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闭关
    归一

    离开金牛勇士的营区,吴中元又步行前往东城驿场,他好长时间没往驿场去了,想过去看看大傻,顺便也看看那几匹龙驹

    没有人不喜欢被别人尊敬,但走到哪儿都跪倒一片的感觉并不好,这令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

    此时已是初冬时节,出于保暖需要,大傻的棚圈已经进行了密封和加固,里面堆满了干燥的牛粪,吴中元去到的时候大傻正趴在粪堆里休息,它并不喜欢运动,每日除了进食,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趴着。

    见到吴中元,大傻并未表现出过分的亲近,它属于昆虫,智商并不高,能摩擦翅膀咔咔两声已经是非常亲近的行为了。

    看过大傻,吴中元又去看王欣然的龙驹,马族每年产出三匹龙驹,两灰一黑,三匹龙驹都可以腾云驾雾,而黑毛龙驹更加神异,体形更大,速度也更快。

    去年马族进贡了三匹怀孕的母马,共产下了三匹龙驹,一匹黑毛龙驹给了王欣然,另外两匹灰毛龙驹让他分发给了左辅殿和右弼宫作为公用。

    母马是正月底生产的,现在是十月上旬,这三匹龙驹才八个月大,尚未成年,虽然个头儿不小,却不堪骑乘,实则也不是完全不能骑乘,而是没人舍得骑它们。

    除了这三匹龙驹,驿场还有一匹真正意义上的龙驹,那是他自东海以七窍灵通俘获的龙马,出自东海龙族。

    马族的龙驹更像马,而龙族的龙马更像龙,头生龙角,颌下生须,与马族的龙驹不同,他的这匹龙马是吃肉的,被养在了驿场的东北角落。

    龙马喜水,由于驿场里没有水潭,龙马的精神状态不佳,虽然驿场众人精心照料,这段时间仍然消瘦了许多。

    检视过龙马的情况,吴中元将其缰绳卸了,转而送出意念,命其前往入海口休养待命,那里毗邻东海,龙马比较熟悉那里的环境,也可以自行觅食。

    由于冬天将至,驿场正在囤积牲畜过冬的草料,今年粮食大丰收,除了草料还囤积了一部分糙稻劣谷,到了冬天牲畜也需要吃些米粮。

    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一个过程,发展壮大也不例外,目前国家和军队整体的框架已经出来了,接下来只需要耐心等待,在没有外来因素干扰的情况下,很快就能进入良性循环。

    离开驿场,吴中元又去了后山粮库,有熊本城产出的米粮和各大垣城进贡的米粮正在源源不断的运进山洞,老瞎子知道米粮的重要性,派了重兵把守,无所事事的吴老二也被派来了。

    记录搬运都有专人负责,吴老二在这儿也就是个摆设,但它很喜欢指手画脚,吆三喝四的瞎指挥。

    见吴中元来到,吴老二急忙过来见礼,吴中元将其带到一旁,面授机宜,命其暗中挖掘一条通往城外的密道,密道设两处入口,分别在福寿院和学堂,而出口只设一个,通往后山。

    如此安排也并不是临时起意,他早就有这种想法,福寿院和学堂里住的都是各大城主的亲眷,倘若兵败城破,必须率先保证他们的安全。

    为了确保隐秘,此事只能由吴老二亲自动手,不允许它率领黑姬山的族人一同开工。

    吴老二应下差事,只道还是他虑事周全,吴中元一笑而过,实则老瞎子和吴荻肯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但他们不可能主动提出来,因为这属于应急方案,是建立在城破的基础上的,二人如果提出这种建议属于对他的不信任。

    随着灵气修为的提升,所拥有的能力也越来越大,晋身太元之后,吴中元最为满意的就是拥有了瞬息移动的能力,瞬息可以此发彼至,能够节约大量时间,不管想去哪里都能瞬间前往。

    离开有熊之后,吴中元去了牛族的苍山,此前苍山曾经奏报所辖某座围城发生了剧烈的地震,地震过后附近一座高山崩裂,露出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深坑,他此番过来就是为了查看那处深坑,确定其产生的真实原因。

    为了节省时间,也没有惊动主副城主,悄然来到,自行寻去,很快找到了那处深坑,这处深坑位于一座山峰的下面,整个山体向四面绽开,深坑离地面约有百丈,下行的同时吴中元刻意留心,发现石壁上有巨大的爪印,这说明此前不久有某种巨型生物自这里爬了出去。

