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问仙 > 第三十七章 纠纷
    “是这样的,肖兄弟.............”当即肖林把之前的事情大致的讲了一遍,其中也更是对肖重明大加赞赏,肖重明有这般才华,他肖林也是打心底里佩服。

    “肖兄弟,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当日为何不与老哥我说明其中玄妙呢。”肖林的称呼都变了,尽显亲近之意。

    肖重明听完肖林的讲述,有些哑然失笑,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能卖出200元石的高价,这首回文诗的玄妙他自然清楚,当日也是一时兴起,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没想到,今日却上演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没有接过肖林的话茬,肖重明而是转头向李月说道:“既然东西你也买到了,人你也看了,若没有其他什么事,在下便先告辞了。”

    说完不等对方回答,转身便要下楼。

    李月见此,顿时心里很是委屈,自己好心好意相与对方请教,从未生过什么恶意,但是对方一上来就一副冷言冷语的样子,而现在更是话没说两句就要走,难道,自己就真的这般不受待见么?

    “肖公子请留步。”李月鼓起勇气出声挽留,他感觉到肖重明对她似是有什么误会,不知为何,肖重明漠视的眼神让她心里有些难受。

    肖重明好似没有听到李月的话一般,头也没回的继续走,脚步没有停顿半分,见此,李月咬着嘴唇再也说不出话来,一向矜持的她,这般作为已是极限了。

    “臭小子,我家月儿叫你站住,你听不见吗?敢再多走一步,打断你的狗腿。”

    钟海拦在了肖重明面前,气势汹汹,指着肖重明的鼻子,一副你敢动就要出手教训的样子。

    肖重明看了一眼眼前的钟海,钟海比他高了半个头,目光斜视他的头顶,一副睥睨的样子。

    特么的,小塔都没你这么嚣张。

    听对方对李月的称呼,显然二者关系不一般,真是俗套的剧情,美女身边都少不了这样的逗比。

    扯了扯嘴皮,肖重明露出一口白牙,缓缓吐出几个字。

    “好狗不挡道,你最好让开。”

    “哼,小子,我偏要......嗯?你骂谁是狗。”

    “谁搭话我骂谁。”

    “哼,臭小子,还想狡辩,你明明就是骂我。”

    “...................”

    肖重明无语,这是哪里来的活宝,他不想与对方废话,这样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让开。”肖重明冷冷的道,眼里已有不耐。

    钟海笑了,区区元胎二重,跟我在这装什么大头蒜,今天要是不教训你一下,我钟海以后还怎么在月儿面前抬得起头。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男人雄风了,扯了扯嘴角,钟海眼神轻蔑,翻手凭空取出一把长剑,直接朝着肖重明脖子削去。

    刚刚月儿就是这么对付我的,现在也让你尝尝这滋味。

    李月对肖重明的态度让钟海十分不爽,所以出手间狠辣无比,这么近的距离,他有十足的把握,一剑下去,以对方区区元胎二重的修为,不死也会重伤。

    李月还在走神,钟海这一剑来的突然,她竟来不及出声阻止。

    肖重明见钟海一言不合便动手,而且招式凌厉,直取他死门,眼神微眯,肖重明仿佛被吓楞了一般,不闪不避。

    就在钟海手中长剑即将触碰到肖重明的时候,肖重明的身体微微一抖,向前一步踏出,肩头一耸,左肩直接撞在了钟海握剑的手腕上。

    “叮。”

    长剑落地的声音响起,钟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看见一只拳头在他眼里飞速放大。

    “嘭”的一声闷响,钟海被肖重明一拳打飞,腾空划出两米之后砸在了地上。

    此刻钟海本还算英俊的脸庞已经鼓起老高,鼻血横流,青紫色的淤青直接让他半边左脸膨胀了一圈。

    倒在地上惨嚎了两声,钟海眼神恶毒的看这肖重明:“你...你竟敢打我,我要你死。”

    “还有你,胖子,还有你身后的贱婢,你们统统都要死!”

    仿佛不解气,钟海指着肖林和阿梅怒骂道,他此刻的怒火已经烧上了头顶,长这么大,他从没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自己这幅模样,在月儿面前丢人不说,脸上火辣辣的痛更是让他几欲昏厥。

    肖林还好,毕竟见过些世面,但是啊梅却被钟海狰狞的样子吓得快哭了,摸着脸颊上的伤,畏畏缩缩的不敢看倒在地上的钟海。

    肖重明见此,心里仿佛想到了什么:“啊梅脸上的伤,是你打的?”

