘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