    深坑底部是处很大的溶洞,有条地下暗河自洞里流过,洞里残留有浓烈的腥气,先前蛰伏在这里的应该是某种巨型爬行动物。

    溶洞里并没有明显的动物活动痕迹,这表明蛰伏在这里的生物并没有频繁的活动,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休眠状态。

    结合他释放兽王的时间来综合推断,这只巨型生物很可能是被兽王唤醒的。

    兽王脱困之后召集旧部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身为兽王,苏阳很可能拥有召唤和控制兽类的能力,也包括控制飞禽和各种爬虫。

    离开苍山,又去了大丘,此前大丘曾经奏报在大丘西山发现了被盗掘的古墓。

    他此前曾经在大丘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熟悉西山所在,自行前往,很快找到了那处古墓,由于此前这片区域曾经下过雨,古墓周围非常泥泞。

    情况与奏折上所描述的基本相同,在古墓周围堆积了大量红色泥土,这些泥土之所以是红色的乃是因为其中添加了很大比例的朱砂。

    那具石棺也仍然留在墓中,与常见棺木不同,这具石棺异常巨大,而且是圆形的,可以确定的是此物绝不是入殓人类的。

    由于此前曾经下过雨,奏折上所说的巨型脚印已经寻不到了,不过根据奏折所述脚印只有三趾这一细节来推测,躺在这具石棺里的很可能是某种古老而未知的禽类。

    夜幕降临之后,吴中元变化身形和衣着去了饮马河,不是北疆的饮马河旧址,而是位于中土的饮马河。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微服私访,只是为了大致了解一下饮马河目前的经营情况。

    确定饮马河运营正常,吴中元便买了些食物去了位于南海之滨的隗城旧址,为什么来这里他也说不清,或许是为了确定一下这处很大的城池有没有被人占据,亦或许只是因为这里距离南海较近,当日南海龙族曾经协助妖王脱困,攻击了王欣然等人,此事一直令他耿耿于怀。

    隗城荒废已久,吴中元坐在城楼上吃着自饮马河买来的食物,与此同时远眺浩瀚南海,他迟早要寻南海龙族算账,但眼下不宜节外生枝,休养生息,发展壮大才是硬道理。

    二更时分,吴中元离开隗城回返有熊,虽然时辰已经不早了,皇宫仍然人来人往,早些时候他曾经下旨将混元鼎送到兵工厂,将丹殿腾出来给老瞎子等人办公,此时众人正在忙着搬家。

    王欣然不在宫中,吴中元便独自去了中宫,他想要一个人独处,却又担心发生突发事件无法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只能选择留在有熊。

    随后几日吴中元每天都会上朝,听取众人汇报,中原各地都发现了禽兽的异常活动,稀奇古怪,五花八门。

    单是分析这些就需要耗费他大量精力,终于在数日之后,吴中元发现自己走入了误区,国家太大了,政务也太多,身为君王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不然将会陷入繁琐无聊的恶性循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身为君王只能抓大放小,做最重要的事情。

    对他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答案显而易见,闭关修行,催生元婴。

    与老瞎子和吴荻做了交代之后,吴中元又去兵工厂见了王欣然,顺便施展瞬息千里将已经造好但尚未发运的天罡弩和地煞弓送到四方大营,此举大耗灵气,好在他此时并不需要时刻保持灵气盈满。

    得知吴中元要闭关,王欣然颇有顾虑,“时机选的合适吗?”

    “不合适,但没办法,”吴中元摇头说道,“我如果留在有熊处理公务,每天都会忙的昏天黑地,焦头烂额。”

    “如果四方大营有异动怎么办?”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说道,“眼下已是十月上旬,离封印消失,神兽殡天不足百日,它们没必要再冒险冲突,况且即便发生变故,祝千卫他们也会处理,实在处理不了才会通知我。”吴中元说道。

    “如若有其他意外情况呢?”王欣然又问。

    “处理不了他们也会通知我的。”吴中元回答。

    “你要闭关多久?”王欣然又问。

    “不一定,我的计划是催生元婴为止。”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兵工厂日夜赶工,甚是喧闹,吴中元也没有多做停留,此番的闭关场所他选择了北疆的饮马河旧址,为了追求极度的心静,他不希望见到任何人,甚至连动物和草木也不想过多的见到,而他又不喜欢死气沉沉的沙漠,似饮马河这种偏远僻静的废弃城池是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