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一卷 少年西征 第一百零六章 值得
    马克·瓦格纳上场之后,多特蒙德变换了阵型,一开始大家都觉得用马克换下受伤的格策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两个人位置不同,踢球的风格也不同。

    但是现在看来,克洛普的这个安排却有神来之笔的意思。

    他的这种不对位换人,这种不对称阵型让沙尔克04很不适应。

    在左边路,面对格罗斯克洛伊茨的频频插上助攻,他们缺乏针对性的防守不管他呢,他在左边路可劲儿的兴风作浪;去管他呢,他靠着和周易的联系又能让沙尔克04的防守变得狼狈不堪。

    没办法,沙尔克04只能把更多的防守重心和兵力都放到了这边来,力求堵住格罗斯克洛伊茨和周易之间的联手。现在很明显这边才是多特蒙德的主攻方向。

    但人是活的,沙尔克04已经把这边划入了重点防守的范围,周易就没必要继续在这边和他们纠缠了啊。

    在格罗斯克洛伊茨把足球传给他,然后自己继续前插的时候,周易虚晃了一枪,假装要把足球传回去,但却只是一个假动作,他的右脚把足球往右边一拉,同时转身,然后非常迅速地起脚把足球分到了右边。

    足球落到了罗伊斯的脚下。

    罗伊斯那边要面对的防守阻力可就要比格罗斯克洛伊茨小多了!

    在大禁区边缘上拿球的罗伊斯抡脚作势要射门,骗得仓促上来防守的沙尔克04球员克里斯蒂安·福克斯做出了滑铲阻挡的动作。但罗伊斯却只是把足球往中路一扣,骗过了他。

    随后再起脚射门,足球被昂内斯塔尔给扑了出去。

    虽然没有进球,但多特蒙德的这次进攻却把不少沙尔克04的球迷吓出了一身冷汗,也让看台上的多特蒙德球迷们士气大振,对球队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

    在格策受伤之后,大家都认为多特蒙德将遇到一些麻烦,结果事实却完全不同。他们连续数次威胁到了沙尔克04的球门,给沙尔克04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这是为什么呢?

    克洛普出人意料的换人安排和阵型调整只是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有周易。

    周易是一个在球场上有自主意识的指挥官,他并不会只是简单的按照主教练的安排来行事,有些时候他甚至会和主教练的安排反着干,但他通常都干得不错,所以教练也并不说什么。

    他最接近第一线的情况,他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

    所以要让多特蒙德的进攻失去威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遏制住周易。

    杨牧歌贴上了周易。

    “老杨你别贴这么紧,我对男人没兴趣啊。”周易头也没回地对杨牧歌说。

    “我也没兴趣,周易,我只是做分内之事而已。”杨牧歌回道,语气平静,周易的调侃或者说“挑衅”,并没有让他的情绪上有什么波动。

    这种感觉周易不陌生,他在之前和杨牧歌交手的时候就有了,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是在和一个机器人比赛一样,真是毫无乐趣可言。

    但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对手,杨牧歌这样的素质是非常优秀的。他可以让自己尽量少受到外界的干扰和影响,一门心思做好自己的工作。

    但周易也不会怕他就是了。

    在虚拟空间中已经交手过这么多次了,周易对杨牧歌也很熟悉了,杨牧歌是一个很优秀的后腰,但他只是一个很优秀的后腰而已。

    他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而足球是一项团体运动。周易从来就不是独自一人和一支球队作战的,他的足球风格是充分利用团队的力量,所以他是组织中场,他是带领团队的人,可不是单挑的莽夫。

    面对杨牧歌的防守,周易会利用迅速的传球来应对。

    尤其是在马克上场之后,周易传球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了。因为马克和他非常熟悉,虽然有一年没比赛,但是这种默契并没有受到影响。

    而马克也乐意和周易配合,他永远都会比多特蒙德其他队友更快一点理解到周易的意图,然后迅速作出配合的动作,所以周易和他之间可以做到真正的“无缝衔接”。

    这边周易才刚刚接到球,那边马克就已经出现在了接应的位置上,周易甚至连头都不用抬,就能把足球传过去,他知道马克一定会在那里等着他的。

    他们两个人的默契就是这么好。

    这下就等于是杨牧歌一个人要防守周易加马克两个人了,他能力再出色,也不可能长期一对二还保持优势啊。

    这么来来回回几次之后,杨牧歌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而且周易和马克还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传球而已,他们俩在传球的过程中还会不断换位,来回交叉跑位,让杨牧歌感到分身乏术。

    上一脚传球的时候,周易还在他的左边呢,再把足球传给马克之后,他就跑到了右边,再传一脚球,他又跑回到了左边。

    杨牧歌也自觉对周易挺熟悉的了,却从未见过周易这么踢,在极小的范围内,他不断和马克换位传球再换位再传球,看得人眼花缭乱。

    而多特蒙德的进攻也就在这种小范围的快速传切当中找到了突破口。

    第六十七分钟,周易把足球交给了马克之后,从马克的身后绕了一下,跑到了他的另外一边。马克把足球传给他之后,便斜线往前冲刺,可是刚刚跑到沙尔克04后卫线和中前卫线之间的时候,他却突然一个急停变向,跑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而与此同时,周易的球也送了过来,马克正好跑到了周易传球的路线上。

