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六卷 战争 第一百零六节 杨举人的野望
    在伯父的这番“教导”下,这杨二车当官很是清廉,从不克扣部下的粮饷――不但不克扣,有时候部属有了急难事,还自掏腰包帮忙。不但手下的几十个兵丁对他感恩戴德,营中也结交了不少“兄弟”。上阵的时候颇肯为他卖命。平日里又肯花钱奉承上官,几年下来,竟成了营里的上下交口襄赞的能员。要不是澳洲人打过来,原是要升任哨总的。

    有了情面,诸事好办。肇庆营中的火炮、鸟铳、火药之类的军器,陆陆续续的便被他蚂蚁搬家似的弄回了家,到得后来胆子大了,连朝廷严禁民间私有的铠甲都被他弄个些回去。

    杨老爷这边也没闲着,修寨子,搞联保,打造兵器。四会原就不是什么太平地方,立寨练勇的风气很浓,杨老爷因为乡勇装备好,又有个当武官的侄儿,邻近各村大户们都巴结他,把他推为周边各村联保之首,俨然成了四会一霸。

    朱鸣夏进攻肇庆的战斗中,杨二车的人马还没有和髡贼交手就炮击艇上的臼炮一个覆盖射击,稀里糊涂地溃退下来,连死带跑路的损折了几十号人。杨二车见识到髡贼的厉害,再也不敢去拿老本去拼杀。他知道肇庆危在旦夕,便趁着战局混乱,带着本部人马又收容了不少溃兵,在城里打劫了几家商铺大户,带着细软和兵器一路逃回了四会。

    虽说回来得丢盔弃甲煞是狼狈,但是他带回来二百多号精兵,几十套铠甲和许多兵器,杨家的乡勇顿时声势大振。

    声势大振自是不假,但是平白多了两百多口“精兵”也不是靠给碗饭吃便能打发的,丘八们虽然眼下对杨二车“感恩戴德”,但是几个月没军饷,翻脸把这杨家庄屠了也不稀罕。

    杨二车颇为紧张,赶紧找伯父商量

    杨举人是饱读诗书的读书人,深知这乱世有兵便是草头王。他遍洒请柬,在本庄大会各村镇的缙绅、大户和宗族耆老,商谈“对策”。

    乱世里人心惶惶,有人肯出头,自然大家求之不得,何况杨景辉还有个举人功名在身。请柬一出,当下本乡十几个土著村子都派人来了。

    杨景辉叫杨二车带着乡勇“盛具甲械”,列队在庄前,又把这侄儿从肇庆弄来的大炮一一陈列,一番扬武耀威之后,杨景辉便毫无悬念的成为本乡的团练局首领。各村都摊派了钱粮。算下来,不但养兵绰绰有余,还赚了不少。

    “伯父真乃高人!”杨二车心悦诚服。

    “呵呵,”杨景辉捻须而笑,“自古有粮就有兵,有兵就有粮。若是太平光景,这些兵丁便是祸害,眼下却是本钱,只要咱们用好了这本钱,不但能保得这一片地方太平,还能赚翻倍的利!咱们只要顺应时势,多挣些家当守住这一亩三分地,将来不管谁来当皇帝,这副好家当总是跑不了的。”

    杨景辉的算盘不算坏,也算是摸清了朝代更迭的基本规律。很快,随着大明统治的崩溃,县内的社会秩序开始混乱:土匪横行,瑶民造乱,土客相斗,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杨景辉便趁着这个乱局“时势造英雄”起来。杨二车这个侄子按照他的意思“东征西讨”,先是破了当年和杨家庄争水的村子,杀了百十号村民,将其土地房舍细软全部吞入囊中;接着又打了几个“不听号令”的邻近村落,强迫他们都缴纳钱粮。至于当初与杨家庄争地争山场的几个村子,如今也十分的“识相”,乖乖的把地契交了出来。

    虽说本地的村落,稍有规模的都编练有乡勇,但是人数既少,武器也不能和杨家庄乡勇相比,更别说他们还有两百多战兵组成的核心和各种火器。打一仗胜一仗,各处村落望风披靡。

    在这一系列的“东征西讨”中,杨家庄乡勇也灭了若干本地作乱的小股土匪,吞并扩大了势力,还夺取了一处山寨。杨景辉觉得自家在平原上的庄子不甚安全,便打算以此为巢穴立个新寨子。

    没到一个月,杨家庄便“威名远扬”,特别是杨二车带着带着团勇到得石涧镇,强迫镇上的商户拿出数百两银子外加几百匹布匹、几百石粮食和许多细软来“犒劳”之后,县内不少“好汉”纷纷来投,杨家寨乡勇扩充到八百多人,俨然是县内的一股大势力了。

