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151章 打劫铜精
    “拦住它,快点将它拦住。”

    “表哥。我们不能放它走,它身上有我们需要的‘铜精’。”

    “我们再消灭几只鬼屋,估摸铜精就收集的差不多了。”

    伏地。

    很快丁洁就听到“外界”传来这样的声音,很熟悉,像是似曾相识。

    神识监视。

    方圆八十米全部在掌控中。

    “怎么是她?”

    “鬼物?”

    “不对劲。怎么和恐怖屋中隐藏的觉醒者有些相似。”

    “感染了生命金属?矿工?”

    此时,通过‘神识’监控的丁洁将外界发生的状况一丝不落的监测到了。

    是一男一女,身穿夜行服,带着面罩,但从声音和体形上,丁洁认出来这一男一女正是“倾国倾城女”,和女子的“表哥”。

    果然,先前的猜测不错,他们确实是觉醒者,准确的说是不简单的觉醒者。

    同时在雪地的中间有一个被“夹击”的鬼物,全身散发银光,鬼物的身体表面有着淡淡的液态流淌。

    是感染了生命金属的矿工,但似是失去了自主意识,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画皮!”

    倾国倾城女子走上前一步,运转淡黑色的“真气”,登时在其身体背后,飞出来四张淡黄色的“人皮”,像是飞剑一样快速射出,在半空中自动充气,很快就化成了四个“真人”。

    栩栩如生。

    就好像是活人一样。

    “铛铛铛!”

    画皮一出,登时与那只全身银光的“鬼物”交战在一块。

    “咣当!”

    四只“画皮”将鬼物控制住,那名“表哥”觉醒者暴起而出。

    像是一道长剑,在寂静的黑夜中伴随着雪花飞射而出,左手上掌控三尺青锋。

    一斩而下。

    登时,银光‘鬼物’的那颗脑袋就被砍飞出去。

    与此同时,鬼物倒地,化作无头尸体。

    “哗啦!”

    银光状态的液态金属从鬼物身上滑落,流淌了一地,像是具有生命一般,快速的聚集在一块,形成了一块直径为十厘米大小的‘银饼子’。

    “表哥,你快些将这些铜精全都收集起来。”倾国倾城女子眉开眼笑道。

    “嗯,我们再积攒些铜精就去矿洞那边,我估计这次苍山的变故可能是铜矿发生了变异。自古凡是变异进化,全都与灵气复苏有关。苍山不属于福地,但既然能产生铜精,肯定就与灵气复苏有关。能让铜矿产生变异进化,里面的灵气肯定浓郁到极致,我们趁着这次机会突破境界。虽然外围有警察和调查局的人,但他们拦不住我们,只要能摸进去,我们就有希望突破修为。”‘表哥’觉醒者走上前,蹲在地上,取出一个小玉瓶子,催动真气,就将液态金属全部收集到小瓶子中。

    “水笙,我们继续去寻找鬼物。我猜在苍山上应该还有不少这样被铜精感染的矿工。苍山是国企大矿,外界虽然只是说有数十名矿工消失,但我感觉是这边隐瞒了真正的数字,我猜测最少有上百矿工消失了。换而言之,还有不少的感染体在苍山上游荡。”

    “我们加快速度,不急。今晚摸不进去就明天,我们有的是时间。”

    “嗯。我全听表哥的。”倾国倾城女就好像是一个‘表哥控’,甜笑道:“表哥,我感觉外面的感染体只是少量的,大部分的感染体肯定还在矿洞里。只要我们能进去,就不愁收集不到铜精。”

    “水笙,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走。”

    就在此时。

    水笙和‘表哥’觉醒者刚要离开现场,却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

    “想走?嗯,你们确实可以走,不过将铜精留下,你们再走。刚才那只感染体我追踪了好久才追上,你们却半路将其击杀,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放下铜精,你们可以离开了。”

    “咣当!”

    随之,一个身穿八路军制服的身影落在地面上。

    其身材魁梧,没有戴面罩,长相凶恶,在其脸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身上淡淡燃烧着火焰,是一名‘火系觉醒者’。

    积雪与飘落的雪花在触碰到火焰时,就会立即化成‘水’。

    其身体的方圆三米,没有一片雪花,全都是雪水。

    丁洁?

