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17章 庙会与鬼节
    去山里,跟剧组。

    现在的丁洁,可是不在胆小了,不再害怕‘未知恐怖’了。

    都灭杀了一个‘未知恐怖’,怎么可能还会怕?

    他现在更渴望快点找到‘未知恐怖’,好获得功德。

    但决定去山里了,就要做一些准备才行。

    不能鲁莽的就去了。

    鲁莽去了,不是去获得功德值去了,而是去千里送人头了。

    在去山里前,还是要获得一些功德值,增强一下实力才行。

    力量7点,速度4点,‘九阳神功’第二层还是有点弱。

    丁洁有一种预感,他在演播室里碰上的未知恐怖,很可能是一只很弱的未知恐怖。

    换而言之,现在的他还是很弱的。

    弱的离谱的那种。

    丁洁已经规划好了,再得到功德值,分为两步骤用。

    其一,增强‘九阳神功’。

    其二,再找一本武学功法修炼了,最好是攻击类,或是防御类的。

    但有一个大问题,他现在没有功德值。

    消灭未知恐怖,或是救人才能获得功德值。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可未知的恐怖,又怎么好找的?

    至于地下室里好像还有一只未知恐怖,要不要去?

    去。

    打不过,再跑。

    接下来的几天里,丁洁都是待在家中养伤,一到了晚上。

    他都去台里,避开人,趁机去地下室。

    可没有一点线索,门打不开,里面再无一点动静。

    啃食东西的声音消失了。

    接连去了三四天,都没半点发现,最终丁洁只好先放弃了地下室的那只未知恐怖。

    ```

    ```

    六月六号。

    “我父亲是一名十里八村都有名的棺材匠。他做的棺材有特点,都是用松木做的。在棺材行里有这样的一句话,松木棺材,长命百岁。松木很难成材,要想做一副松木的棺材,没有几十年的松树,是很难做出来的。和古代的人一样,士农工商。棺材,一样是分等级的。”

    “最好的棺材,莫属金丝楠木的棺材了。楠木本来就有香气,加上金丝的纹路,富贵堂皇。在古代,用金丝楠木做成棺材的,无一不是王侯,或是一方大家族。次之,就是松柏做成的棺材了。再次之,是柳树做成的棺材。最差的,那就属杨木了,因为杨木很容易就腐烂了,下葬不过几年,木头就全部腐朽,是棺材里最差的材质。一般家里稍微有钱的,都不会用杨木最棺材。”

    “在我们家的门前,就有一颗松树。是一颗生长有百年历史的松树,据说这颗松树是我的太爷爷栽种的,在我小时候,我还经常爬上去,在松树上面乘凉。”

    “可不知为何,前几天我父亲竟然把这颗有百年历史的松树给砍了。要做成棺材,当时在村子里轰动一时。村里人都认为,我父亲疯了,为什么砍树,他们说那棵树,都快成精了,砍了,是要遭报应的。”

    “可我父亲,不管不顾,非要将树砍了,还···还用百年的松木做了一副棺材。“

    “百年的松木棺材,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就算比金丝楠木的棺材都不遑多让,历时两年的时间,终于做成了。“

    “棺材很古怪,当时松树被砍的时候,树干上又有着一条条的红色年轮。”

    “年轮是红色的,很细的丝线。”

    “足有一百多条。”

    “现在做成了棺材,年轮就变成了一条条红色的丝线,布满了棺材。就像是棺材的血管一样,看着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问过父亲,棺材是给谁做的。”

    “因为当时我们家里,并没有人要去世。我很不解。父亲告诉我,家里很快就要举行葬礼了。举行葬礼?给谁举行?家里一共就四个人,我、妈妈、爷爷、父亲。可谁都没有要去世的样子。”

    “过了三天,那夜我正在睡梦中。突然感觉身体好像动了,我被换了一个地方睡觉。我想要努力的睁开眼睛,但不知为何,我就是睁不开眼睛。”

    “唢呐、哭喊、以及吊丧的声音····”

    “有人去世了?是谁?”

    “我怎么动不了?我在什么东西里?真的好狭窄,我想出去。”

    没了?

    帖子到这里就没了。

    丁洁在诡异论坛的纪实频道看帖子,但追到了一半,就没有了。

    很苦恼。

    怎么像这样的帖子,动不动就没了?

    不写完?

    “还是一点未知恐怖的线索都没有。”

    都好几天了,还是没有未知恐怖的线索。

    他本想在纪实频道找到一点线索,但发现都是‘太监’帖子。

    一点用都没有。

    未知恐怖···就这么难找?

    地下室没线索,其他地方还是没有线索。

    休息的时间没几天了,就快去深山里了。

    再不增强实力,到了山里怕是就得凉。

    “六月六号。庙街的庙会如期举行。”

    “早间六点,纸钱、血符,铺满了庙街的道路上。”

    “今天有前去游览的信徒说,今年的庙会有点恐怖,道观里的石像莫名流出血泪。”

    “寺庙里的石像脑袋滚落在地,砸中游客,当初将游客砸死。”

    “乱!今年的庙街庙会,好乱。”

    “本台记者,赵芳。为您持续跟进报道。”

    一条新闻弹了出来。

    庙街?

    庙会?

    铺满纸钱和血符的道路。

    石像流血泪,石像掉落在地。砸中人的脑袋。

    好像未知恐怖的线索来了。

    现在是晚上七点。

    正好过去看看。

    ```

    ```

    六月六号。

    庙街庙会。

    庙街的历时由来已久,在清朝的时候就存在了。

    每年的六月六号,都是庙会。

    到了这天,天南地北的香客都会来这里上香。

    晚上八点了。

    香客还是络绎不绝。

    “妈妈,我要妈妈,妈妈···”

    “小朋友,你的妈妈是不是走丢了?要不要姐姐帮你找?”

    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叼着一根棒棒糖,身上脏兮兮的,站在一座弥勒佛的庙宇门口,像是一个小乞丐一样,自言自语着,看样子像是走丢的孩子。

    在弥勒佛的庙里,正好走出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贵气妇女,在看到这个小姑娘以后,就忍不住走上前,问了一句。

    “妈妈,我妈妈不要我了,我恨妈妈,妈妈不要我了。”

    “小朋友不怕的,你还记得你是从什么方向走过来的不?姐姐带你去找妈妈。”

    “我要妈妈,妈妈不要我。”

    贵气妇女有点不忍心,走上前,抱住小姑娘,走向了一条小胡同。

    那里就是小姑娘指的路。

    在灯火通明的庙街里,贵气妇女的影子被越拉越长,可她抱着的小姑娘,却没有影子···

    小姑娘穿着的衣服很红,像是血液侵染过,咬着的棒棒糖,是红色的,像是一块血骨头,在她的嘴里不停的嚼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