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一八零 血河呼唤
    此刻,帝**部,一辆外表朴素的轿车停在宋子宁面前。

    他现在无论实权还是个人战力,都是不折不扣的元帅级别,出行自也是相当隆重。哪怕是在帝都,前后也都各有一辆装甲越野车,一者开道,二者护卫,配备的警卫人员标准是十人。

    这十名警卫其实不是为了克敌,他们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身为神将的元帅。他们的职责,仅仅是在关键时刻替元帅挡枪,争取那么一瞬间的时机。

    车队徐徐离开军部,按照宋子宁的吩咐,向帝都城郊驶去,进入一片风景优雅的院落区。这里一个个独立小院落次第排开,紧凑而不拥挤,布景清幽淡雅,实是一个好去处。

    整片区域十分清静,街道上都看不到多少行人车辆,出入口处都设有关卡岗哨,且是由军部宪兵把守。

    宋子宁的车队自是畅行无阻,一路驶到一座小院前,副官看了看门牌号,道:“67号,就是这里了,大人。”

    “你们在这里等着吧。”吩咐之后,宋子宁就下了车,推门而入。

    院子虽然不大,但也分前后两进,宋子宁径自穿过中堂,来到后院。魏破天站在鱼池旁,抓了一把鱼食撒向水面,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宋子宁站在他身后,魏破天全无所觉,用左手有些笨拙地又抓了把鱼食,抛进水塘。

    看了片刻,宋子宁方道:“魏将军,过得很写意啊!”

    魏破天根本没有察觉宋子宁的到来,吃了一惊,一个闪身,回头见是宋子宁,方拍胸道:“吓死老子了,你现在怎么也喜欢搞这一套……”

    他话未说完,忽听啪的一声,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响亮耳光!这记耳光抽得极重,他的千重山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打得头晕眼花、

    “你干什么?”魏破天又惊又怒,半张脸高高肿起。

    宋子宁一脸冰寒,喝道:“我还有心思陪你玩什么花样?!千夜走了,你倒是在这里活得自在!”

    魏破天大吃一惊,“走?”他随即意识到了什么,颤声道:“什么!?千夜走了?这怎么可能?”

    这里是帝国医学院专属的养伤区域,魏破天新接上的左臂,还要休养观察,所以住到了这里。只不过清静是清静了,却无法看到第一时间的战报,黑日山谷最终一战又被刻意抹去,无人传扬,是以魏破天到现在还不知道千夜的消息。

    宋子宁转念之间就想明白了这些,知道魏破天不是在作伪。可是他胸中怒气却是不减反增,大袖一挥,院中景物变幻,已在他领域之下,再也不用担心声音外泄。

    布好领域,宋子宁方咬牙道:“不是你这个王八蛋去找千夜,千夜怎么会回来出战?现在他在黑日山谷与夜瞳同归于尽,这个结果,你满意了!?”

    魏破天如遭雷击,呆在当场,只是道:“与她同归于尽?这,怎么会这样。我只是想让千夜挡住她而已。”

    宋子宁气得双眼通红,吼道:“这事后面有多少暗手,你他妈的又知道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你把千夜推上战场,让他怎么做人,这就是把他和夜瞳逼上绝路!老子为了千夜,是做过不少对不起夜瞳的事,所以就算死在她手上,我也心甘情愿。我醒过来那么多次,有要去找千夜回来吗?君度差点死在夜瞳手上,有去叫千夜吗?我们都没有开口,需要你这蠢货自作聪明,跑来横插一脚?!你断个手就那么重要!”

    宋子宁说到恨处,忽然伸手从魏破天腰间拔出长剑,喝道:“你当日断了一臂跑去墉陆,千夜看你断臂之痛,必然不会坐视。你既然是靠一只断臂把他激回来的,那我就让你永远都没这条手臂!!”

    话音未落,宋子宁手起剑落,一剑对着魏破天左臂斩去!

    魏破天脸若死灰,不闪不避。

    宋子宁剑落如电,剑锋入肉三分时,却骤然停住,指着魏破天鼻子骂道:“你他娘的倒是躲啊!”