    不!

    不是。

    但他们全都穿着八路军制服。

    好巧!

    ```

    ```

    “八路军制服?怎么个情况?难道和我一样从封门湖过来的?”

    “嗯,不太像。”

    “先不露面,摸清状况再说。”

    “灵藏六重。灵藏七重。好像都不怎么强。”

    此时,伏在雪地中的丁洁发现外面的情况有变,但他没有露面的意思,反而还是一动不动的福地,静等结果。

    他打算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铜精?

    好像是液态金属的学名。

    那就叫铜精好了。

    他肯定是不会放过铜精的。

    鬼刀的进化需要用到铜精,所以就算抢,他都要抢过来,反正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借用”一下,最合适不过了。

    当然,他不会平白无故伤害别人的性命。

    抢走铜精,不代表要杀人。

    确定好这个方案,他就继续伏地,保持呼吸,坚持不被发现,偷袭到底的理念。

    ```

    ```

    “你瞎说,感染体分明就是我们追踪的,你就是在狡辩。坏人,我们是不会把铜精给你的,你要是识相,就赶紧离开,不然姑奶奶的画皮可不是好惹的。”水笙美眸微瞪,怒道。

    水笙就是那位倾国倾城的女子。

    “画皮水家。”八路军制服的刀疤脸没有丝毫害怕,淡笑道:“我可不怕你们画皮水家,你们的铜精我要定了,就算抢,我也要抢走。”

    “想来你就是水家的水笙大小姐了,早就耳闻水笙小姐天香国色,今天有幸遇上,当真三生有幸。既然遇上了,我自然不会放过,反正都已经得罪了你们水家,就干脆得罪到底。”八路军制服刀疤脸又道。

    “无耻。”水笙咬牙切齿道。

    “表妹,不要动怒。他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敢这样,肯定是有所依仗。我们不能意气用事。”倒是那名‘表哥’觉醒者很理智,眼睛微眯道:“他的修为应该不低,我们等下尝试着交战,要是不敌,就赶快离开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这次是私自离家,家里根本不知道,没有家族长辈跟着,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

    “表哥。”水笙有些不满。

    “听我的。”‘表哥’觉醒者强硬道。

    “好,好吧。”水笙勉强答应。

    “水小姐,那就让我高某人试试你的画皮。”

    下一秒。

    八路军觉醒者就消失在了原地。

    消失了?

    没有一点痕迹,就好像凭空在夜空中消失。

    “小心,在背后。”

    “咣当。”

    不等水笙开口,一个黑影突然在暴雪中射出,像是一只猎豹,一掌拍向‘表哥’觉醒者的背后。

    登时,伴随着火焰的铁掌击中后心,‘表哥’觉醒者身上像是干柴被点燃,化作一阵“花火”倒飞出去。

    “灵藏九重?”

    水笙惊声道。

    战斗结束的太快了。

    只是短暂的几秒,就结束了。

    “表哥。”

    下一秒,水笙立即朝着火焰的方向扑过去。

    “哗啦!”

    一阵银光突起。

    表哥觉醒者身上的火焰立刻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层的“银甲”。

    金属系觉醒者?

    是!

    不是感染体,他是金属系觉醒者。

    “我没事,咱们快走。”

    拉上水笙,转身就要跑,不曾想那名刀疤脸如影随形,立刻跟上,就好像是影子一样,想甩都甩不掉。

    跑出去几百米远,但还是被稳稳追上。

    差距太大。

    灵藏九重,是灵藏境界的巅峰。

    根本不是一些灵藏六七重觉醒者能媲美的。

    “我虽然不知道阁下是什么人,但还请阁下能放过我们这次,这些铜精,我不要了,全部赠与阁下。”表哥觉醒者很识相,在得知跑不掉以后,很果断的将三个玉瓶扔出去。

    “铜精我要得到,人,我一样要得到。”八路军制服刀疤脸接住三个玉瓶,淡然道:“你,我可以放走,但水小姐要留下来。”

    “混蛋。”水笙怒道。

    “水小姐,怪就怪在你的威名太大了。怪不得别人。自古英雄爱美人,我相信我们法师会喜欢你的。”八路军制服刀疤脸笑道。

    法师?