    “就是本少爷,小杂种,你给我等着,我要让你不得好死!”钟海的声音几近咆哮,眼神恶毒,他已经想好了,以后要怎么找人折磨肖重明,让对方凄惨的跪在自己面前。

    “不用等了,就现在吧。”肖重明说着向前两步,他刚刚要是真的只是普通的元胎二重,说不好现在是什么下场呢,刚刚他已经留手了,不然以他的力道,钟海只会跟六爷落得同样的下场。对方不知好歹,还敢辱骂自己,纵然你身份不凡又如何?肖重明可不愿受这鸟气。

    看见肖重明朝自己走来,钟海心里一哆嗦,刚刚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对方打成了这幅样子,现在要是再出手的话,他可如何是好。

    情急之下,钟海朝着诗月会的众人大喊道:“你们快来啊,帮我打死这个小杂种,出事儿我担着。”

    “肖公子,就此为止吧。”

    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了钟海面前,钟海在看到这道倩影的时候,内心涌出无限的感动,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我就说嘛,月儿心里还是有我的。

    李月面对肖重明,神色复杂,她虽不喜钟海,但怎么说钟海也是诗月会的人,再因此事本因她而起,此刻她不得不站出来,而且钟海身份不凡,若继续任由肖重明胡作为为,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收不了场了。

    “如果我说不呢。”

    钟海一而再再而三的骂他小杂种,他心中已然生怒。

    李月心里十分委屈,她不懂肖重明为何一见面就跟吃了火药一般与她针锋相对,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贝齿轻咬着缓缓开口:

    “那就只好请肖公子赐教了。”

    话音落下,李月便见肖重明竟然真的一拳向自己轰了过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顿时心里的委屈被无限放大。

    芊芊素手抬起,李月挥出一掌迎向了肖重明的拳头。

    拳掌相交,两人各向后退了两步。肖重明这次用了五分的力气,不知为何,他面对李月,终归有些下不去手,李家派人暗杀自己那件事情,或许对方真的毫不知情。

    但是仇已经结下,肖重明心眼儿不大,李家差些让他丢了性命,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日与李家之人发生冲突恐怕是在所难免,李月身为李家之人,二者之间自然是敌非友,罢了,今日就做个了断吧。

    转身捏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肖重明手腕一抖,茶杯带着狂猛的力道直直奔着案几旁的屏风而去。

    “嘭...卡..”

    屏风被茶杯轰的碎裂,散成数块掉在了地上。

    “你我之前也算相识,今日之后便无瓜葛,这屏风,我不卖你。”

    一挥手在桌上留下二百元石,肖重明头也不回的转身下了楼。

    其实他能察觉得到,刚刚仓促的交手,对方也并未动用全力,缠绕在手上的元力只有薄薄的一丝而已。

    外的相遇,李月对他的善意他也记得,只是如今双方立场各不相同,自然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李家有人要杀自己,李月是她唯一接触过的李家之人,不用想也能猜出其中也必有什么牵连,今日如此,只为他日相见时候能够坦然。

    肖重明走后,众人愣在原地,李月看着碎了一地的屏风,眼中泪水打转,委屈的红了眼睛。

    为何要如此对我?

    她不明白,本以为对方才华卓绝,性子自然通达文雅,为何这次见面,却这般的无理外那个客气的少年都判若两人。

    自己又怎么会取他性命,他对我到底有什么误会。

    心思百转,李月脑子里此刻犹如一团乱麻,长这么大从未受过这般的委屈,眼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滑落向脸庞。

    .......................

    肖重明回到小院儿,关上房门,坐在床上开始修炼,气息平稳而悠长,看不出有丝毫的异常。

    但是不为人所知的是,此刻他的灵魂早已不在身体之中,肖重明看着茫茫的无边大地,还有天空中翻滚不休的黑云,愣愣出神。此间,正是塔内世界。

    “怎么了小子?有心事?”小塔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

    “没有,今天炼药比较顺利,就提前进来了。”肖重明无所谓的道,瞅了瞅旁边千秋池的石碑,眼神中的神采变换,有些跃跃欲试。

    “呵呵,刚才外面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该不会是对人家女孩子动心了吧。”小塔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

    肖重明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怎么可能,人家是堂堂李家小姐,我一介草民,还是不要多想了。”肖重明说到最后看向天空的眼神已是幽怨,自己每天修炼累得半死,还得承受这老不着调的调侃。

    “哼,什么狗屁李家,就算再多一千万个,在老子面前也都是蝼蚁,怎么样,你一句话,我去帮你抢人。”

    小塔听语气傲然,睥睨天下。( 大魔问仙 http://www.23wxx.com/18_18320/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