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影之千叶传说章节列表 第二千五百五十六章劝说
    火影之千叶传说

    绝对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听到日向宁次再度强烈的否定,坐在日向宁次身后的天天却是一脸的茫然,显然不知道前方的两人再打什么哑谜。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而对于眼前的日向宁次的强烈的否定,千叶的脸上却是只有平静。

    “是的,我明白,但是,不可能!”

    但是,这一次,对于千叶的话语,日向宁次的反应却是有些激烈,口中的言语,似乎有些前后割裂的矛盾感,同时,他的脸色也几乎有一些扭曲。

    “那么,既然不可能的话,你为什么又好好的在这里,连一个监视的人都没有,明明惹出了那样的祸事?”

    对此,千叶的表情依旧平静,只不过眼神之中,已经开始异样的严肃神色。

    而随着这严肃神色的泛起,一股令人感觉到窒息的气息缓缓的溢散了开去。

    霎时间,一脸茫然讶异的看向日向宁次的天天和情绪已经开始有些失控的日向宁次都是一凛,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身子,神色身形也带上了一种僵硬之色。

    竟是被这股气息慑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真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

    对此,千叶目光如电,却是并没有因为两个孩子流露出的些许惊怕之色而有所收敛,相反,是以一种质问的语气开口道。

    话语间,自有一种慑人的威势,即便语气并不是怎么严厉,甚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天天和日向宁次还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而下一秒,除了屏住了呼吸,即便是已经激动偏执起来的日向宁次,也没了声响。

    这句话,虽然有一种慑人的威势,让人心中戚戚,不敢有多言语,但是,两人之所以不说话,仍旧是因为他们此时此刻无言以对。

    不然,以日向宁次的激动和偏执,这个时候,就算顶着那慑人的气势,也是必须要将自己的不忿和怨愤宣泄出来的。

    不管他是什么天才,又不管他是不是应该这么说,他都会愤怒怨毒的发泄出来。

    说到底,不管日向宁次的天赋如何,性格如何,他终究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一个重感情的孩子,早熟不代表一个小小的孩子就真的能够如果大人一般思考,更不代表一个孩子会像火影那样的思考。

    像是千叶和鼬这队师徒,终究是例外的。

    一个,是穿越而来的,本身就带着火之意志的正确全面的解释,本身就是懂火之意志或者说火影应该怎么思考的。一个,按照原著来,就是原著作者岸本齐史在火影中的化身,本身就代表着一个方向。

    这两人本身,就是超脱于自身肉体的存在。

    但是,日向宁次不一样,他还是个孩子,即便因为天才资质而早熟,世界观却终究是不完善的,内心也不是完全成熟,遇到刺激和打击的时候,应对能力较差,性格终究是会因为这些刺激和打击产生不稳定因素,甚至因此大变。

    而且,日向宁次终究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而重感情,就更容易让自己的性格变得不稳定,容易激动。也容易在内心积压负面情绪。

    而以现在日向宁次的状况,从对日向雏田露出杀意开始,其实他的性格已经开始不稳定了,几乎是有大变的征兆了,而最后的最终下了杀手,是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千叶的威势的话,说实话,还是镇不住这么一个快要失去理智思考能力的孩子的。

    真正镇住这个孩子内心的愤懑和即将失去控制仇恨的,还是这次的事件,这次极其严重的事件。

    因为日向宁次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知道自己的失控,会连累多少人,所以,此时他只能沉默。

    不过,这种沉默,顶多也是一种知错的沉默,一种害怕牵连身边的老师好友的妥协,并不是说日向宁次因为这次闯祸,心中的仇恨就没有了。

    也因此,日向宁次这个孩子,不是没救了。

    也正因为如此,三代火影才将这件事情交给日向一族。

    或者说,交给日向日足。

    “你不说话,是知道有愧吗?”

    对此,千叶又开口道。

    “我对日向一族,无愧。”

    闻言,原本沉默下去的日向宁次,脑中却仿佛是有某一根弦猛然绷紧。

    “无愧?”

    对此,千叶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

    而这个时候,日向宁次似乎也从刚才的威势中缓过来了,脸色不善的开口说道。

    “宁次……”

    但是,这一句语气不太好的话语之后,他的腰后衣襟却是被扯了一下,身后响起一个满是担忧的声音。

    却是他身后的天天,拉了拉他的衣襟。

    而此时的天天,脸上已经满是担忧之色。

    因为,此时她的眼中,那张清秀俊挺的侧脸,已经开始有些扭曲了。

    已经完全不是那个她认识的宁次了。

    而感受到身后天天的担忧,日向宁次缓缓的深吸一口气,脸色瞬间缓和了不少。

    “你……什么意思?”

    然后,下一秒,一句语气明显缓和很多的话语,再度从他口中吐出。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

    对此,千叶是一声反问。

    嗯……

    分身那边的记忆已经传递过来了,看样子,日向日足那边已经办妥了。

    果然,日向日足早有准备,差的就是一个契机。

    而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却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就在刚才,他问出那个严重性的问题之后,脑中就传来了一段记忆,显然是派去日向一族的分身已经完成了任务。而从反馈的信息来看,日向日足果然是有准备的,并且要解决日向宁次这件事情,也是想了不止一年两年。

    只是,少一个契机罢了。

    毕竟,日向日足是日向宁次心结的当事人,或者说,怨恨的中心人物,他这样的存在,要介入这件事情,的确是需要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才行。

    原著之中,是日向宁次被漩涡鸣人的友情破颜拳给打的动摇了,所以日向日足才有机会。

    现在的话,嗯……

    千叶担心,鸣人的友情破颜拳恐怕力道不够了。

    也就只能趁着现在创造机会了。

    “不用他假惺惺的,猫哭耗子。”

    对此,面对千叶的反问,日向宁次几乎不假思索的开口道。

    千叶所说的,他自然都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像现在这样安然无恙还没有监视的刘在村子,大摇大摆的可以参加中忍考试,无非就是那个日向日足去跟火影求情罢了。

    呵!