    他是和尚?

    登时,刀疤脸的身体暴起,全身火焰被点燃,就好像是一个火焰人,快速前行,路上的积雪全部焚化,化作雪水。

    短短几秒,就来到银甲觉醒者跟前。

    “去死。”

    “咔嚓!”

    一脚踹出去。

    没有半点华丽的招式。

    伴随着强烈的火焰,银甲状态下的表哥觉醒者立即被踹飞了出去。

    根本快到没办法躲避。

    与此同时,其身上的银甲寸寸破碎,就好像是蜘蛛网一样。

    一脚,就将一名灵藏七重的金属系觉醒者踹残了。

    “嗖!”

    身型再次转动,抓住水笙,将其扛到肩上,就立刻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黑夜中。

    “回去告诉水家,想要赎回水小姐,将你们家族的画皮功法交出来。”

    淡淡的回音缭绕。

    “表妹。表妹。混蛋,你快将我表妹放了。”

    虽然被一脚踹残,但表哥觉醒者还是立即追了上去。

    他决不容忍表妹出现一点意外。

    原本他们这次出来只是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谁曾想,竟然碰上了这样的高人。

    很懊悔,但懊悔已经来不及了,必须解救表妹,不然回去没法交代。

    再说,表妹是他的未婚妻。

    他就算死,都不能让表妹出现意外。

    他们这次行动出现意外就怪在“贸然”和张扬上了,如果不爆出“水家”的名声,或许没事。

    如果不贸然行动,先隐藏起来再行动,也不会遇上这个“混蛋”。

    所以,猥琐发育才是真理。

    凡是“浪”,绝对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

    ```

    “混蛋。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我爸爸是枷锁境的强者,你要是不放了我,我爸爸绝不会放过你的。”

    “放下我,快点放下我。”

    “丑八怪,大混蛋,你快点松开。”

    “等着我爸爸来了,我要让我爸爸扒了你的皮,炼成画皮,让你日日夜夜承受画皮之苦。”

    此时,被扛在肩上的水笙正不断的破口大骂。

    “安静点,不然老子就把你的衣服给扒光。”刀疤脸喝道。

    “臭混蛋。死秃驴,姑奶奶和你拼了。”水笙怒骂道。

    画皮?

    一共五张。

    一张接着一张在水笙的背后飞出,然后结成了一个小型的攻击组合,立刻向着刀疤脸飞去。

    “想不到你还有点修为,被我困住还能用画皮。”

    “但不过如此。”

    单手一抓,其中的一个画皮就被抓去,随后就被捏爆。

    下一秒,火焰暴起,顷刻间,其余四张画皮被焚烧的干干净净。

    差距太大,简直秒杀。

    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你····”水笙面如死灰,娇美的脸蛋上闪烁着泪光。

    难道就真的这样被掳走了?

    接下来会怎样?

    就算白痴都能猜到。

    她不想,她想要反抗,但很无力。

    “师兄,你扛着这个美女累不?要不要我帮你?”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山间传来。

    “是谁?”

    刀疤脸停下步子,向着四周环视,想要找到声音的来源。

    “师兄,是我。用不用我帮你扛着美女?”此时,在山间跟上来一个身穿八路军制服的男子。

    “我没有你这个师弟。”刀疤脸警惕道。

    “师兄,你怎么会没有我这个师弟,我提醒你一下,阿弥陀佛。”八路军制服男子道。

    “你怎么上山了?师门不是有吩咐,轻易不要上山。”刀疤脸放松警惕,不解道。

    “师兄,我是来找你的,师傅让我来的,你快点把美女给我,我好几天没碰女人了,急得不得了。”八路军制服男子急道。

    说着,就走上前。

    “咣当!”

    一刀捅出去。

    正中刀疤脸的心口。

    火星飞溅,只是砍出一条长长的刀口,淡金色鲜血喷出,撒满天空。

    “混账,怎么会没防住,好锋利的刀子。”刀疤脸身型爆退,喝骂道。

    金刚不坏身?

    原来早有准备。

    既然这样,就不需要演戏了。

    “打劫,交出美女,额,交出美女和铜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