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十方乾坤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不许跪!
    只见广场下面,慢慢走上来两道人影,其中一人,是个身穿锦衣的男子,脸上带着几分阴冷之色。

    “危宿宫主……”

    见到这个锦衣男子走上来,苍龙殿有不少人均是一颤,这人是八荒盟,二十八宿之危宿宫宫主,危月燕,归属玄武殿,他今日来此,难道是为前些日,赵子然一事?

    果然,这几天风平浪静,可越是平静,风浪来时就会越加猛烈,而此时在他旁边这名老者,一身修为气息深藏不露,也绝非泛泛之辈。

    “糟了……”

    柳三已经完全变了脸色,倘若今日来的,是玄武殿其他人都好,可偏偏是这危月燕,此人……那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二十八宿危宿宫的宫主,也许他的实力并非危宿宫里最强的,但这身份,却和心月狐不一样。

    虽然心月狐是心宿宫宫主,同为二十八宿宫的宫主,可二十八宿,且不说每一宿的实力都相差巨大,这宫主的身份,也同样悬殊,显然在八荒盟里,危月燕的身份远高于心月狐,此人今日亲自前来,这回只怕事情要闹大了。

    而心月狐此时也非常清楚,这危月燕有多厉害,不是说他修为有多厉害,而是他在八荒盟里,有多厉害,他若指着一头鹿说这是马,那下边就没人敢说那是鹿。

    此刻,刚转忧为喜的苍龙殿弟子,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此时感受着危宿宫主身上那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后,各人一颗心又颤抖了起来,危月燕每往前走一步,他们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

    “危宿宫主,您……您怎么大老远的来了……”

    柳三强自镇定下来,挤着一张笑脸,往前走了上去,他心里非常清楚今天对方为何而来,他若想要保住身后这些弟子,那他就只能把脸伸出去让人打,对方打得高兴了,气儿消了,那今日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否则,他们这些长老能勉强爬过这关,弟子们却不好过。

    “柳三,好久不见……”

    危月燕看着此时走上来的柳三,轻轻一笑,可怎么看,这脸上的笑,都让人看得心里发慌。

    柳三搓着双手,附和着笑道:“是好久不见,危宿宫主,您……您今儿个,怎么突然想起来我们苍龙殿了?”

    危月燕看了看附近的苍龙殿弟子,见他们一个个的站着不动,也不向自己行礼,说道:“都说苍龙殿遍地都是黄金,可为什么,我看着有些不太像……”

    “这,这……”

    柳三苦笑道:“哪能遍地都是黄金,危宿宫主,您过奖了,过奖了……”

    “不是么?”

    危月燕又看了看周围的弟子,回过头来,又看着柳三,柳三见他脸上笑容慢慢没了,一颗心更是悬了起来,小声说道:“危宿宫主,您听我说,那天,纯粹是个误会,都是因为我,赵子然他……”

    “打住。”

    危月燕抬了抬手,止住了他继续说下去,冷冷道:“你们新殿主呢?让他出来见我。”

    前一刻还面带笑容,这一刻说变就变,他说话时,脸上像是罩起了一层严霜,即使隔了十几丈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透出来的这股寒气。

    柳三背后冷汗直流,苦着脸笑道:“殿主他……他有事儿,出去了,出去了,过几日就回来。”

    “谁说我过几日回来……这不回来了吗。”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却是萧尘回来了。

    随着他此时回来,整个广场气氛一下变得更加僵硬了,弟子们也都满脸惊色:“殿……殿主。”

    萧尘伸了伸手,慢慢走到了柳三和危月燕身前,向柳三道:“柳长老,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我看聊得倒是挺高兴的。”

    “对对……是挺高兴的。”

    柳三立即挤出一副笑脸来,说道:“危宿宫主夸我们呢,说我们苍龙殿,满地都是黄金,这,这我都不好意思了……”

    “他骂你呢。”

    萧尘看着危月燕,说道。

    “骂……骂我?不不不,殿主,您可真会说笑,这危宿宫主夸我们呢,怎能是骂我们呢……”

    柳三满身冷汗如雨,却还要强行挤出笑脸来:“正好,殿主您回来得正好,要不我给准备准备,您和危宿宫主坐一起,咱吃个饭,喝个酒,这啥事儿就都没有了,您说,是不?”

