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问仙 > 第六十九章 刑堂召唤
    他有一种预感,若是对方对他不友好,他就算底牌尽出,也跑不出这刑法堂大殿,哪怕他此刻距离大殿的大门只有区区三步。

    “咦?”

    陈锐之发出一声淡淡的轻咦。上下打量着肖重明,越发仔细。

    片刻后,居然朝场中众刑法堂弟子挥了挥大手,道:“你们都出去吧。”

    肖重明愕然,这是要滥用私刑不成?陈锐之这一摒退左右的举动,不得不让肖重明有这样的想法。

    众刑法堂弟子虽然不明所以,但既然堂上那位发了话,他们想也没想就照做了。

    书院等级虽然不是那么残酷森严,就算是长老,甚至是院长也没有随意打杀弟子的权利。但众人对陈锐之的敬畏也是非常,一是因为实力,二是因为地位。

    书院虽有规定不得残杀同门,作为书院高层,规则的制定者,自然有义务维护规则,并以身作则。

    但这并不代表书院弟子不会面对任何来自于同门的“威胁”,天元界以修元为尊,最重要的自然是实力,太平的,多是城内而已,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为自己树敌。

    陈锐之,刑法堂现任学首,在刑法堂的地位仅在刑法长老之下。

    要说这外院,大家最不想见到的人,刑法堂弟子当数第一列,因为只要是刑法堂弟子找上你,永远不可能有好事儿。

    而大家最怕的,也是刑法堂弟子,作为外院唯一的安全暴力机构,别人在书院动手或许还稍有顾忌,但刑法堂弟子不同,他们动手,那是履行职责,你还不能还手。

    但若是普通弟子得到刑法堂弟子的关照,行事也会有诸多便利。之间的门道,就不必多讲了。

    肖重明之前见到那两个刑法弟子的时候,之所以那么痛快,没有丝毫犹豫和反抗,多少也是有此类的原因。

    外院的职位等级大致划分为外院院长,以下是各堂各职长老,这是书院高层。

    而弟子之间,也有等阶的存在,弟子之中,地位最高的是外院院首,整个外院的各种事宜其都有干涉的权利,属于弟子魁首,院首其实还有一个称呼,称做大师兄。

    大师兄,是为书院众弟子表率,兄长之意,故而院首一职,不单单需要修为卓绝,在众弟子之上,更需要品行端正,德行明昌才可。

    在院首之下,便是各堂各职的学首,掌管各堂诸多事宜,毕竟长老们修为高绝,有的时候一个闭关十天半个月很正常,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学首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上代行长老之职也不为过。

    学首之下,便是各堂弟子,享受各堂便利,比如说,炼药堂弟子,购买丹药可以享受优惠,自己手里的丹药和药材自然也不会少。

    其他各堂弟子也是一样,或多或少的享受一些便利,当然相应的,也要为书院作出贡献才行,就像刑法堂的弟子,虽然有一定的特权,但也必须履行相应的职责。

    “你就是肖重明?”

    此时厅中只剩下二人,陈锐之淡淡开口,目光中却隐约有点点好奇的色彩。

    肖重明感觉周身压力一轻,显然,这个陈师兄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单单是这一手对气势收放自如的本事,普通元海修士是不可能做到的。

    “正是,不知师兄找我何事?”肖重明不卑不亢的道。

    “小子,何必明知故问,你打了那王冬,你可知道,他是戚长老的弟子?”陈锐之开口,只是说话间,还是那副淡淡的语气,仿佛一汪深潭,不见涟漪。

    “人是我打的,不过。。。”说到一半,肖重明突然住口,转而说到:“在下确实一时失手,打了那王冬,不知道刑法堂当如何处置我?”

    他本想说以王冬的体质,自己没用多少力道的一拳,对方不可能吃不住,但是他心里明白,既然今天遇上这样的幺蛾子,说明那王冬是明显打算碰瓷儿的,过多的解释反而没什么必要。

    不过出乎意料的,陈锐之却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你是炼体修士?”

    “嗯?”一愣之后,肖重明看陈锐之的眼神中戒备之色越发浓郁。“师兄此话何意?”

