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问仙 > 第六章 争斗
    “柳道友来得也早啊,看来你的鼻子也不差嘛。”

    那会飞的大船上飞出一个白袍中年,背上背着一把长剑,虚空而立,眸子开合间仿似有丝丝冷电射出,背后长剑嗡嗡作响,仿佛要挣脱剑鞘,让鲜血染长空。

    “道友?你还不配,要是你老子来了还差不多,废话少说,柳某既然路过此地,送百颗人头予我祭刀,此处的机缘,尔等可沾上一沾,否则。。。滚!”

    灰衣老头眼神戏谑的看着当空而立的飘逸中年男子,“滚”字出口,声浪如雷,其身下的巨狼也发出一声轰鸣的咆哮,丝丝白雾从其口中涌出,仿佛冻得四周空气都有些凝固。

    “柳匹夫,你莫要欺人太甚,难道真当我元华门无人不成。”中年男子恼羞成怒,双目涌动着怒火看着远处的一狼一人。

    双方之间本就有恩怨,此番前来,为的是机缘,本想相安无事,但对方一上来就咄咄逼人,元楷内心已是怒火中烧。

    “哈哈,欺你又如何,你元华门不是很能耐吗?除了你老子元天,其他都是杂鱼罢了,今天,柳某人在此,你们,退,或者。。死!选吧。”

    被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元楷眼中的怒火已快要化作实质,他老远赶来此地,要他白白放弃此处的机缘,万万没有可能。

    背后长剑猛然出鞘,发出一声悠扬的剑鸣。

    “结阵!”

    对方虽然修为高一些,但是他元凯可不是一个人,鹿死谁手,尚未可定。

    一声大喝,船上又飞出六人,与最先飞出的元楷一起,站位间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场域,在场域形成的瞬间,七人身上的气势全都猛然增长了一截,场域周围道道剑光乍现,仿佛能撕裂空气。

    “万剑阵么?哼,可惜是阉割版的。”巨狼上的柳长青抬了抬眼皮,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对面声势浩大,好似能裂地平山的汹涌剑气对他毫无威胁般。

    “杀!”

    元楷一声暴喝,杀气涌动,七人形成的剑阵猛的光芒大胜,虚空中幻化出巨剑万柄,挟裹着冲天的剑气朝着柳长青绞杀而去。

    就连天上的云仿佛都被这浩瀚的剑气冲散了几分,这万剑同辉的样子,仿佛能在瞬间碾碎一座城池。

    面对声势骇人剑阵,巨狼上的柳长青依然淡定无比,右手虚空一抓,一柄青色的长刀出现在其手中,其身下的巨狼也咧开那骇人的大口,丝丝白雾从口中散出,寒气逼人,猩红的兽眼中满是嗜血。

    “死!!”

    柳长青猛地发出一声大吼,手上的青色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弧度,一道足有十数丈长的青色弯月冲着元楷七人斩杀而去。

    这青色弯月出现的一瞬间,天空中的太阳都失去了颜色,这弯月,似能开山,能断海,一刀出,风云变色。

    眨眼间,青色的弯月与剑阵就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

    “轰轰。。噗噗噗。。”

    巨大的能量撞击把空气都撕裂,那溢散出的能量风暴,连地面也受到了波及,树木倒拔,石走飞沙。

    还好肖重明所在的山坳比较隐蔽,只受到少许的波及,并无大碍。不过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让他呆坐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一群神仙在打架吗?

    青色弯月犹如一把开天之刃,那气势无匹的剑阵在与其相撞后,只坚持了一瞬间,就猛的支离破碎。

    溃散的剑阵中飞出一片残肢断臂,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鲜血染长空,元楷七人组成的剑阵,在柳长青的一刀下烟消云散。

    这青狼之上的灰衣老头竟然恐怖如斯。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剑阵被青色弯月击溃后,元楷抱住左肩,发出凄厉惨叫,眼神恶毒的看着青狼之上的柳长青。

    此刻元楷的左臂已经消失不见,虽然仍虚空而立,但那披头散发的样子,还有那断臂处的淋淋鲜血,哪还有之前的飘逸出尘。

    此时虚空中,元楷一行还立着四人,除元楷外,另外三人情况更加凄惨,个个浑身鲜血淋漓,口鼻中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冒,立在虚空中的身体都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会直落而下。

    至于其他三人,已在刚才短暂的交锋中,粉身碎骨了。

    一刀之下,元楷七人,三死!四重伤!

    “我靠...真的是...神仙!?”

    肖重明呆坐在小山坳里,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之前空中的短暂交战,彻底颠覆了肖重明对世界科学的认知。

    大黄狗也蜷缩在肖重明旁边,脑袋拱在地上,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好似生怕受到一点波及,掉了狗头。

    虽然预感到这个世界与地球世界有所不同,但他从前身的记忆中了解到的东西实在有限,像这样的场景,他以前梦里都没见过。

    人会飞,狼也会飞,个个挥手间都能劈山断海,那青色巨浪之前虽然未曾出手,但就看那巨大的体型和神骏的外表,肖重明丝毫不敢怀疑它的战力。

    飞天遁地,翻云覆雨,这是多少少年心里都有过的梦想,或者说,是幻想,然而今日,肖重明看到了什么?

    这一刻,一个想法在肖重明的脑海里不可遏制的疯狂涌动....“我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存在,我要力量,我要主宰我自己,生与死,由我...不再由天!!”

    双拳紧握,尽管右手少了一指,但肖重明感觉自己拳头从未这么紧过,决心,从未如此坚定,浑身的每一寸血肉,从未如此充满向往与渴望。

    .......

