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逆水行周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腊祭
    十二月初八,腊日,扬州总管、豳王宇文温,于杨州州治广陵主持腊祭,随后在官署大摆筵席,与文武官员一起庆祝这一隆重的节日。

    “腊”指的是祭祀名,岁末祭众神以及列祖列宗叫腊,古人要在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围猎,以猎物作为“牺牲”祭祀神灵和祖先。

    腊祭通常在十二月进行,所以秦汉时起,将十二月称为腊月,但腊祭的日子不固定,视情况而定。

    到了汉时,腊祭定在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然后经过数百年的演变,腊日(腊祭)定在十二月八日。

    既然是“祭”,当然要有祭品,也就是“牺牲”,此次祭典上用的“牺牲”,用的自然是宇文温与文武官员围猎所得猎物。

    在这个时代,文武并未分途,而许多文职官并不是羸弱书生模样,和武职官一样擅长骑射。

    所以今日腊祭所用“牺牲”的数量充足,各种猎物可以说是堆积如山,作为“牺牲”先用来祭拜百神,然后由厨子烹饪,制成食物由文武官员分食。

    祭拜过神灵的祭品,食用后会给人带来好运,所以此时的官署里,饕鬄们食指大动,享用食物之前,向昊天上帝许愿。

    在这个时代,中原朝廷所祭拜的百神,排在第一位的主神不是后世所称“玉皇大帝”,而是昊天上帝。

    而后世宗教术语中的汉语“上帝”一词,就是来源于“昊天上帝”。

    所谓昊天上帝,元气广大则称昊天,远视苍苍即称苍天,人之所尊,莫过于帝,讬之于天,故称上帝。

    昊天上帝是中国神话中天的尊号,姬周时正式出现昊天上帝的尊称,昊天上帝是带有至高神之位的天,是历代中原朝廷正统祭祀的最高神。

    有句话说得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对于历朝历代来说,这两件事十分重要。

    戎是战争,祀就是祭祀祖宗神灵,换成后世的政治术语,就是“国家的根本,在于军事力量和意识形态”。

    所以,宇文温即便不信什么“上帝”,也得老老实实领着文武官员祭拜百神,待得回到家中,还得和家人一起祭拜列祖列宗。

    不过对于周国来说,腊祭曾经有一段时间定在十月,原因是因为宇文氏的周国“复古”行周礼,而据说姬周时,腊祭定在十月。

    周国“复古”行周礼,是为了在意识形态上和当时的高氏齐国竞争,强调自己才是“正统中的正统”,所以才有了复古的六官制。

    后来周国灭齐,自然就不需要强调自己的“正统”,所以腊祭重新回到十二月八日进行。

    复古的需求已经没有必要了,那么周国的六官制,也该退出历史舞台,重新实行魏晋以来的官制。

    那就是三省制。

    所谓三省,即中书省、门下省和尚书省,分别负责起草诏书(决策)、审核诏书(审核)和执行政令(执行),三省之下又分各种官署。

    执政的丞相、杞王宇文明,已经开始进行改制的准备工作,对此,宇文温举双手赞成,六官制已经显露出越来越多的弊端,这在中原一统的大背景下,已经显得不合时宜。

    而宇文温知道三省制演化之后,就是三省六部制,所以,他可以在官制改革里说上话,刷刷名声。

    但这种很讲考据的事情,他得借由别人来实现,所以,对考据非常擅长的李德林,就成了宇文温的白手套。

    年逾六旬的李德林,作为宇文温的佐官,这两年表现不错,而在宇文温的授意下,李德林上书朝廷,对正在进行的改制献言献策。

    丞相听不听,宇文温无所谓,但姿态那是一定要摆出来的。

    宇文温要让大家都知道,他可不只是会赚钱、打仗以及搞“瓜蔓抄”,对于如何治理国家,也是靠谱想法的。

    而官制改革只是其一,行政区划改革他觉得势在必行,因为现在天下州一级的设置太多,已经有些滥竽充数。

    所以,宇文温趁着有空,在席间与李德林就行政区划改革展开激烈讨论。

    如今的行政区划是“州郡县”三级制,州上还有总管府,宇文温觉得如果要改,最好改成“行省制”。

    确切的说,是明代的行省制。

    十三布政使(省),加上南北...东西两京的东、西直隶,共计十五省。

    他这种“异想天开”的构思,被李德林批得体无完肤,两人本来只是趁着喝酒的间隙随便谈谈,结果不由自主“入戏”。

    引经据典、掉书袋,宇文温比不过李德林,不过他一肚子歪理,对于辩论浑然不惧,化身“杠精”,和“老才子”李德林杠上了。

    他的奇谈怪论,让左右官员听得一愣一愣,李德林则耐心的反驳,试图驳倒这位的奇谈怪论。

    “大王,不知将‘南中’改称‘云南’,其渊源何在?”

