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兄妹相逢
    那也许是秦弈所见过的,无相以下最快的速度。

    哪怕是他自己的嘲风之翼和神妙步法的搭配,单从速度差不多,但肃杀凌厉却不及。

    那种一击必杀的快准狠……像极了暗影中窥伺已久的毒蛇,瞅准了时机,骤然吐信。

    就在大汉气绝的同时,忽然雷光爆闪,整个飞行法器轰然爆炸,法器上的腾云修士都没反应过来,就尽数化为飞灰。

    爆炸的火光与血光交织喷洒在空中,硝烟雷霆之中黑影漂浮,慢慢现出了一个少女窈窕的背影。

    秦弈抿紧了嘴唇。

    硝烟散去,所有人第一眼几乎都落在那仅堪一握的腰肢上,袅袅如蛇。纤瘦的身躯挺秀静谧,背上有黑色的羽翼张开,羽毛如箭,暗泽隐隐。

    羽裳吸了口气。

    羽翼……黑的。

    螣蛇!

    当然是螣蛇……少女微微转头,秦弈便看见了夜翎熟悉的侧颜。

    只是……好像长开了些,没有那么luoli了……那眼角斜挑,有点丹凤之意,斜睨血雾,淡漠平静。那唇居然有了鲜艳的红润,嘴角微挑,显得讥嘲而……妖异。

    曾经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苍白的脸蛋也早已改善,晶莹如玉,吹弹可破。

    她身上是漆黑的软甲,通体覆鳞,有两道蛇头之形扣肩,肃杀狰狞。两只纤手上还有森森血迹,一滴一滴地向下滴落。

    秦弈怔怔地看着,这是……

    真的是夜翎吗?

    “这就是蛇妖啊!别拿螣蛇不当蛇。”耳畔传来流苏的声音:“要不然你以为蛇妖该是怎样的?”

    蛇妖该是怎样的?

    秦弈咽了口唾沫,半天发不出声来。

    人生若只如初……不对,初见的话,她也不是蠢蛇啊……

    “只听说黑影闪过,太子就……”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种暗影毒蛇一样的刺杀,好遥远的记忆,遥远得几乎已经忘记。

    在被流苏的丹药洗去了什么之前,那才是真正的夜翎……以李青麟眼光之毒、用人之准,他用的可不会是一只蠢蛇。

    螣蛇,凶将,司惊恐畏怖,性狡。

    那时候的低级丹药,距离现在的修行已是十万八千里……如果说夜翎还能被那丹药影响,秦弈自己都不信。

    雷霆之中黄芒闪过,一个黄衣胖子出现在夜翎身边,擦着汗道:“少主,我们这样眼睁睁看着那些年轻人被打得重伤都憋着不出手,是不是有点不好?他们好歹算是在帮蚌精的……”

    “年轻人?呵……”夜翎轻笑了一声,笑声里竟有了少许的妖娆:“我才是个三十多年道行的小妖精,他们一个两个最低也三四百岁了,谁才是年轻人?”

    秦弈:“……”

    “呃……”寒门擦汗不语。

    话说小妖怪和小妖精看上去一个意思,可少主您真的不知道这两词有点儿小小区别的么?

    夜翎瞥了他一眼,笑道:“知不知道为何师父让你我来负责此间事?”

    寒门试探道:“锻炼我们?因为我们和人类熟?”

    “有什么好锻炼的……”夜翎撇撇嘴:“因为我们都怂啊。”

    寒门:“呃?”

    夜翎噘嘴道:“我怕死,你怕事,我们谨小慎微,不会轻易热血上头,这才是关键。要不然我为什么要潜伏暗算,我都妖皇境了,真当我不能大摇大摆杀他们吗?就怕有什么万一呀寒门儿……”

    寒门继续擦汗,您这怂得是不是有点离谱了,妖皇暗算晖阳初期,你怎么不去暗算一只蚂蚁呢?

