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问仙 > 第二十九章 刺客
    “肖公子天分过人,老朽佩服,这样,若是你能长期给千药坊提供这种刀散,也不需要太多,每日十瓶,我便做主,给你每瓶一颗半元石的价格。”

    肖重明一听,觉得这个价格还算合理,刀散的价值,按照他的估计,大概也就在两颗元石左右,而对方收的价格肯定不能与卖的价格一样,不然根本没有利润可言。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肖重明又是从怀里拿出十一个玉瓶,加上吴正手里的那瓶,总共十二瓶。

    “这些都是刀散,不管是分量还是质量都一样的,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给钱吧。”

    虽然早已料到肖重明手里的刀散不可能只有区区一瓶,但是当对方一次性掏出这么多的时候,吴正心里也惊起波澜,对方上次买了多少药材,他心里可是有数的,因为这刀散他之前从未听说过,所以之前自然在秋菊那里把肖重明的情况给了解了个清楚。

    看来,眼前这个有些稚嫩的少年,并不是刚刚会炼药那么简单。

    深深的看了肖重明一眼,吴正大手一挥,肖重明拿出的十一瓶刀散全部凭空消失,接着再一挥,桌上出现了一小堆元石,总共十八颗。

    肖重明一看到元石,顿时喜上眉梢,就这么一下,自己之前掏出去的本钱,包括药炉的钱,都全部回来了,如果单单从利润上看,他上次购买二十份刀散的药材,总共才花费四颗元石而已,这转眼就变成了十八颗,转眼翻了四倍还多,要知道,此刻他怀里还有三瓶刀散盈余,这是他打算自己用的。

    不动神色的收起元石,肖重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

    暴利啊,炼药师,果然是一个很有钱途的职业。

    拿了元石,肖重明自然不打算继续逗留,他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不管是修炼还是炼药,他此刻都充满这干劲,随口告辞一声,在相互寒暄几句之后,肖重明出了内堂。

    又向秋菊买了二十份刀散的药材,以及要了些免费的玉瓶,肖重明便匆匆离开了千药坊,现在对他来说,分分钟都是钱。

    肖重明摸着兜里的十四颗元石,感觉到十分的满足,扛着装满药材的包裹,回到了有间酒楼。

    这次肖重明没有急着继续炼制刀散,虽然这玩意儿十分赚钱,但是他不可能把全部的时间都花在炼药上面。

    片刻之后,肖重明赤裸着上身的站在小院儿之中,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个裤衩,在其胸口和背部,上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粉末。

    没错,这就是刀散,这一次的涂抹,大概是三分之一瓶的量,也就是说,一瓶刀散,足够他修炼三次。

    活动了一下身体,肖重明开始练习起了狮牙的第五个动作,随着他一遍一遍的练习,身上的刀散也被一点一点的吸收进肌肉里面,刀散的吸收过程本来是有些刺痛的,但是肖重明练得拳法本来就剧痛无比,所以多刀散带来的痛感基本没有什么体会,只有点麻麻的感觉。

    练了整整一上午,第五个动作还是没能突破,刀散的药效此时也接近消失了,于是肖重明停了下来。

    收了拳法,肖重明去酒楼草草的吃过午饭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炼制刀散,短时间内,这也是他每天必须做的事情,因为与吴正约好,每天要为千药坊提供十瓶刀散,看在元石的面子上,他不会偷这个懒,再者说,炼药虽然有些枯燥,但是肖重明就是乐在其中,抛开利益的因由不谈,他也觉得炼药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时间飞逝,转眼又是晚上了。

    肖重明看着地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十六个玉瓶子,轻松的笑了起来,这就是他这次炼药的全部成果,二十份药材,总共炼制出了十六瓶刀散,比昨天多了一瓶。

    其实肖重明内心对这个成功率并不是很满意,一般一分药材平均能炼制出两瓶刀散,那么二十份如果全部成功,就是四十瓶,他现在的成功率连百分之五十都没有。

    如果让其他的炼药师知道肖重明此刻的想法,百分之百会引起众怒。

    收起地上的刀散,肖重明装起药炉旁的一堆黑色药渣,来到了小院儿的后方,黑色药渣自然是他炼药失败的产物。随意的挖了一个坑,将药渣埋到了地里,肖重明回到屋里开始捏着元石修炼起来。