    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髡贼任命的县令带着国民军到了县城,树起了“大宋”的旗号。县里通向府城的官道和水路恢复通行,元老院的巡逻队和炮船四下巡逻,社会秩序有所好转。髡贼的县主任还派衙役旧人下乡,四处晓谕村落,要他们“编练民兵,各守本村,不得越界生事”。

    受了扬家庄祸害的各村各镇,纷纷派人到澳洲人衙门告状。没过多久,澳洲人的县衙门便派人送来请柬,要杨景辉“到县一叙”。

    杨景辉知道,到了如今这个局面,“到衙一叙”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唯有凭实力立足,逼着髡贼承认既成事实。

    虽说髡贼火器厉害,船坚炮利天下第一,但是本地不靠海,又多山,能运到这里的大炮也不会大到哪里去。何况随同县太爷来上任的髡贼兵丁不过百十人――他们本事再大,总不能一分为二,撒豆成兵。这百十号人,光守护县城和维持道路通畅便十分吃紧了。所以他并不害怕髡贼的“进剿”,便按照毕师爷的主意,来个“拖”字决,卑言恳词的写了一张禀帖,内容无非是自家一向是“良民”,目前虽然练了些团勇,也不是为了乱世中自保。对大宋绝无二心。至于各村来状告自己,纯属诬蔑――里面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都是纠缠了几代人了,他们都市挟私报复,具体缘由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最后说自己身子不好,不能走远路,只能求县太爷宽宏大量,免他到衙一叙,有什么吩咐,只管送信来,自己一定照办云云。

    写完,便叫毕师爷的儿子毕轩盛送去。毕轩盛虽然在读书上和自己的老爹一样不成器,嘴皮却比老爹能说得多,生性油滑会观风色说话,年纪又小,想来髡贼也不会难为。

    禀帖之外,又备了两份礼物,一份是猪羊酒水布匹之类,是为“犒劳兄弟们”,另一份却是三百两银子和一套金头面――这是给县主任的。

    毕轩盛去了县里,回来之后却没有带回信,只将礼物带回,随来的还有县里留用的一个老衙役。又是作揖,又是满口“上峰差遣,迫不得已”,说澳洲人的县太爷已经说了:不但要他限时到衙一叙,还要他即刻将铠甲和全部火器交出,只许保留基本的刀枪弓箭,村内团勇不得超过二百人。否则就是“非法武装”。

    杨景辉自然不肯将这本钱交出去。再者澳洲人在四会势单力薄,想来讨伐也是力有未逮,干脆来个不理不睬,坐观其变。

    果然,县主任的到来并没能立刻扭转县里的混乱局面,虽然土客村落之间的混战暂时得以平息,但是溃散的乱兵结合了土匪却继续造乱。正当四会县的髡贼“主任”忙于重建机构,建立民兵,联络四乡,努力恢复社会秩序的时候,从广西那边潜来了携带熊文灿手谕的使者,这些使者多是本地人,依靠本地的社会关系活动,出入各家大户缙绅,鼓动他们起来“报效朝廷”,许诺将来朝廷打回来,给他们种种好处。

    杨景辉这么个本县“实力派”,自然也受到了使者拜会的待遇。杨举人对这许诺并不是太相信――毕竟自家侄子是看着熊老爷怎么脚底抹油从肇庆溜之大吉的,也看到过髡贼炮击的威力。大明要打回来,起码也得积攒个三年五载的兵力――还未必能赢

    然而即使大明打不回来,也不等于髡贼就能坐稳江山,就算最后能坐稳,大约也得乱上好几年――杨举人从逃难来得亲朋好友那里得到了不少消息,知道这西江两岸,都在闹土匪,连山的瑶人也在作乱。就是本县的情况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趁着这个乱局和手里的本钱,自家还可以好好的捞上一票!杨举人打定了主意,便和使者说自己愿意“报效朝廷,肝脑涂地”,只求熊老爷能呈请给个名义。使者当即表示:熊老爷这边别的不多,令箭可多得是。同时又暗示,若能击毙几个县里有头脸的假髡或是更进一步能收复县城――哪怕只有一天,熊老爷也会为他请功,以他举人的功名,定然能直接授予个官职。

    到底是大明三百年的积威尤在,杨景辉听了这番前景也不免被迷惑,特别是“授予官职”这四个字,尤其能动人心,当即承诺自己会大干一场,“不负熊大人之望”——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379节( 临高启明 http://www.23wxx.com/0_122/ 移动版阅读m.23wxx.com )