    “退下。”

    萧尘目光一动不动落在危月燕脸上,虽然他戴了面具,没人能够看见他此时的脸色,但想必也是让人害怕的。

    见这架势,柳三立时暗道不妙,一下拉住了他,以密语道:“殿主,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他是二十八宿……”

    “退下。”

    这一刻,萧尘的声音甚至有些寒冷可怕了,这么些天下来,柳三还从未在他身上感受到过如此寒冷可怕的气息,一时竟有些出神,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萧尘向危月燕走近了几步,几乎快贴到他脸上了,说道:“我知道,下边的灵脉,是你弄的……”

    危月燕依旧是神情自若,笑了笑道:“殿主,这无凭无据的,话……可不能乱说。”

    “好。”

    萧尘看着他,也不多说废话了,直接道:“你想怎样,说,今日我奉陪到底。”

    “呵呵……苍龙殿主,你可莫要误会,我今日可不是来找茬的,只是见你刚来,似乎下边的弟子,都有些不太懂规矩……”

    危月燕脸上带笑,一边说着,一边向周围的苍龙殿弟子看了去,最后目光又落回了萧尘身上,笑着道:“我来教教你,免得以后,有人什么都不会,以下犯上……”

    “殿……殿主……”

    被危月燕刚才那么一盯,附近的苍龙殿弟子,都有种说不出的害怕,对方无论是身份,还是修为,都让他们感到害怕不已。

    “放肆!”

    就在这时,危月燕身旁那老者突然冷冷一喝,这声音如雷一般,登时吓得附近的弟子心神一颤,尤其是在此刻这股太清境气息震慑下,各人更是忍不住快要趴倒在地上了。

    这一刻,那老者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严厉可怕,冷冷地道:“你们难道不知,见到二十八宿宫主,要行礼的吗!还不给我跪下!”

    声音如雷,慢说弟子们承受不住了,便是在场的一些苍龙殿长老,都心跳加剧,脸色煞白不已。

    “殿……殿主……”

    弟子们颤抖不已,只能向萧尘看去,然而有的人实在承受不住这股气息压迫了,终于扑通一声,朝危月燕跪了下去。

    “跪下!”

    那太清境老者再次一喝,在这可怕的修为气息震慑下,这一回,弟子们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终于崩溃了,一个接一个,跪了下去。

    “你们……你们……”

    看着这么多苍龙殿弟子跪在地上,心月狐一下呆住了,谁说见了二十八宿宫主要下跪的?行礼是没错,可没说要下跪啊!

    “呵呵……”

    危月燕淡淡一笑,目光慢慢又落在了萧尘身上:“我说什么来着?你们苍龙殿,满地都是黄金,没有错吧?要不然,他们跪在地上做什么……”

    此刻整个广场的弟子,都吓得不敢作声,身体颤抖不已,而萧尘看着危月燕,手指捏得直作响,这一次他真的怒了,但不是怒玄武殿欺人,而是身后这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起来!”

    这两个字,几乎是怒吼而出,连柳三也吓了一跳,他仿佛已经看见,萧尘面具下那张脸,有多可怕了。

    危月燕淡淡一笑:“我没叫他们起来,你让他们起来一个试试看……”

    “你们……你们都给我起来!”突然间,心月狐冲了出来,抓着地上的弟子,使劲往上拉,却都拉不起来。

    “给我起来!不许跪!”

    “起来啊!你!你!你!都给我站起来!不许跪!听见没有?站起来!”

    “你们都给我起来!起来!不许跪!”

    心月狐拉不动这些人,拉起来一个,另一个又跪下去了,慢慢的,她的眼睛里有泪水滚出,这就是老殿主留下来的苍龙殿么,为什么变成这样了,不是玄武殿太强,而是我们自己,自己已经输了……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人一旦跪下去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你们起来啊,起来啊……不许跪,起来啊……不许跪……”心月狐声嘶力竭,却终于累了,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腿,轻声抽泣了起来。

    “呵呵,现在,你看见了吗,学会了吗?现在说说看,这里,谁说了算……”

    危月燕向萧尘走近了些,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一字一句道:“你不会真的以为,只要戴上这张面具,你就是苍龙了吧?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有苍龙的实力,和玄武长老抗衡吧……省省吧。”话到最后,伸出手,在他的苍龙面具上面,轻轻拍了两下。

    就在这一刹那,萧尘真元一聚,仿佛全身的真气,都在这一瞬间,流向了他的右掌,而这一掌,势不可挡地朝向危月燕打了去。

    “小心!”

    那太清境的老者惊觉不对,可出声之时已经晚了,“砰”的一声,萧尘这一掌重重打在了危月燕胸口上。

    “噗——”危月燕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往后倒飞了出去,没有任何一丝反抗之力。

    这一幕,苍龙殿所有长老都惊呆了,危宿宫主,太清境的修为,怎会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这一下,只怕是筋断骨折,全身经脉寸断!

    “完了……”

    柳三整个人更是呆若木鸡,像是魂魄已经飞走了一样,只留下这具躯壳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你!”

    那太清境的老者又惊又怒,话不多说,手掌一翻,便朝萧尘攻来,可他的速度,比起萧尘在那黑水训练一年之后,实在是太慢了,还未将功力提运起来,萧尘全身真元,已在瞬间灌入右手两指,两根手指顿时变得金芒耀眼,天魔指在一瞬间而成,所有人皆未看清,那老者已被扼住了喉咙,动弹不得。

    “呃……”

    被天魔指扼住喉咙,那老者纵然是有太清境的修为,这一刻也再无半分力气反抗,只需要萧尘用力一捏,瞬间就能让他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