    魏破天道:“你说得对,若不是我断了一手,千夜还不见得会回来。他是为了我回来的,是我害了他。你砍吧!”

    宋子宁手在颤抖,剑锋割破血肉,血流如注。他猛地顿足,长剑一收,道:“千夜为了你这蠢货丢了性命,断你一手反而是便宜了你。这里也有我的原因。等我了解一切恩怨,会再来找你。到时候先取你狗命,我再去和千夜聚首!”

    魏破天一言不发,忽然伸手握住剑锋,用力一扳,就扳下一段剑锋。他不管手上血流如注,掉转剑锋,直接向自己心口插去。

    “你干什么?”宋子宁一惊,出手如电,一把抓住魏破天手腕。

    魏破天连挣几下,都挣不脱,道:“是我对不起千夜,我这就去见他,跟他磕头道歉!”

    宋子宁盯着魏破天,半响之后才恨恨地道:“你这个蠢货,就算去见了他,多半也只是让千夜更生气而已。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在死前替我去办几件事,到时候也算没白死。”

    “老子欠的是千夜,可不欠你什么!”魏破天对宋子宁还是没什么好感。

    宋子宁道:“千夜刚走,就已经有人惦记上他的基业了。”

    魏破天大怒,喝道:“是谁这么大胆?老子去灭了他!”

    “灭?你拿什么灭?”宋子宁冷笑,“对方可是天王!”

    “天王又怎样?大不了就是一死!”

    “就说你是蠢货!你这么死了,又有什么用?就是让你自己捞点为了兄弟的好名声?”

    魏破天终于冷静下来,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宋子宁道:“我听说你魏家养了不少死士,去调一千来,送往墉陆,然后和那边的卡萝尔联系。我稍后会给他们命令的。”

    魏破天道:“这些死士不惧牺牲,但要死得值得。”

    宋子宁冷道:“他们都是些生面孔,事后容易撇清手尾。你只要把人送过去,然后将如何给他们下令的方法告诉我就行了。”

    “不需要我去吗?”

    “你去干什么?告诉全天下人这件事是你干的吗?”

    “那我要干什么。”

    “呆在这,养伤。”

    魏破天自知谋略远不及宋子宁,于是取出一块令牌,道:“这是我魏家的秘令,以它就可以调动死士。”然后将几处原力法阵激活的要点一一详述。

    宋子宁接过令牌,就离开了小院。

    在无尽的虚空深处,虚无的黑暗尽头,忽然有个隐约声音响起:“千夜,千夜……”

    呼唤声在虚空中回荡着,不知传了多远。

    黑暗之中,一个意识动了动,徐徐醒来。他侧耳倾听,听着远方传来的呼唤,又不知过了多久,才萌生了第一个意念:“好黑……”

    于是他睁开双眼,眼前并不是无尽的黑暗,而是隐约有些光点在飘浮着。只是他还很迟钝,看不出光点的距离远近,更看不出它们是什么。

    但是那一声声呼唤,却是更清晰了。

    他于是有了第二个意识:“我是千夜……”

    如同大梦醒来,他眼前渐渐清晰,看到的是无尽虚空,但虚空中并非什么都没有,而是飘浮着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的是一座山峰,有的则是一艘超乎想象的巨大骸骨,还有些象是某些机械城堡的残骸,破损面上伸出许多扭曲的钢梁,就象是被某个巨人生生从中间撕开的一样。

    千夜想要凑近去看看,这座残骸甚至比一座山还要大,英灵殿在它面前就如同蚂蚁。如果它是完整的,岂不是能够装下小半个帝国的人口?

    这个想法一生,千夜就腾空而起,向着残骸飞去。他低头一看,看到的还是虚空,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实体。

    他再抬头,发现残骸正在远去,双方的距离拉得更远了。那座残骸,以及空中山峰、巨岩和骸骨都在动着,真实速度想必快得难以想象,他怎么追得上?