    难道这陈师兄今日是打定主意帮王冬与他为难了。

    要说一个元胎去去三四重的修士一拳把王冬打成重伤不太可能,但是炼体者就不一样了,稍微有些手段的,别说打伤打死了,能有个全尸都不错了,想象之前跟肖重明交手的六爷跟那几个人黑衣人的下场就知道了。

    不觉间,肖重明脚步稍稍往后退了半步,开始打算后路,他虽然不想轻易挑战书院的规矩,但是为人鱼肉,也是不太可能。

    陈锐之对肖重明的变化恍若未觉,依然是一副万事不关心的样子,但也就是这淡淡的目光,让肖重明越发看不透这陈师兄的深浅,对方就像是一汪深潭,虽波澜不惊,但却深不可测。

    灵觉之下,他发现今天若争执起来,他可能要吃大亏。

    仿佛看穿了肖重明的心思,陈锐之再次开口,不过依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语气:“小子,你想多了,我可以告诉你,我要是想对你出手,你连刚刚脑袋里面的念头都来不及生起。”

    “你与王冬之间的事我多少也听过一点,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胡闹罢了,再说,我陈锐之生而二十几年来,还没有做谁爪牙的习惯。”

    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语气,但是言语间表达的自信,仿佛本该如此。

    对于陈锐之的自信,肖重明到不怀疑,他唯一一次跟元海修士交手,就是那杨烈,眼前的陈锐之,给肖重明危险的感觉,比之杨烈强了百倍。

    不过听对方的意思,好像今日的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

    “那陈师兄的意思……”肖重明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难道对方不打算与自己为难,或是直接让自己离开。

    “你打伤长老弟子,刑法党拿你,这是刑法堂的职责,至于是非曲直,严重不严重,该怎么罚,刑法堂也会调查清楚,这也是职责所在。”

    肖重明顿了顿,还是说道“师兄明察,我打人是我不对,但是对方辱我父母在先,再然,我出手有分寸,就算受我一拳,也万不至于如此。”确实,如果当日不是王冬那一句“低你父母养而不教只过”,肖重明恐怕也不会随意出手。

    放低姿态,并不是肖重明没有所谓的气节,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提升实力。

    他还有大事要做,还有仇要报,相比之下,这件事只能算作是鸡毛蒜皮罢了。

    在适当的时候稍微低头解释,能少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怎么样也是划算的,他可不是愣头青,毕竟这副少年躯体中,承载的是一个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繁华世界浮沉了二十几年的灵魂,他懂得取舍。

    这陈师兄看起来也不像是奸恶之人,一个那般自信的人,多少也是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的。

    “嗯,此时暂且不谈,稍后我会命人祥查,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就就此作罢,我还是很忙的。”陈锐之坐到了厅中主位之上,淡淡的道。

    “如此我便谢过师兄了。”肖重明躬身一礼。“那若是没有其他什么事,我就不打扰师兄了。”

    说完肖重明转身欲走,他不想多呆片刻,实在是跟这位陈师兄一起,时刻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他很不自在。

    陈锐之:“等等。”

    肖重明:“不知师兄还有什么事?”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炼体修士?”陈锐之再次开口,仿佛这个问了两遍的问题也只是他随便问问,语气平淡。

    “厄。。”肖重明有点反应过来了,对方之前问他是不是炼体修士,好像并不是为了在王冬的事情上面跟他较劲,这陈师兄,好像只是对他炼体的事情感兴趣。“我确实练过一套粗鄙的炼体拳法,但是算不算炼体修士,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师兄有何见教。”

    肖重明到没有说谎,他虽然修炼莽狮拳,但是他还真的不确定他到底算不算是炼体修士,也不知道真正的炼体修士是什么样的,毕竟他没见过。

    可能唯一一点话有不实的,便是说自己练的是一套粗鄙的拳法,虽然他肖重明没什么见识,但是莽狮拳的厉害之处,他可是深得其中三味的,不光是折磨人厉害,那威力也是没的说,他才修炼多久,现在元胎六重的修士在他手里就跟泥捏的没什么区别。

    若是老老实实的修炼元力,要有同样的实力,起码要花费十倍的时间都不止,莽狮拳的强大可见一斑,就算他肖重明是个二百五,都没有不明白的道理,但是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双方不是很熟,他也不是真的二百五。

    “哦?是什么粗鄙的拳法,能让一个半大孩子炼出灵觉,并且拥有万把斤的气力,而且依我看,你炼体最多也就区区两个月而已。”陈锐之不带丝毫波澜的双眸稍微泛起一点感兴趣的色彩,仿佛认证了肖重明确实是炼体修士之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肖重明心下一惊,这陈师兄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在这短短的时间,看出了他的底细,要知道,他可没有在对方面前显露半点有关炼体的东西。( 大魔问仙 http://www.23wxx.com/18_18320/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