    “元楷小儿,怎么样,,想你元华门当年也是车都郡数一数二的大山门,如今,堂堂元华门少主,只是这等废物而已,简直滑稽。”

    柳长青收了长刀,坐在青狼之上。一脸不屑的朝元楷讥讽道。

    元楷此时面色灰白,颓废至极。内心既是不可置信,又是恐惧。

    他没想到柳长青已经这么强了,自己一方七人组成的万剑阵,在对方手下竟如此不堪一击。

    但是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一招被废,他最担心的,是退路。

    看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自己要是没有什么后手,今天怕是活不成。

    顾不得那么多了,断臂以后还可以想办法再生,但若命没了,就万事皆休了。

    “罢了,若不如此,今日我命休矣。”

    内心暗叹一声,元楷强忍着左肩传来火辣辣的痛,看着巨狼上的柳长青,说道:

    “柳前辈,我敬你是前辈,今日,你也杀了我元华门三位长老,我也断了一臂,我等这就退去,此事就此揭过如何。”

    说话的同时,元楷右手悄悄背于身后,他手中多出了一张白色的符纸,轻轻一捏,符纸化作一丝白烟慢慢散去。

    “哈哈哈,想就此揭过?好啊,还是那句话,你若送上一百颗人头与我祭刀,你等不但不用退,此处的机缘也有你等一份。”

    柳长卿哈哈一笑,仿佛没有丝毫杀意,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是言语间的意思,动辄就要对方百人性命。

    “柳前辈,你这般是否太过了,虽然你与我元华门有些恩怨,但那都是久远的事情了,与我等并无多大关联,更何况是船上这些弟子,前辈这样滥杀无辜,不怕有伤天合吗?”

    元楷心里对柳长青已是恨透,柳长青的话看似简单,但实则恶毒无比,但若是他真的交出一百弟子送死,他元华门将臭名远扬,试问让弟子送死的宗门,还有人敢投靠么,对方这是要毁了元华门的根基,其心可诛。

    并且,柳长青的实力已经远远凌驾于他这方之上的情况下,若自己等人不退,那不是去找机缘,那是去找死!以柳长青杀伐果断的作风,不退的话,自己带来的人,怕是一个也别想活。

    所以若是他当真交出一百人换一个去寻那机缘的机会,那跟用元华门的名声换了一张通往地狱的门票没有什么区别。

    青狼之上的柳长青眼睛微眯,眸子中丝丝杀意透出,之前云淡风轻的脸也变得有些阴沉,表情中好似还夹杂着一丝痛苦。

    “哈哈哈哈,滥杀无辜?有伤天和?你元华门。。。该死!”

    气劲鼓荡,柳长青身上的宽松灰袍猎猎作响,长发飞扬,周身居然弥漫出比之前出刀时还要浓重杀气,右手虚抓,青色长刀再次出现,这把刀,是元楷等人的噩梦。

    不知道为什么的,元楷示弱的话仿佛反而刺激了柳长青一般,刚才还有商量得意思,但现在看来,柳长青却是一副恨不得屠了元华门满门的样子。

    长刀在手,杀气四溢,下一秒,元楷等人可能就会被柳长青瞬间斩灭。之前元楷一方最强的七人联手,都不是柳长青的一合之敌,更何况现在只剩下几个半废重伤的人,更加没有对抗的资本。

    至于船上的弟子,没有元海境的修为,上来只是送死罢了。

    空气仿佛凝固,元楷看着一瞬间疯魔般的柳长青,也感觉莫名其妙和不知所措。

    “柳道友,手下留情!”

    就在柳长青提刀欲斩时,远处传来一声急喝。

    远处一只大鸟极速而来,大鸟纵身的有二十几丈,雄壮异常,奇特的是鸟身上没有一支羽毛,浑身细密的黑色鳞片密布,看起来比一般的鸟类更加的威武许多。

    巨鸟的身后拴着两跟粗壮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连接着一辆巨大的战车,战车同那巨鸟一样,也是通体黑色,犹如一座巍峨的堡垒。

    黑色巨鸟与黑色战车的组合,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且有阵阵肃杀之意弥漫四周。

    之前那让柳长青手下留情的声音,正是从这战车之中传出。

    只是几个眨眼间,战车便来到近前,直接停在了大船的不远处,与元华门一方一起,同柳长青隐隐形成对峙之势。

    “没想到,堂堂丘云山掌教居然亲临这小地方,怎么,林禄山,你要插手此事吗?”

    柳长青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云淡风轻,杀意尽敛,只是眼神有些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战车之中飞出一人,一袭黑色锦袍,朝柳长青拱了拱手,道:

    “多谢柳道友手下留情,你与元华门的恩怨,我并无意插手,我丘云山此次前来只为此地的机缘而已”顿了一下,看了看旁边断臂的元凯,林禄山又继续说道:“只是,元天道兄与我有些交情,我也不能眼看其独子被杀而不管不顾,元楷如今已断一臂,元华门前来的长老也被你杀了其三,今日,看在林某的面子上,到此为止如何。”

    黑袍人是个老者,看年纪与柳长青相仿,正是柳长青口中的林禄山,丘云山的掌教。

    “哼!不如何,我与你丘云山并无恩怨,劝你一句,少管闲事,否则...”

    柳长青冷哼一声,朝林禄山说道。

    话未说完,但是威胁之意却不言而喻。

    林禄山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他虽与柳长青修为相当,谈不上怕了对方,但无缘无故的结仇一个强悍的敌人,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自己家大业大,对方只身一人,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惹毛了这疯子,元华门就是下场。门下弟子出门隔三差五被杀几个,你还找不到对方的踪迹,长久以往,山门根基必然衰败。( 大魔问仙 http://www.23wxx.com/18_18320/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