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 > 正文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逆鳞,必死
    丹师剑宗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 逆鳞,必死

    “跪下接旨……灭九族?”

    分神听到了这句话,陆尘双眼之中寒芒涌现,一丝可怕的杀意从他的魔魂深处冲出。

    这是最原始的愤怒,也是无可浇灭的怒火!

    没有人可以让他陆尘下跪,更没有可以妄图用他陆尘的亲人朋友来要挟他!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轰!”

    陆尘并没有答话,全力运转自己浑身魔元,用枯木逢春的功法迅速给齐宣疗伤。

    于此同时,他直接运转一念化千,指挥自己的混沌之火开始运作。

    于是,在场的人们,就看到了这么诡异的一幕……

    陆尘听闻了神秘青年的话,冷冷一笑,就在众人以为他会有什么动作的时候,他居然眉头都不抬一下,继续给齐宣疗起伤来。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全部都傻眼了。

    那神秘青年更是愤怒不已,怒吼道:“混账!陆尘,我和你说话,你聋了……”

    “轰!”

    愤怒的话还没有全部说完,陆尘和齐宣身边周围的那些火焰猛然一涨,直接窜高了五六米,犹如猛虎一般,陡然将那神秘青年整个吞噬在了里面!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陆尘直接一掌将最后一点枯木逢春的能量打入了齐宣的体内。

    随后他猛然一跃,整个人飞到了空中。

    “哈哈哈,想让我跪下,痴人说梦!”

    陆尘仰天大笑,下一刻,右手一闪,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剑便出现在陆尘的手中!

    “啊!”

    被陆尘用混沌之火围住的神秘男子,只来得及痛呼惨叫了一声,然而这一声,却犹如魔狱嚎叫一般让人难以忍受,这种痛自魔魂深处的嚎叫,好似一直叫春的猫被人活活扒皮一般!甚至感觉听到这一嗓子,就是到魔狱中走了一遭似的!

    然后众人就看见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个原本仗着玉牌神气活现,高高在上的神秘男子,就在金色火焰之中,活活的变成了黑色的骷髅,然后被火焰舔舐,骨头一点一点的化为飞灰!接着,就是他的魔魂,还没来得及从被烧成飞灰的骨头中逃开,就被剩下的火焰一涌而上,全部罩住了。

    犹如水蒸气一般,这魔魂不到一秒的时间,直接被金色火焰给焚化了!

    ……众人呆愣的看着这一幕,满身都是湿漉漉的汗水,好似他们也在这烈火之中走了一遭似的。

    烧死了!陆尘居然把这个神秘来人给烧死了!

    他可是能拿出中境强者令牌的家伙啊!如此大人物,陆尘不仅没有敬畏,居然一把火直接给人烧死了!

    而且,这神秘青年,居然在陆尘的手下,连一个回合都没有,直接被秒杀!连魔魂都没有留下!

    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感觉背后发凉。

    陆尘直接用这个例子证实了他刚刚说的话:“我想杀你,可以连你的魔魂都不留下。”

    ……

    擂场之中,又一次陷入了鸦雀无声的情景。

    “你该死!”

    郑元山愤怒的朝着陆尘大喝一声,猛然就想朝着他扑来。

    然而陆尘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瞧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玉牌。

    “中境郑篆是吗?还什么法旨,见鬼去吧!”

    说罢,陆尘猛地调动全身魔元,猛地注入了无名剑之中。对着那半空中的玉牌就是狠狠一剑划去!

    “天啊!”

    “啊!”

    擂场之中的众人不由自主发出了尖叫声,看到了这一幕,郑元山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大喝道:

    “你要干什么?”

    “不可!”

    “不要!”

    这时,无论是谁,都明白了陆尘的意思,他要劈了这玉牌!

    但是这玉牌可是中境的强者留下的,怎么能随便劈了?

    这时,不管是西门家的人还是百强城五长老等人,纷纷大声喊道。

    “这小子要干什么?”

    甚至,那三个本来编排陆尘的魔王巅峰看到了这一幕,也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无比震撼的说道。

    陆尘这一举动,太过惊人了,连他们在被惊在那里。他们自诩是百强城高高在上的强者,但是就算是借给这三位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干这样一件事情啊!但是,现在一个人族年轻人,却干了出来!

    居然要毁了中境强者的信物!

    疯了!

    真是疯了!

    这是赤裸裸挑衅一位中境的渡劫境三层强者的魔威啊!这么多年来,魔神大陆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看到这幕,就连三位本来瞧不惯陆尘的三个魔王巅峰,此刻也恨不得立马过去阻止。

    但是现在这时候,众人都被玉牌的魔压狠狠的震慑着,他们就是想过去也过不去啊!

    “我的天!”朱三此刻已经傻眼了,整个人愣愣的盯着陆尘,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心中此刻也是骇然无比,这可是中境强者的信物,就这么毁了那百强城不是会受到牵连吗?

    陆尘这是个神经病疯子啊!

    “轰!”

