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40章 古祭祀
    晚上十二点整。

    村北的张屠夫家中。

    张屠夫是村里有名的杀猪的。

    一刀子进去放血,猪就必死无疑了,不用再扎第二刀。

    剃猪毛,挖猪内脏,骨肉分离,砍猪骨···全都是他的绝技。

    他们家祖上就是杀猪的,传到他这一辈已经是第四代了。

    “嗷嗷嗷!”

    院子里,发出了一阵阵瘆人的杀猪声,哭天喊地的。

    一头体形肥胖,全身泥渍的大肥猪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一张大桌子上面。

    杀猪是有讲究的。

    不是一刀砍头,而是在脖子上划开一个大大的口子。

    接下来就是等着血放完,等着猪死的差不多了。

    就用开水烫!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由来就是从这里发展出去的。

    烫完的步骤就是剃毛,吹猪皮,挖内脏,和分尸体了。

    总之,这一套流程都是从老一辈子那里传下来的。

    每一个步骤,都是有极大的讲究。

    此时,张屠夫已经将大肥猪的脖子上抹开了一条大血口子,献血不断的往着外面流出。

    至于大肥猪,则是在撕心裂肺的叫着。

    很痛心疾首。

    但下一秒。

    猪不叫了。

    没有一点动静。

    “猪这就死了?”

    “不应该···才刚放的血,怎么就会死了,还有气息,没死。可···怎么不叫了?”

    此时,被绑在桌子上的大肥猪,重重的的喘着粗气,一动不动的,好像是在恐惧?

    对!

    就是恐惧。

    尤其是脖子处的献血不断流出来,导致画面很诡异。

    有什么比面对死亡还要恐惧?

    导致猪吓得都不敢叫了。

    “咯咯咯!”

    鸡叫了。

    挂在大门口的那只大公鸡叫了。

    撕心裂肺的叫。

    全身的羽毛都炸了起来,一副像是如临大敌的样子。

    随时准备战斗。

    “咣!”

    由于鸡挣扎的力量太大了,导致挂着的绳子被弄断了。

    大公鸡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扑腾扑腾!’

    大公鸡来回的在大门口扑腾,像是在用坚硬的鸡嘴啄着什么。

    可没扑腾几下。

    大公鸡飞了。

    准确的说,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力,横飞了出去。

    ‘咣当!’

    飞出去的大公鸡撞到了墙上,死了。

    “哇哇!”

    好像是有婴儿的哭声在大门口传来。

    很i刺耳。

    但是大门口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从哪里传来的婴儿啼哭声?

    “是谁?谁在大门口?”

    张屠夫是一身戾气,杀了一辈子的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虽然刚才有些诡异,一只大公鸡莫名其妙的就飞出去,撞死了。

    但他还是不害怕,壮着胆子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了。

    惨叫!

    刚走到大门口,张屠夫就叫了起来。

    刀子。

    杀猪用的刀子。

    莫名其妙的飞了起来。

    直勾勾的扎向了他的脖子。

    ‘噗嗤’!

    一个大口子被划开了。

    献血疯狂的流了出来。

    张屠夫没死,但他能感觉鲜血在一点一点流失。

    就好像是杀猪一样。

    他与绑在桌子上的猪,何等相似。

    ```

    ```

    次日。

    村子里又死人了。

    不止一个,一个晚上死了六个。

    全都是男丁。

    其中一个最惨的,就是张屠夫。

    当时丁洁还去看了看,张屠夫被大卸八块,献血流干了,身上的皮被剥了下来,内脏被挖了,骨肉分离,就如同被杀猪一样,被分尸了。

    一种无形的恐慌彻底降临了这个村子。

    不管是男女老少,全都在害怕。

    前两天,只是死了两个人。

    今天一下子死了六个人,数量急剧上升。

    谁不害怕?

    说不准下一个晚上,就会轮到你。

    因为过度的恐慌,导致上午清理泥石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

    “好臭,这里的水。好臭···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腐烂了。”

    “是不是···有小动物的尸体被泥石流给埋在下面了,挖开看看就知道了。”

    “大惊小怪的,估计就是一些山鸡什么的。”

    在挖掘泥石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确实是越挖越臭,就好像是臭鱼一样。

    熏的人有点迷糊。

    “血···水里面血。”

    挖着挖着,泥石流出的水里渗出了血。

    等着他们再挖下去,就看见了衣物,是个人。

    埋在土里的是个人。

    一下子,就把清理泥石的几十个人都惊住。

    泥石里被埋了一个人?

    这绝对是大新闻。

    有尸体。

    不大的工夫,他们就把尸体给挖出来了。

    是一具女尸。

    脑部好像遭受了重击。

    半边脑袋都凹陷了下去。

    “修贤,这个怎么办?”

    “先抬回村子里。”

    ```

    ```

    又有人死了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村民又开始恐慌了。

    有人不断的再说,“他来了。是他来了。”

    他又是谁?

    是谁来了。

    经历过接二连三的死人。

    不管是游客,还是村民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这天,到了晚上。

    “快来。你们快来,快点来祠堂,村里的祠堂。”

    是冠修贤发来的消息。

    “你们来村里祠堂的时候,一定要避开村里的村民···不要让他们知道。”

    有急事?

    此时,丁洁正在啃着大西瓜。

    在看见这条消息以后,就二话不说,朝着村里的祠堂方向走去。

    等着来到了祠堂,就看见了祠堂里面有光亮。

    好像是手电筒发出来的。

    走近一看。

    果然,里面有人。

    以前锁着祠堂的大铁链子被弄断了,站在祠堂里面的,正是四名退伍军人。

    其中一个带头的,就是冠修贤。

    “班长,现在我们怎么办?直接逃出去?还是···前几天死的那个不明女尸已经查出来了,是一个自驾游的女性,和我们一样前几天借住在村子里,她前几天说是要走小路离开这里,好像是说有急事。可不曾想死了。我估计···”

    里面的四个人好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你们在这里说什么?叫我们都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避开村子里的人?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快,丁洁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是小丁?你来的好快。”

    “小丁。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们在清理泥石的时候,看见一个村民鬼鬼祟祟的,好像是要掩埋什么东西。我和修贤哥几个人就感觉有些不好对劲,于是跟了过去,你猜怎么着?那个人掩埋的,是一具尸体。”

    “当时我们四个就把那个村民给绑了,经过我们的盘问。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个村子···有问题,活人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