    “不是我怕杀不了他们,而是怕有别人窥伺。”夜翎说的话竟和秦弈之前所想非常接近:“我必须观察得仔仔细细,保证不会泄露任何痕迹才敢出手一击必杀。”

    寒门终于点了点头。

    夜翎道:“胖子,这事只能是人类之间为了利益互相残杀、抑或是人类侠士为了正义看不过去,只能是这两种性质,绝对不能有任何痕迹泄露出妖怪参与,我小心,你也要小心。”

    寒门默然半晌,叹了口气:“知道。”

    “其实我甚至不太想出这次手……”夜翎幽幽道:“那些正义之士,理论上死了比较好。只是……还是不太做得出来……希望下次做得出吧。”

    寒门肥脸抽了抽,只得道:“也不用强求,少主做自己觉得对的事就好。”

    夜翎摇摇头:“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始终疲于奔命,无法治本。你说,本在哪?”

    寒门道:“找到此地为何突兀地涌现妖怪的源头,才是治本。”

    “正是。”夜翎眼中有了些复杂之意,低声道:“多熟悉的回忆……历史总是这样重演。”

    上方的秦弈默然。

    化妖瘴,催生妖怪。夜翎启灵的缘起。

    果然是很熟悉的回忆。

    寒门叹道:“可我们真的没头绪啊。”

    “我们身陷在救人上,当然没头绪。”夜翎淡淡道:“当这些重伤的年轻人回家哭鼻子,甚至是死了,于是家里老的出来找场子……而这边发现这些人也死了,账也往他们头上算,如此矛盾激化,人类自己狗脑子都打出来,那我们不就抽身了么……”

    安安听得手中都是汗水。

    这只蛇妖有意识地在挑动人类的矛盾升级,这轻描淡写的意味里,代表的是人类之间血流成河。

    那些年轻修士明明是帮她们一方的,她却差点想让他们去死……

    怪不得羽浮子会对她有惧意。

    简直是冷血的蛇啊……

    看着夜翎冰冷的眼眸,安安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谁在那里!”夜翎骤然抬首,眼中凌厉无匹,黑芒逐电,射向云端的飞艇。

    羽裳安安同时取出了月刃和蚌珠,紧张无比。虽然知道这少主是来帮蚌女的,该算自己人,可她的气场太妖了,羽裳安安实在怕她为了灭口谁都杀。

    这可是一位妖皇境,还有螣蛇天赋……她真要发起狂来,会是非常艰难的苦战吧?

    却见秦弈叹了口气,解除了飞艇的隐藏,脑袋探出船舷挥了挥手。

    “!!!”黑影急刹车,转头就跑。

    “站住!”

    夜翎停了下来,背对着飞艇,翅膀抱头,两手捂脸,悲剧地蹲在了云间:“呜……刚才那些话不是我说的,是寒门控制我说的……我不是坏蛇……呜……”

    寒门:“?”

    羽裳月刃一扭,差点没插自己大腿上,安安手里的珠子都掉了,目瞪口呆。

    秦弈轻舒猿臂,一把拎着夜翎的后领提了起来。刚刚妖异无比冷血凶残的妖城少主,耷拉着脑袋垂在他手上,跟条咸鱼一样随风摇摆。

    “完了,全完了……哥哥不会喜欢我了……”夜翎抽巴着,发出了生无可恋的声音:“泡牛奶也漂不白,挖洞趴也还是平的,做坏事还被看见了……哥哥喜欢什么,我就没什么,怪不得被遗弃在妖城,几年来不闻不问……”

    秦弈的声音响起:“你没有让他们去死,你做不出来,依然在为了救人疲于奔命,那你就还是夜翎嘛……什么时候又做了坏事是哥哥不知道的吗?”

    夜翎眨巴眨巴眼睛,转过脑袋,对上了秦弈带着笑意的眼睛。

    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子,秦弈的目光越发柔和:“长高了,蠢蛇。”

    夜翎蛇腰一扭,如同顺杆一样钻进了他的怀里,用力抱紧:“哥哥……”

    羽裳安安张大嘴巴,彻底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