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贞观一书生 > 第三百八十章 赶鸭子上架
    “嗯!你说对了一半。”顾青看着李泰一副孺子可教。

    “还有一半呢?”李泰李泰又问。

    “还有一半就是钱财方面。”顾青接着说,“太子的东宫应该没有多少钱吧。”

    “绝对没有你有钱。”

    “那就对了!”

    李泰与顾青相视一笑,各自心中有了打算。

    “胖子,咱们有不能干等着,需要做些事情。”

    书院的办公室中顾青一直和李泰在窃窃私语,低语之后又是几声怪笑,几个书院弟子路过听到这笑声打了一个冷摆子,纷纷加快脚步离开。

    几天时间岑文本一直闭门不出,但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直有不少的学子都会前来拜访连续三天,每天三次接连不断。

    “这个顾青到底是什么意思!”沉稳的岑文本实在受不了,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接连三天,每日三次都是掐着时辰来的,“这个顾青是要赶鸭子上架,我要不是不进他的书院,他是不是就会这样一直下去。”

    “老爷,又来了。”

    “……”

    一直到了第五天,岑文本实在受不了了一路来到顾青的家中,看着眼前这个笑的很贼的年轻人说着,“顾青,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顾青一脸迷茫,“在下实在不明白岑老是什么意思。”

    “少给我装蒜!”岑文本指着顾青,“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安排不就是想让我打消太子那里的念头了,乖乖来你的书院吗?你何必如此作弄老夫。”

    “那是因为书院的学子听说岑老要来书院了高兴的。”顾青使劲摇着手中的扇子,“那些学子本来就和崇拜岑老,岑老当年与河间郡王一起平定荆州之之乱,入中书省,编写周书,谦谨孝悌,匡明主之业,书院里有很多学子视岑老为偶像。”

    岑文本被顾青这一顿夸,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是精彩。

    “岑老……“

    “住口。”岑文本打断顾青的话,“老夫来就是了,你某要再做这些事情了。”

    “好嘞。”顾青点头,“还是那句话,三倍!说好的三倍还是三倍。”

    “哼!”岑文本瞪了一眼顾青这才离开。

    东宫

    李承乾听到了消息有些惊讶,“岑文本去顾青的书院了?”

    “是的。”一旁的侍从回答,见所见所谓打听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这个顾青是和孤过不去吗?!”李承乾气的直跺脚,“这个顾青拿出三倍,孤就……”

    说道一半李承乾的话语咽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东宫好像没有顾青有钱,心中想着不痛快好不容易找到两个可以做书院顶梁柱的人,一个要忙着中书省的事情,一个被顾青挖走,心里想着没办法,李承乾走出东宫,打算去找自己的老子的聊聊,不知道李二能不能过委派几个人。

    李恪正好也要入宫去面见自己母后就遇到李承乾。

    “去见你母后?”李承乾看着李恪。

    “见过皇兄。”李恪对着李承乾行礼。

    “嗯。”李承乾面无表情点头,“最近这些日子幸苦你了。”

    “都是父皇安排的,身为儿臣自当尽心尽力。”李恪回答说着。

    “我去见父皇。”李承乾朝着甘露殿方向而去。

    看着这个太子离开,李恪面色忧愁朝着后宫方向而去。

    长安城外的官道上一个家伙坐在道路旁的树荫下,看起来像是一个乞丐,面前又没有放着碗,这个乞丐看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向一对赶路的老妇和小孩,那小伙子笑呵呵要帮着他们拿行李。

    乞丐捡起一颗石子就扔在了那小伙子的头上。

    他转头看向乞丐一脸的疑惑。

    “你把人家的行礼还给人家,你给我滚过来!”乞丐喝道。

    那小伙子只好把行礼还给人家,然后低着头委屈的来到乞丐面前。

    乞丐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怎么?饿极了是不?没给你吃饱还是咋滴,人家一老一小你都要下手?!”

    “不是……头儿。”那小伙子委屈说着,“咱们都一文钱也没有了,兄弟们都饿着肚子。”

    “饿着肚子咋滴了!”乞丐又是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饿极了就对妇孺动手?!我平日里怎么教你们的,一个个都什么憋犊子玩意儿。”

    说完乞丐又是一巴掌打在这个小伙子的头上。

    “我们这还不是想办法弄些银钱,给头儿买一口烈酒这长安的烈酒可有名了。”小伙子笑呵呵。

    “你还给我笑,你们还想抢?!”

    “我知道错了。”那小伙子委屈的低下头。

    “现在天下太平了,不是当年了。”乞丐拿下盖在头顶的衣帽,拿出一把匕首刮着自己的下巴的胡渣,眼神盯着长安城放心,“世道不一样了,我们也该换张脸,三更穷,五更富的日子也该倒头了。”

    “我知道了!头想带我们干一票大的然后过富裕日子,据说整个长安就数顾县候最有钱,富可敌国的那种,我们要不……”

    “我揍死你个不要命的。”乞丐抄起脚底的破草鞋追打眼前这个少年,“你还想做那勾当,你要是再想着偷鸡摸狗,我就剁了你的双手,你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了吗?”

    那小伙子点头,“我知道了。”

    乞丐晃了晃自己的脚丫子,“把鞋子给我捡来,咱们这一次就是替人送信的,这个顾县候不好招惹,点子扎手的很,叫兄弟们管好自己的手脚。”

    “是是是!”小伙子点着头又孤疑说着,“那个从昆仑山下来的家伙为什么要给顾青送信,我听说他们去昆仑山的时候有上千的人马,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三个人。”

    “不该问少问。”乞丐把草鞋套进脚里,“我们先去顾青的村子里摸摸,看看这个顾青到底是一号什么样的人物。”

    “我还听说这个顾青收拢了一帮身手了得的游侠。”那小伙子颔首说着,“倒是第一次听说有官家的人和游侠走这么近的。”

    “赶紧给我去办事。”乞丐不耐烦踹了他一脚。( 大唐贞观一书生 http://www.23wxx.com/18_1834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