    这时,陆尘猛地挥动无名剑,动用自己领悟到的至强剑法,一剑狠狠向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神玉牌斩去。

    剑光划过,带着惊天之势,滔天杀意直指玉牌。

    下一瞬,似乎感受到了危险,玉牌竟然主动的释放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刹那间,一道金色光幕,便笼罩了这个玉牌,形成了坚不可摧的透明能量保护层!

    嘭!

    剑芒冲到了玉牌之上,两者在众目睽睽之下碰撞在一起,发出了震天般的轰鸣之声。

    砰……

    就在众人惊呆的时候,半空中一道破碎声音传来。

    下一刻,半空之中的玉牌,蓦然绽放出一抹银白色的光芒,紧接着就是一暗,然后就变得平淡无奇。

    咕咚!

    众人眼睁睁看着,被斩成两半的玉牌径直掉落下来,摔在了地上。

    “轰!”

    在玉牌落下的一瞬间,众人原本感觉好似被挤压在大海深处的那种压迫感,瞬间消失。

    “噗通……”

    “噗通……”

    擂场的所有人全都松了一口气,许多人猛然失去了魔压的挟制,一下子都瘫倒在了地上。

    “咕噜!”

    但是看到这幕,现场一片静寂,尤其是那些身份极高的大人物们,更是全身颤抖!

    天啊!

    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陆尘居然直接将玉牌给毁了!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这将会激怒那个郑氏的中境强者啊!

    陆尘居然敢这么干,别说百强城了,这将震动整个黑域!

    擂场之中暂时出现了诡异的安静,慢慢的,那些普通的魔人缓缓起身,他们根本对这种级别的事情,没有什么发言权。

    而五长老和一众的百强城高层势力站起来后,互相看了一眼,纷纷无言。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陆尘一剑劈了中境渡劫境三层强者的信物,说实话,实力的确可怕,但是后果却更加的严重啊!这件事情传出去,绝对比陆尘被选为百强城城主的事情,影响将更加深远。

    陆尘毁坏渡劫境强者玉牌这件事,今日过后,势必将会传遍整个魔神大陆,这事情,绝对会引起可怕的大地震啊。

    陆尘就这么惹怒了中境渡劫境的强者,恐怕就算是他们百强城也要受到牵连啊!这样的人,怎么适合当百强城的未来城主?!他只会给百强城招来灾难!

    “啊!”

    就在众人纷纷愣住的时候,那郑元山愤怒至极,双眼猩红,大吼一声,然后一跃双手捧起那卷成为两半的玉牌,全身颤抖。

    “今日,必将你的头颅,以及和你一切有关的人,血祭我的家族和老祖宗!”

    轰!

    随着郑元山话音落下,他浑身魔元一股可怕气势冲天而上,带着凌然的杀意回荡在整个擂场之中!

    “郑元山……这是要发疯了?”

    被人缓缓扶起来的朱三看着无比愤怒的郑元山,无比疑惑的说道。

    就算是陆尘可恶,可是刚刚有眼睛的人都能堪明白,陆尘的实力是深不可测啊!他可是秒杀了那神秘青年!

    这神秘青年居然能随身携带中境强者的玉牌,那肯定是身份不低,修为不差。郑元山不过是张家的客卿长老,实力也都是众所周知的魔王大圆满境界。七千八百多年了,郑元山从踏足这百强城,成为了张家的客卿长老后,就没有增长过半点实力了。

    那陆尘连齐宣这个半步渡劫境都不惧,怎么会打不赢他?这种情况,郑元山还要上,完全是脑子出毛病!

    然而,正当朱三这么想的时候,下一刻,他身旁的张雪兰便说出了令他大惊失色的话。

    “这郑元山虽然实力差,但是你别忘了刚刚那个神秘人,还有那个叫郑篆的中境强者,你敢说,这两人没有什么特别宝贵的东西给郑元山吗?要是真的郑氏被陆尘灭族了,那么这郑元山可是那中境强者仅剩的后人了,能不宝贝吗?我看这家伙一定有什么奇特宝物魔器之类的可以对付陆尘!”

    “什么?”

    “这郑元山,居然是中境强者的后人?”

    朱三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几个围观者听到了这话,瞬间惊骇的跳了起来。

    眨眼的功夫,整个擂场都热烈了起来。

    是啊,刚刚他们只顾着惊讶和害怕,压根忘了这些人说了什么。

    张无忧可是说了,陆尘灭了郑氏,然后出来了一个中境的郑篆强者,这郑元山还说要用陆尘来血祭老祖宗……郑元山就是那中境强者的后代之一啊!

    他菜鸡算什么,后面有强大后台才是真绝色!

    “他居然是中境强者的后代?”

    懵逼的五长老听到了这个消息,也瞬间震惊了。

    “那么说来刚才玉牌,就是郑元山老祖宗的了,这件事情,恐怕更加严重了!这郑篆是绝对知道咱们百强城和陆尘只见的关系了!”

    五长老旁边的一个百强城苍狼派掌门闻言,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但凡每个从四境之内走到中境去的强者,那都是可是一位名震大陆的绝世狠人啊!?比如墨源,比如古典……这些人的名字,过了几千几万年,仍然存活在人们心中,他们的事例更是一个比一个凶悍惊人。

    斩灭了这样一个狠人的信物,就相当于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