    明天只要去一趟千药坊,又是十八颗元石入账,这一来一回,每天纯利润就是十四颗元石,这可比去南城李家当客卿强多了,所以这时候肖重明对元石倒是不需要节省,特别是修炼。

    况且,以他还仅仅是元胎一重的修为,吸收元力的速度还慢的很,就算是不间断的打坐修炼,一颗原石,也足够他修炼两天了。

    正在肖重明忘我修炼的时候,小院儿的后方,一条小蛇慢慢的游到了墙角,尖尖的脑袋在松软的地上拱了拱,露出带着点点黑色灰烬的泥土。

    这个地方,正是肖重明埋药渣的地方,因为是随意的掩埋,所以面上的土很稀松,不多时,小蛇在努力的松了一遍土之后,终于在下方出现了一坨黑乎乎的药渣。

    吐了吐蛇信子,这条小蛇居然一口咬掉一小块药渣吞入腹中.............

    ..........

    月明星稀,晚风吹拂的敦煌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因为此刻已是深夜,街道上的店铺也都早已经大洋,只有一些特殊工作者还在加班加点的奋斗着,比如,灯,此刻仍旧是热闹非凡。

    的一个包间内,一男一女两个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女子身材姣好,脸上涂着胭脂粉,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姿色,男子约莫三十来岁左右,体型精瘦,窄窄的脸上一双小眼睛此刻正闪动着满足的光芒,再看看旁边女子脸上还未完全散去的陀红,二人之前做了什么勾当不言而喻。

    在这个充满着暧昧气息的房间内,烛火摇曳,帘布的影子时不时的晃动几下,一股糜烂春风的氛围不宣而染。

    “六爷,你可是好久都没有来看奴家了。”床上的女子嗲声嗲气的说道,说话间,还用纤细的手指在男子的胸口画着圈圈,一副娇嗔责怪的样子。

    “哎哟,我的小宝贝,你家六爷我这几天不是忙吗?”被叫做六爷的男子仿佛很享受女子的撒娇。

    “嗯~~讨厌,轻点儿。”女子紧咬着嘴唇,粉唇轻启间,仿佛有一种勾人的魔力。

    “哈哈,你不就是喜欢你家六爷粗暴的样子吗?这次我接了个任务,轻松且酬劳丰厚,等那间事了,我便天天来看你。”

    女子被六爷的大手弄得一声轻哼,抿着嘴媚眼如丝的说道:“真的吗?那你可要说道做到哦。”

    说着身体主动的朝六爷身上靠了靠............

    几分钟后,大战停止,六爷翻身坐起,穿好衣物之后离开了这个春光无限的房间。

    <b,顺着街道走了一段,六爷在一处低矮院落门前停下脚步,然后推门进入其中,不多时,一个身着黑衣的身影从院落的大门走了出来。

    浑身的黑衣把身上笼罩的严丝合缝,只有一双细小的眼镜在月光下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看了下四周无人之后,元力光芒闪动,黑影运气身法,起跃间径直朝一个方向飞速而去。

    ...............

    有间酒楼。

    肖重明正在屋子里面打坐修炼,虽然之前说要改善一下修炼的时间,但是并不是说他每晚都需要睡觉,这在他看来太过奢侈了,他感觉自己只需要两天睡一次觉,就完全能够维持身体和精神都处在一个健康的状态。

    小院儿之中,不高的围墙之上一个黑影突然出现,面巾下的缝隙处,细小的眼睛观察了一番小院儿之内的环境,最后目光落在肖重明的那间屋子之上。

    “元胎一重天,居然值整整十颗元石,倒是便宜了我。嘿嘿...”

    低语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最后被夜风吹散,黑影身体轻轻一跃,然后落在了小院儿之中,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仿佛狸猫一般的矫捷。

    透过窗户看到盘坐在床上修炼的少年身影,六爷面巾下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由于屋子里没有熄灭灯火,所以六爷能清楚的看到对方修炼的状态,或许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隐藏修为的法门,但是在修炼的时候,除非刻意控制,否则其身上元力的波动会自然的符合现有的境界。

    “果然是元胎一重。”

    此刻六爷看着屋内修炼的少年身影,喜形于色,仿佛再看一块美味的蛋糕。( 大魔问仙 http://www.23wxx.com/18_18320/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