    在外人看来,真搞不清楚他们俩这是巧合呢,还是有蓄谋的……

    反正马克在一个很微妙的位置上接到了周易给他的球,他没有继续往里带球,因为如果再往前走一步德惠,他就会直接撞上由霍维德斯和马蒂普所组成的沙尔克04正面防线。

    但他也没有停下来调整,因为杨牧歌和其他的沙尔克04中场球员都反身扑了过来。只要他稍微犹豫一下,他就会迅速陷入沙尔克04的包围圈中。

    马克在接到球的同时,就选择了直接起脚射门!

    “马克·瓦格纳!”在马塞尔·莱夫拖长了声音的嘶吼中,足球飞向了霍维德斯。

    霍维德斯处于一个中后卫的条件反射,伸腿出去拦,同时将双手背在后面,避免因为张开双臂被球打到而被判禁区里手球,白白给多特蒙德一个点球。

    但足球就从他夹住的手臂旁边飞了过去,如果他张开手臂的话,但真可能被足球击中。可现在情况也没好多少,他没有拦住足球,足球飞向了他身后的球门,在空中有一道弧线,速度不快,但弧线很明显,刚刚绕过沙尔克04门将昂内斯塔尔的手指尖,然后一头扎入了球网!

    “t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r!!!”

    发出这一声长嘶的可不是马塞尔·莱夫,而是威斯特****球场的广播员诺伯特·迪科尔。

    他的嘶吼借助麦克风被放大,在球场上空激荡,就像是滚雷一样。

    而威斯特****球场看台上的多特蒙德球迷们也一跃而起,振臂高呼:“t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r!!!”

    他们用同样的嘶吼回应了他们亲爱的“诺比”。

    这一刻的威斯特****球场就仿佛火山喷发了一样,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好像要被滚滚岩浆吞没。

    “马克!他为多特蒙德扳平了比分!这是他在重伤一年之后复出打的第一场比赛!第一场比赛就进球了,这样的复出简直太完美了!”和他们比起来,解说员马塞尔·莱夫就显得有点不够激情了,但其实不是莱夫温吞水额,而是多特蒙德的球迷们实在是太激动了……

    一方面是鲁尔区德比扳平比分的关键一球,一方面是他们的“南看台之子”马克·瓦格纳伤愈复出之后的第一个球。

    在球队需要他的时候,他就站了出来,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多特蒙德球员所应该做的事情!

    ※※※

    进球之后的马克也很激动,他甚至都没顾得上和周易拥抱庆祝,转身一路狂奔,跑向了和沙尔克04球门相对的另外一边看台,那是威斯特****球场大名鼎鼎的南看台,是他出来的地方!

    周易也完全不在意马克进球之后不和自己拥抱的做法,实际上任何人在进球之后都可以自由选择庆祝动作,并没有说一定要和助攻他的人拥抱什么的。

    而且周易非常理解马克此时此刻的心情。

    整整一年零一个月啊,或许再多的语言都无法说清楚在这段时间里马克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周易也不能说什么他感同身受这样的话,他绝对无法感同身受。所以如果他说他能感同身受的话,就是虚伪。

    马克经历的那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但看他如今所爆发出来的情绪,旁人还是可以稍微想象一下,那一年零一个月的时光一定就像是地狱……

    对于马克来说,那就算不是地狱,其实和地狱也差不多了。

    最重要的不是身体上的伤,而是对心理的煎熬。虽然自己的姐姐也反复对他强调过,他恢复的不错,是可有重回球场的。虽然周易拿历史上那些知名球星受重伤又重新振作起来的例子来安慰他。但只要一日没有重新站在这球场上,他就总是会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够继续踢球。

    一年零一个月,在电影中似乎也就是屏幕一黑一亮的时间,可是对于一个苦苦等待着复出的人来说,就是整整一年零一个月的煎熬。

    有很多次他都开始怀疑自己这种等待是否有意义,万一最后还是无法站在球场上呢?那岂不是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而现在这个进球,终于让他忐忑不安的心重新安定了下来。

    他知道,那些等待和煎熬都是值得的,都是有意义的!

    他一路狂奔,丝毫看不出膝盖受过重伤做过手术,他就这么一直跑到了南看台的下面,然后顾不上规则不允许,将球衣脱了下来,用力扬上天空,再****着上本身对南看台大吼大叫。

    而南看台上的球迷们也用最热烈的欢呼声回应他。

    只有他的父母是个例外。

    瓦格纳太太捂着嘴,满脸是泪地倒在了丈夫的怀里。老瓦格纳正在用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在这狂欢的人群中,他们两个人是如此与众不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