    面对李德林的提问,宇文温答得很痛快:“彩云之南嘛。”

    “那么广西、广东呢?这称呼源自何处?”

    “广南西路、广南东路嘛。”

    “还请大王示下,何为‘路’?自古未见‘路’之区划。”

    “先贤说过,‘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大王所说先贤,不知何许人也?下官愚钝,还请明示。”

    “鲁子....”

    一边旁听兼做笔录的记室郑善果,听到这里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见着豳王如此“雄辩”,他真不知道对方是醉了还是没醉。

    哎哟,丞相有如此难缠的弟弟,怕是头痛得紧,所以才想着把人打发到广陵来吧....

    郑善果如是想,看着眼前热闹的酒宴情形,思绪不由得飞到遥远的长安,他在畅想,此时此刻的长安,皇宫里的腊祭庆典想来会更加盛大。

    。。。。。。

    长安,皇宫,筵席正在进行,年幼的天子端坐御座,太后陪坐一旁,丞相、杞王宇文明代天子主持筵席,酒过十二巡,文武百官一个个喝得满面红光。

    今日是腊日,而腊祭盛典比往年还要隆重,原因就是官军击败突厥大军,随后班师回朝,丞相要顺便犒劳有功将士。

    许多官员看着宇文明,心中不约而同的想着:其实吧,你要炫耀世子的大功也没什么,能不能不要喝这么多酒....

    这些人心中叫苦,他们要么年纪大,要么酒量不行,而丞相频频举杯,自己不喝又不行。

    虽然酒不是很浓,但喝多了总会上头,到时候喝醉了发酒疯,在大殿上出丑不说,还会被人弹劾君前失仪,那可真是冤枉了。

    当然,更多的人是担心丞相酒后失言,到时候说出“孺子不堪重任,御座当为寡人所有”之类的话,让他们是当做听见还是没听见?

    大家都不是傻瓜,按着如今的时局,丞相迟早要取代幼年天子,受禅称帝,真要到那一天,大家不介意争相劝进,问题是现在,丞相说的话谁也不知道是真话还是醉话。

    见着丞相再次举杯祝酒,在场官员赶紧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宇文明看着满堂文武,只觉得如今身处王府,大家都是到府庆贺,一起庆祝他儿子凯旋归来。

    他看着儿子在席间接受众人进酒、恭喜,高兴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入寇的突厥,灰溜溜撤兵了,作为执政,宇文明当然高兴。

    儿子作为全军主帅,即便是挂名主帅,大功依旧是跑不掉的,作为父亲,宇文温更加高兴。

    那日,他亲眼看着儿子骑马走在长安御道上,胯下是万里挑一的神骏,身上穿着亮闪闪的铠甲,威风凛凛,接受沿途百姓如潮的欢呼,然后不住的挥手致意。

    那场景,让宇文明激动万分,心中不住欢呼:我的儿子,是最出色的!谁也比不了!

    本来,宇文理应该带着平陈大军班师,享受最高的荣耀,奈何出了意外,功劳被豳王拿走了,不过此次宇文理击退突厥、凯旋归来,让宇文明不再有遗憾。

    他正要再举杯,却被亲随劝住:“大王,饮酒误事。”

    “嗯?呃.....”

    宇文明点点头,将酒杯放下,他高兴之际不知不觉喝了许多酒,有些上头,而他一旦喝醉,恐怕不妥。

    很容易让人趁虚而入。

    宇文明不想当年元日的事情重演,于是坐回座位,示意亲随近前:“你们,嗝...”

    他打了个酒嗝,顿了顿继续说:“小心防范。”

    “是,大王请放心。”

    “还有,让王妃莫要喝那么多酒,照看好豳王妃。”

    “是。”( 逆水行周 http://www.23wxx.com/10_10066/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