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怂的胜利
    事实上并不需要有什么大王来说话,当秦弈来了,话事人就是秦弈。安安只是不好意思责怪心目中高大伟岸的先生沉迷跟妖精胡闹,只能把锅扣给了小妖精。

    当抵达夜翎她们的海岛驻地,安安就知道了,这位先生在这群神州妖怪们面前的地位,真的不需要通过这条小蛇来发号施令。

    海岛有山,山底钻了洞穴,外部设有阵法,内部颇为宽广,可以藏不少人。洞中妖气浓郁,显然是妖怪们聚居之所。

    秦弈一走进去,里面就有好几个妖怪直了眼睛,很快弯腰行礼:“秦先生。”

    继而洞内一大片弯腰:“秦先生。”

    羽裳安安对视一眼,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你说神州人与妖冲突尖锐吧,可从这场面怎么完全看不出来呢?

    倒不是枕头风的威力,秦弈自身在裂谷妖族面前本就很有威望。

    当初率领大家破除禁制、披荆斩棘开拓裂谷,秦弈真的出力良多,可以说裂谷妖城有今日之盛都算是拜秦弈所赐,这是恩;妖庭之上,以一敌众,棒扫群雄,震慑妖域,这是威。

    时间过去并不算久,在老牌妖怪们眼中,这位秦先生是真正的国之上卿,再加上和大王少主的关系,他对裂谷妖城直接说了算都没问题。

    被挂在船舷差点风干成腊肠的小蛇重新盘回了秦弈肩膀,乐滋滋地带路道:“哥哥这边来,我们救了不少蚌女的。”

    安安来了精神,快速跟了过去。

    山洞开辟了不少隔间,夜翎带路打开其中一间,安安一眼就看见了好几只蚌女在里面养伤,见到秦弈先是畏惧地一缩,看见他肩膀上的夜翎又都吁了口气,纷纷行礼:“少主。”

    小蛇在秦弈肩头口吐人言:“伤势都差不多了么?”

    有蚌女感激道:“已经好了。多谢少主相救。”

    夜翎道:“这不算救……等玄阴宗长老回来,让他安排你们潜踪离开这里,先去横断裂谷暂居,那里已经有几十蚌女了……只不过我们裂谷下面相对缺水,你们人多了怕不太好安置,这个还要另想办法。”

    安安忍不住道:“我带了宝物,可构建通道直赴海中央。”

    此言一出,全场看了过来,夜翎奇道:“原来你不是个丫鬟啊?”

    秦弈抚额,你师父当年也被当过丫鬟来着,要是被她目睹这场面不知道会不会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不过当时无仙怕是有点故意的,夜翎这个像是真的?

    安安差点没吐血,敢情你一直当我是个丫鬟!她叹了口气,也收起了蚌壳的变化,如蝶翼舒展,悄然绽放。

    夜翎眼中闪过惊艳之色,很快惊艳又变成了警惕。

    场中的蚌女哗啦啦跪了一地,那源自血脉的呼唤让她们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谁:“公主!”

    安安忙扶起她们:“来迟了,是我的失职……”

    夜翎斜眼看秦弈,咕哝:“原来是蚌族公主,哥哥又是为了美人儿来的……这事做完我嫂子名单是不是该喜加一了?”

    秦弈弹了她一下:“别胡思乱想,这难道不是该做的事?那些散修少年都能正义出手,啥时候在你眼里哥哥还比不上他们啦?”

    夜翎抱头:“别打啦,要打傻啦!”

    “演技浮夸。”秦弈没理她,转向安安道:“单是建立接引渠道,也不治本。因为此间孕育的妖太多了,甚至比海中央的频率还高得多,这并非正常生态,必须解决才行。”

    安安点点头,妖的孕育途径两条,一种是妖族自己生育繁衍,一种是从动植物启灵成妖,前者不提,后者从来不是越多越好的,因为基础生态会被破坏,属于涸泽而渔的行为。

    她没说什么,而是先向夜翎行了一个大礼:“感谢少主救助我们蚌族,此恩此德蚌族永铭于心。”

    夜翎高兴道:“这小蚌挺懂事,算啦算啦,要做我嫂子我也不说啥啦……”

    安安:“……”

    流苏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说啥有用似的……

    夜翎又道:“总归都是妖族,虽然不知道你们海族为什么和我们断了联系,总是该守望相助才是……师父说这叫同理心,若我们见到海族有难而不援手,将来我们有难,又有谁帮我们?”