    这个时候,又来打什么感情牌?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就算是死,他也不想接受日向日足的帮助。

    况且,日向日足的帮助,能够相信吗?

    难道不是又要利用他来保全自己吗?

    日向宗家,最是无情小人,想要收买他,他宁愿去死,死无葬身之地,也绝不会接受宗家的收买和示好。

    如果真的要收买他或者示好,那就拿日向日足的人头来。

    “假惺惺?”

    对此,千叶嘴角缓缓的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开口道:“你真的以为,你犯下的事情,一个假惺惺的求情,就能让火影让步?”

    “日向宗家,有这么好心?”

    闻言,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的男人那嘲弄的目光和笑容,日向宁次原本因为天天压抑下去的怒火,腾的一下就冒了起来,满是不屑和愤懑的开口道。

    “也罢,就认为宗家假惺惺的就好了。”

    而听到这句话,千叶的话锋却是突然一变,并没有和日向宁次就这个问题上争论下去。

    显然,这个时候争论是没有用的,反而会将日向宁次逼入牛角尖之中。

    况且,如果这个心结靠着自己几句话就能够解决的话,日向日足也就不会踌躇这么多年了。

    欲速则不达。

    “哼!”

    而听到千叶这不再坚持己见的日向宁次,却是先愣了一下,原本准备好的一大段的准备迎接眼前的男人的帮日向一族说话的说辞,顿时就没有用处,仿佛蓄力的一拳,没有办法打出去一般,异常难受。最后只能冷哼一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呃……

    怎么感觉,在这个男人面前,原本成熟稳重的日向宁次,越来越像小孩子了呢?

    而这个时候,也因为千叶的话锋一转而有些诧异的天天,此刻不由的生出了这么一种感觉。

    “那么,不算日向一族,就算算你自己,你觉得,你能控制的住,不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吗?这一次,有人替你挡了,下一次呢?”

    对于日向宁次的反应,千叶心中一哂,并没有多在意,而是开口说道。

    而听到千叶的这一句,无论是日向宁次,还是天天,都是一怔。

    无疑,千叶的这句话,是戳在了他们两人的心口之上。

    对于这件事情,不管日向一族是不是假惺惺,他的确是帮日向宁次挡了一下,往好里想,村子的确是会因为日向一族的面子,而在这一次放过日向宁次以及相关人员。

    但是,下一次呢?

    下一次,日向宁次再失控呢?

    还有谁可以挡?

    没有!

    不可能!

    没有下一次了!

    如果日向宁次再控制不住,就算是火影亲自求情,都没用!

    那个时候,火影的话,都没用!

    对于这种两次暴走的事实犯,村子的刑讯部门是可以直接跳过火影进行抓捕的!

    虽说,最终是杀是留,还是要通过火影的判断。但是,就算是火影想要留下,一辈子的重狱是必须要待的,几乎不可能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比处死还要残酷一些。

    而且,最关键的不是日向宁次的杀留问题,而是和日向宁次有关的所有人所有事都要被调查。

    日向一族就不去说它,如果能够借此打击日向一族,恐怕日向宁次巴不得自己多控制不住几次。

    但是,除了日向一族,他的老师,他的队友,所有和他有一定接触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甚至,自己亲近的,比如自己的老师,比如天天和小李,还会受到相当重的处罚。

    村子之所以成立忍者小队,除了培养羁绊和默契之外,也有着相互监督的意味在里面的。

    如果日向宁次再度暴走的话,那么,就很可能演变成自己的队伍包庇或是没有看管好自己的队友,让村子承受隐患。

    虽然不至于是什么人身安全的惩罚,但是,很有可能,自己的老师就会被踢出主力忍者群体,天天和小李也再无晋升的可能,成为万年下忍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自己的老师和队友承受不该承受的,这种情况,日向宁次是绝对是不愿意看到的。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而也就在这时,千叶带着些许沧桑的话语,缓缓的响起。

    不是……

    一个人了。

    而听到这一声,日向宁次却是忽然的沉默了下来,眉头微锁,陷入了沉思。

    看来,还是有用的。

    而这个时候,看着陷入沉思的日向宁次,千叶的心中,则是泛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眼前的情形,显然是他打出的感情牌是有效的。

    没错,这个时候,千叶也是打的感情牌。

    不管怎么说,日向宁次是一个重感情的孩子,而且,虽然面冷,但对于自己的老师和队友,日向宁次的心,还是很热的。

    或许,日向一族不管做什么,他都不会改变对日向一族的态度,也不会去想着和解。

    但是,这里还有另外一个角度,那就是日向宁次自身的角度。

    或许,日向宁次自身可以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够报复日向一族。

    但是,这种事情,毕竟是敏感事情,很难一个人承担。

    而千叶,就是要利用日向宁次重感情的性格,以及这个事件的定性,而只要日向宁次心结不解开,那么这种事情绝对会发生第二次第三次。

    他只要让日向宁次意识到这一点就行了。

    意识到,他的仇恨必须解决,就行了。

    接下来,交给日向日足就行了。

    “呼——!”

    而也就在这时候,日向宁次长吁了一口气,用压抑着的尽量的平静的语气开口:“你要我怎么做?”

    “解铃还须系铃人。”

    而听到这话,千叶微微一笑。

    然后,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