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神竞争者 > 第394章事不能做尽
    天子不长生,天子无法修道,只能是修武,修武固然是战斗力强横,可难以长生。武帝寿命不过是百年,这制约了人间的天子。

    可父皇成就了武神,却是求得长生,寿命为五千年。

    有这样的父皇高高在上,压力巨大。

    太子刘疆感觉很尴尬,可更多是沉默,隐约之间,他感觉到了暗流涌动,在盛世之下,有一波波潜流在涌动着。那些天仙被迫飞升了,可其麾下的势力在不服,在作乱着。

    勋贵们,功臣们,被父皇及早的劝退,远离了政权中心,其中固然有丰厚的赏赐作为代价。可勋贵们还是在不满着,还是在酝酿着反击,想要借助着北击匈奴,扩大影响力;

    文臣们,被重点照顾着,可又是有酷吏压制着,日子也不好过,也时刻想要扩大自身权利。

    为了对抗父皇,这两大势力支持他,从父皇手中夺权。

    …………

    洛阳城!

    早朝之时,百官纷纷登场,百官沉默。

    “皇上到!”

    伴随着叫声,群臣肃然叫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多臣子纷纷拜见道。

    “众卿免礼平身!”

    刘秀说道。

    “谢陛下!”

    众人齐声说道。

    文臣武将开始上前,说着大事。

    许久之后,一个臣子上前道:“西域,车迟国请求建立西域都护府,请求王子为人质,出兵扫除匈奴!愿意献上贡品……”

    说的是西域归附的事情。

    西域不稳,九州不安。

    西域,关乎着九州的屏障对于朝廷重要至极,也是对抗匈奴的前沿。

    刘秀沉默着。

    又是有武将马武,上前道:“有匈奴寇边,入侵北方各郡,皆是受其害。请陛下讨伐之,当建立不世功勋,成万古一帝之名!”

    刘秀道:“朕知道了!”

    马武退后,不再言语。

    半个时辰后,朝会结束。

    …………

    朝会结束了,刘秀吃着饭食。

    “拜见父皇!”

    太子上前道。

    “我儿坐下吧!”刘秀说道。

    “是!”

    太子坐下,上前端起一碗米吃着。

    这是龙牙米!

    龙牙米,为仙人的食物。在过去,就是天仙也是求之不得,稀少至极;可父皇奇遇所得,却是成为了富贵人家,常见的食物。因为龙牙米的缘故,也让朝廷当中,武圣武帝的数量增加了很多。

    本来以他的资质,在二十岁,能成为先天就不错了;可因为生在皇家,又是太子,有着龙牙米相助,却是早早成为了武圣。

    食不言寝不语!

    吃完了早饭后,刘秀之后花园走动着,说道:“太子,设置西域都护府,当如何?”

    太子刘疆沉默着,片刻后说道:“二十年休养生息,国力充沛,已经足以反击匈奴。父皇麾下,名将辈出,精于战场厮杀,足以击溃匈奴,建立千古功勋!”

    “况且,父皇是武神,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刘秀笑了。

    不得不说,武神之名威慑力太大了。

    相当于前世的核武,只要有核武,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有了核武,***安全了,没有了核武,说不准变为了萨达姆、卡扎菲。

    只是武神,不能轻易出手。

    值得武神出手的,唯有天仙。

    至于其他人,不值得他出手。凡人事,凡人去了结。真的要他武神出手,嬴了也等于输掉。

    “我儿,我已经是武神了,不久之后,就会飞升仙界,江山还是要留给你。是好还是差,都是你的锅!”刘秀笑道:“作为太子,当不被血泪说所逼迫,不被利益所迷惑,时刻明悟自己需要什么!”

    “世人都言我是仁慈的皇帝,可我仁慈的是对你母亲,还有那些朋友,还有你;可那些文臣,吃着皇粮,却是中饱私囊,却是无所作为,朕不介意送其一死!”

    刘秀冷笑道,他是仁慈,可有一点也不烂好人。

    皇帝是什么?

    伴君如伴虎!

    想要在老虎面前,蹬鼻子上脸,不介意送你一死。

    “西域那些小国,说白了是墙头草,匈奴与汉朝之间摇摆不断,其实不可靠!”刘秀说道:“事不可做尽!皇帝若是做尽,臣子将无事;皇帝若是做尽,太子将无事!”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来栽树,你去乘凉吧!”

    太子刘疆心中明悟,瞬息明白了什么。

    设立西域都护府,北伐匈奴等,这些事情,父皇能做,还能做好,还能奠定千古一帝的威名。

    可这些,父皇不能去做。

    父皇若是将这这些事情,尽数做完了,等他登基为皇帝的时刻,将无事可做。

    一个皇帝无事可做,意味着一辈子活在前代皇帝的阴影之下,意味着无法压制老臣,无法树立自己的威严,意味着权柄将被压制,甚至是架空。

    故而,皇帝还是给太子留下几个敌人吧,让这些敌人成为太子的磨刀石。等到了太子登基后,杀死这几个敌人,树立自己的威压,建立自己的威望。

    想着这些,刘疆当即道:“多谢父皇!”

    “打仗,无非是打国力。只要国力充沛,只要不犯下大错误,平灭匈奴不难!”刘秀道:“可我不会去做。等到我离去,你登基的时刻,可杀鸡儆猴,树立威严!”

    …………

    太子欢喜的退去了。

    刘秀笑着,刚才对太子说的,只是其中一个理由而已。

    还有另一个理由,就是要内部整顿。

    若是要对战争,北伐匈奴,必然要对内妥协,对内拉拢世家,对那些敌对派系,进行怀柔,适当舍弃皇家的利益,至于百姓只能当牺牲品了。

    这也就是对外战争的代价。

    而所谓的盛世,其实是文人吹出来的。盛世,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不是短短二十年时间,就能恢复的。现在,只是暂时恢复了一丝,百姓勉强进入温饱阶段,各种矛盾略有缓和而已。

    谈不上国泰民安,可能稍微一场天灾,就是带来巨大的灾难。

    想要继续发展,必然要打压世家,必然要实行度田令,清丈土地,清理隐藏人口……而这无疑动了世家的要害。

    世家必然反击,那时朝廷当中多数臣子会被波及,很多勋贵也会波及,可能会造反……任何坏情况都可能出现。这些也注定了北伐匈奴是不可能的。未来二十年时间,必然侧重内部,侧重度田。

    北伐匈奴,还是度田令。

    必然是二选一。

    刘秀选择了度田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