    犹豫了一下,千夜放弃了迎头飞过去的想法。他本能地感觉,万一被撞上,恐怕后果不是那么美妙。

    千夜望向呼唤传来的方向,向那边飞了过去。呼唤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那种熟悉与生俱来。

    只是在虚空中不知飞了多久,也没有看到呼唤的源头,甚至千夜不知道自己究竟动了没有。这片虚空中,实在没有可靠的参照物。

    他只有努力飞行。

    飞着飞着,就在没有实体的意志也感觉到一丝疲倦时,千夜忽然看到了一双暗金色的巨大眼瞳,正缓缓睁开。那双眼睛只是看了千夜一眼,千夜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当他好不容易恢复意识时,才发现眼前景象完全变了。

    在他面前,出现了一条巨河,河水奔流,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向何而去。而呼唤声,就来自长河的上游。

    千夜意念一动,便向长河上游飞去。

    这一次,他终于知道自己在飞了。长河渐渐变窄,河水变成红色,红色渐深,然后开始透出金色,转眼之间,千夜眼前的长河里面流淌的就全是金色光波,而长河本身也变得只有溪流大小。

    呼唤声变得更清楚了,就是来自长河的源头。

    千夜忽然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了,这是鲜血长河!

    荣耀侯爵玛歌坐在院子里的遮阳伞下喝着下午茶,满目芬芳和树叶间撒下的淡淡阳光并没有给他带来好心情。

    这里是他自己的氏族领地,位于烽火大陆上,虽然地方小,又和人族挤在一起,但是他开立自己家名的开端。

    玛歌是最后一批从黑日山谷轮换出来的上位强者,他早就憋屈了好几天,回到永夜后,意外发现那绝峰一战居然没有出现在任何战报上,不由感觉更憋屈了。

    他经人提点,才看懂战报上的意思,也就是说那场大战正在核查,目前通过核查并完成记功的大约一半,另一半仍在审查中。

    玛歌恰好是正在被审查的那一半,他当中是有过被俘,也无话可说。他不想待在暮光大陆上干等,直接报了伤假返回自己的领地。

    忽然玛歌感觉周围环境有点不对劲,抬起头环视四方,看见花园入口处出现两个魔裔的身影。

    玛歌认出来人,大吃一惊,站了起来,狐疑地道:“安文殿下,艾登阁下?!”随即他脸色陡变,尖叫道:“艾登你这是干什么!”

    艾登手中一柄长枪的枪口赫然正黑洞洞地指着他,玛歌很清楚艾登的特长能力,虽然比他位阶高一级,可完全没有把握能毫发无伤地脱身。

    艾登平静道:“抱歉,玛歌阁下,我这是执行公务,请您跟我走。”

    玛歌怒道:“要负责,我也应该是对暮光大陆负责!议会这是什么意思?!”

    仗打得多了,上位强者被俘的情况很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换俘和赎金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但都有各种操作。

    至于投靠嘛,阵营之间肯定不行,但是有中立佣军参战的时候,就相当混乱。一旦发生了,永夜议会的默契就是各族自己解决内部事务,再将结果拿到会议上通报一下。

    玛歌在黑日山谷停战后,就嗅到点不好的感觉,但也没有太过担心,只是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很快又被扔去战场。不想还没等来血族的惩罚,议会竟然直接插手了!

    艾登却不和他多话,悍然扣下扳机。

    玛歌毛发倒竖,血气瞬间进入沸腾状态,也顾不上这么做会有极大损伤,身形化作一道虚影就要遁走。一时间他的速度竟然比原力弹的速度更快!

    然而他尚未完全窜出花园范围,就一头撞上一堵无形的墙,面前影影幢幢出现一缕缕黑气。安文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附近,张开的领域如同捕捉小虫的网兜,将玛歌笼罩进去。

