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穹九歌 > 正文 第372章 金枝玉叶
    穆纳图冷冷一笑,不过目光却很是沉重,凝视大伙,再说道。

    “天象乃是预兆,并非都是当时立马就会有变故的。这不,现在咱们北荒猎狼一国不就已经开始在变起来了吗?”

    赫连琐听罢,顿哈哈大笑,摇手说道:“穆兄你多虑了吧。”

    穆纳图坚决的说道:“我是不是多虑,咱们接下来静观其变即可。但是在下身为穆部首领和太常司大卿,绝不会眼见与我北荒宗庙礼仪相悖的事情发生而不顾。”

    赫连琐故意表现得不知情,询问道:“穆兄,您究竟在担忧着什么啊?”

    穆纳图长叹息一声,环顾大伙,慎重说道:“三年前,明海国师推演星轨,曾说过第一个跨入南门之人将会改写国运走势。而当年那个人不就是南院侯吗?”

    穆纳图此话说罢,再度震惊了那些官吏,一个个的眼神里都表露出了担忧和惶恐。所有的贵族都知道南院侯的雷厉风行的做派,这也正是这些躺着吸人血的贵族们最害怕的事情。

    赫连琐又道:“如果说金盛兄是哪个改变国运之人,这我相信,他本就掌握这三军大权为国征战。但若说他有什么不二之心,这我可就不信了。城中人人皆知,金盛兄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为官清廉。”

    就算赫连琐在故意混淆视听帮助金盛说话,可是穆纳图以及些贵族们全都听不见去,反驳说道。

    “侯爷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历史上有多少帝王不是葬送在了拥兵自重的大将手中,更甭说南院侯还还留着你们赫连部血液,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穆纳图与官吏们的议论正和赫连琐的心意,只不过心机颇深的赫连琐这样做的目的也仅仅是不想自己亲自动手而已。

    穆纳图看不穿赫连琐的隐藏,居然还主动替他擦屁股说道:“侯爷念着南院候乃是兄长,所以这件事您就别管了。此事有我穆纳图去办便是,北荒九大部除了现在贵为王族的赫连部自己除了问题,其他诸部多少还是要给我穆纳图的面子。”

    北院王府大堂里,众人散罢之后,只余下了赫连琐和曹钢两人在此。赫连琐此时方显露出本性来,不屑的大笑着,扬着袖子,指着曹钢,赞许道。

    “曹钢表现得不错,本座要好好的奖赏你。”

    曹钢不敢邀功,当即回绝着,然后嬉皮笑脸的阿谀说道。

    “能够为侯爷出力,这是曹钢莫大的福分,不敢妄想获得什么赏赐。”

    赫连琐本身就城府颇深,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并不是那种墙头草,而是打了心眼里跟着他屁股后边的一条狗。他哈哈大笑,落座之后说道。

    “你倒是忠心,本座看在眼里。你放心好了,你眼下为本座所做的事情,将来本座的大业实现了之后会一并恩赐给你的。”

    曹

    钢退下之后,正巧在前庭的回廊中遇见了回府的赫连静。

    这个静郡主虽说比不上舒缦公主的样貌和个性,不过至少是北院王府的金枝玉叶。整个云中城人人都知晓,实际上北荒的女子里,除了大王的三公主之外,便要数静郡主最为尊贵了。至于舒缦公主,只不过是赫连一族念及前辈的恩德的缘故便封了公主而已。舒缦虽有公主之名,却公主之实。

    曹钢除了仅仅作为北院侯的一颗棋子心机颇深之外,攀龙附凤之心亦是不弱,再加上这个静郡主本身就长得肤白貌美。赫连静大摇大摆从他面前跨过,曹钢的双目都放光盯着她。

    这时候,赫连静当即愤怒扭头一瞪眼,怒斥一声道。

    “滚开啦,当心本郡主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此刻的大堂,赫连琐的幕僚散罢之后,自己儿女们则开始登场。他膝下共有三子一女,分别是老大赫连麦,老二赫连曲,老三赫连静以及年纪尚小的老四赫连星。

    赫连静进入大堂之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是除了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所的老四之外的最后一个人。

    赫连曲瞧见三妹姗姗来迟,于是冷嘲热讽说道:“静妹怎么每次都迟到啊。”

    赫连静丝毫不给老二的面子,白他一眼,斥道:“我迟不迟到关你什么事啊,你自己的事情收拾干净了吗,居然来管到本郡主了。”

    赫连琐疼爱膝下唯一的千金,即使他对兄长无礼也丝毫不怪罪。那老大赫连麦倒是稳重,面色深沉不苟言笑。他瞧见这兄妹二人见面挤兑,于是走到中间去劝和说道。

    “咱们的静郡主怎么了,那么大的火气,老二他也是无心怪罪的,你可别生气了。”

    赫连静的高傲便是这一家老小惯出来,她得意一哼声,扬言说道。

    “自然不是老二惹的我。”然后她满面埋怨的走过去拉起父亲的衣袖,嚷嚷道:“是父亲手底下叫做曹钢的那只狗啦。”

    赫连琐虽然宠溺女儿,不过她的怨气却不会毫无缘由的相信,一笑说道。

    “曹钢敢惹你吗?你不去折磨他就好了。”

    赫连静跺脚撒娇,继续埋怨嚷嚷道:“可是他看我啦,不管怎么样,静儿一定要挖了他的眼睛。”

    赫连静的要求未免太过于蛮横无理了,不过还好赫连琐理智,摇头拒绝道。

    “曹钢是父亲手底下可用之人——”

    赫连静不听,当即夺过话,大呼道。

    “他就是一条狗而已。”

    赫连曲见她如此蛮横无理,于是前来一步挤兑说道:“三妹的要求未免太过霸道了吧,人家不过是看了你一眼罢了。而且就算曹钢是一条狗,可是只要是咱们北院王府里听话又会咬人的狗,挖了眼睛那还怎么咬人啊。”

    赫连琐点头认同了老二的说法,摇摇手再度拒

    绝女儿,安抚道。

    “别闹了静儿,眼下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然后,赫连琐慎重的看着两个儿子,交流道。

    “大王颁布的圣旨你们都看到了吧。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两个儿子先后各抒己见,并无多大的冲突之处,无外乎都是觉得这是大王想要借着储备人才的理由而逐渐改变各部以及各大豪门私募人才的局面。

    赫连琐满意两个儿子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过其中深藏的阴谋这两个儿子也并不能道上一二。反倒是一贯骄纵蛮横的静儿能够说上几许。

    (本章完)( 万穹九歌 http://www.23wxx.com/12_12757/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