    安安颇为崇敬:“裂谷妖王如此胸襟远见,真王者也。安安改日必当登门致谢……”

    “她的胸襟是很大啦,一浪一浪的晃得人发晕……”夜翎咕哝:“不过你最好别见,否则她可能会先撕了你个小妖精。”

    安安面无表情。

    敢情又是先生的红颜?

    她觉得这里的事做完还是赶紧跑路算了,拜这个先生为师的话,别的倒是没啥,这师娘的数量有点难顶,到底要给多少人奉茶磕头啊?

    那边秦弈倒是没理会这边妹子道谢场面,转头问寒门:“为何大规模产生妖怪,当真一点头绪都没有?”

    寒门道:“要说完全没有倒也不尽然,至少可以分析。会导致大规模产生妖怪,一般就两种原因,一种是生命之息浓郁或者妖力浓郁导致,例如建木之畔、或者我们裂谷里大量上古妖尸遗骸,这就很容易诞生精怪之属。当初少主被妖道的所谓化妖瘴启灵,其实本质也是存储了妖气释放出去,影响了一定范围的生物导致。”

    秦弈颔首道:“原来东华子那套也是属于这类……”

    寒门道:“我们会通过一些办法来控制催生速度,而东华子则是暗留了后门,本质上确实一样的。”

    “那第二种原因呢?”

    “第二种大约是某类属性的先天之宝引发,这种海中种族大规模启灵,很有可能是有先天水灵之宝现世,引动了海族的水灵之力澎湃而启灵。”

    秦弈怔了怔。

    水灵之宝……自己正缺这个,瞌睡送上枕头?自己还有貔貅戒指,寻宝还特别有利。简直跟送上门的一样。

    寒门无奈续道:“然而不管是海底出现上古妖尸、还是出现水灵之宝,按理都是很好找的,可我们多番探索,却找不到丝毫痕迹。”

    秦弈暗自沉吟。这事可不能被贪念蒙蔽理智,情况明显不太对劲。

    因为既然有这么明显的气息导致化妖,那自然也会很容易被人感知,很快所有人都知道源头在哪才符合逻辑。

    何况这件事已经很久了,寒门寻宝的功夫也不差,怎么可能一点头绪都没有。

    再说人类修士也不傻,他们难道没考虑过这种导致化妖的原因?这么多人类修士逡巡海面,到处捉蚌女,居然也没人发现妖尸或者宝物的踪迹。

    这没道理。

    这大约只有一种原因最说得通……

    东西并非天然出世,而是人为在控制。

    那么……仅仅是为了像当初东华子一样,人为培养妖怪取用材料呢,还是为了……制造人类屠妖局面,让裂谷妖城坐不住,把程程勾引出来?

    因为裂谷下方妖魂古阵守卫得铁桶一样,有些人进不去,所以用这种办法引蛇出洞?

    或者是,干脆就是为了制造第二场妖劫的引子?

    秦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但经历过天上人几次阴逼搞事之后,他已经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这伙人。不管是不是想太多,谨慎绝对没有错。

    程程未必会因为海中生妖这么件事就联想到天上人身上去,但她必然也是心有顾虑,所以派的是夜翎。

    明智得要命。

    夜翎别的不说,怂逼缩卵不上头的本事绝对一等一,绝对不会轻易在人前冒泡的,说不定比程程本人还稳……恰好有玄阴宗打掩护,对方显然不知道居然有人类大宗门在协助妖城,恐怕还真的很难捕捉得到夜翎她们的行踪。

    这就有一定的主动权了……对方等了这么久连根妖毛都没看到,一定还会有更进一步的举动,自己来得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