    生死关头,玛歌出手如电,吸血匕首破空发出狂风过境般的呜呜啸声,就要在面前这堵魔气高墙上划出一条逃生的道路。

    但是“噗”的一声轻响,艾登的原力弹洞穿玛歌后背,还不等他发出痛嗥。安文的领域突然撤去,人也从原地消失,不知从何处飞来大团阴影,将玛歌吞了进去。

    这时,整座血族城堡都陷入混乱中,大批议会部队涌了进来,开始了一场无差别杀戮,他们每个都是爵位以上强者,只需一枪或者一剑,就能收割一条生命。

    在城堡领地边缘,几艘运输舰在盘旋下落,空中游弋着护航的战舰。地面上已有一批被卸下的材料,工匠们在紧张忙碌、忙若无人地架设着大型设施。

    而吞没了玛歌的那团阴影,是从其中一门原力炮模样的装置中发射出来。那团阴影将玛歌包住后,凝而不散,就那样竖立在地面上。

    只有高阶魔裔贵族,能够看清魔气内部正在进行一场精密的切割,血侯爵先是被分解成一团团组织,然后每一团组织进而被分解成血气,血气又被转化成纯然的黑暗原力。

    最后玛歌成为一枚血核,以及一大团血气和黑暗原力各半的精华。

    在这个过程中,一名魔裔老者站在旁边,手持羊皮纸,认真严肃、一丝不苟地记录着各项数据。

    这时安文转头对身后亲卫队中的一人,道:“阁下看过现场,就可以先回去了。您这么跑出来,陛下会担心的。”

    那人身材高大,穿着军装制服显得十分英武,正是普瑞特蒂克。

    普瑞特蒂克看着魔裔老者驱散魔气,然后将血核收入容器,不由摸了摸下巴道:“你们的原生物质解析法,越来越精确了。”

    魔裔老者点点头,躬身道:“黑暗即荣光。感谢阁下您的夸奖,这是目前研究院最顶尖的解析方法,误差值控制在半个力量单位内,并且能够包括现有所有力量谱系,哦,当然,我们对于虚空原力的把控还不足。”

    普瑞特蒂克摇头道:“可是,我觉得,我们亲爱的陛下看到以后,恐怕不会愿意把那个人拿来这么分析一下。”

    魔裔老者显然是知道内幕的人,随意地道:“如果只是需要对照值的话,增加黎明系两省之地的取样就可以了,我们昨晚刚把计算结果提交给安文殿下。其实这样也挺好,我们迟早要把那些污染黑暗之源的小虫子全部清理掉的,早一天晚一天关系不大。”

    普瑞特蒂克和安文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说话。他们两个都是观察人员,决策和实施另有大君和亲王负责,这种场合下,尤其是在研究院的资深巫师面前,他们身份再高,说话都十分谨慎。

    这时,有一名战士向这边走来,站定行礼之后,道:“各位大人,城堡后面有食栏,里面也包括人族。”

    魔裔老者挥挥手道:“不用特别挑出去,黎明系的食材不影响整体数据。”

    战士领命转身,普瑞特蒂克突然道:“等等,我也去看一看,我还没见过人族平民。”

    过了一会儿,普瑞特蒂克回来了,安文立刻拖着他返航。

    普瑞特蒂克这次没有再拖延,只是在浮空舰升空时候,一直望着舷窗外,片刻后,不解地道:“那位元帅阁下的同类们,和他真的不是两个物种么?”

    安文觉得有很多话要说,又觉得无话可说。

    普瑞特蒂克由于身份特殊,受到魔裔严密保护,就连其他黑暗种族的上层贵族都没有很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他平时很少离开魔裔传统领地,外出历练也是去一些特殊区域,尤其要远离黎明属性强的大陆,这方面的认知缺乏并不奇怪。

    况且,什么叫同类?血统还是力量?

    而地面上,艾登正站在一个制高点处,持枪静立。

    在他脚下,原本属于血族的一片氏族领地,正在迅速被夷为平地。所有的一切都在消失,生物、城堡、自然地形,被那些古怪机器喷吐出来的物质分解为空气,再化作一组组数据,出现在研究员们的记录本上。

    等到整块领地彻底变成一片干干净净的平地后,运输舰们卸下的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器材被流水般运过去,然后组合成一个金属、石头、以及一些叫不出名称材料造成的庞然怪物。

    巨大的阴影盘踞在大地上。( 永夜君王 http://www.23wxx.com/0_375/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